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56章 不用那麼緊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6章 不用那麼緊張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對於陳芊芊的話,喬麥沒有解釋,只是笑笑地默認。

菜都上了之後,

雲莧發現,竟然都是自己的家鄉菜。

十幾年前,從家鄉來到Z市,家人在這裡定居,她也便一直都住在Z市。

好久沒有吃過家鄉菜了,難得有人還這麼費心,

雲莧抬頭,秀氣臉上那紅潤美唇微微向臉頰兩邊勾起,

「謝謝。」

青禾和雲莧是同個地方的,自然也知道雲莧謝的是什麼。

而旁邊的陳芊芊有點奇怪,

冷淡的雲莧竟然主動感謝起對面那個看起來並不熟絡的男人。

一頓飯下來,都是陳芊芊和喬麥在說話。

倆個人反倒熟悉了不少,都不是話少的人,

於是,這頓飯下來,喬麥和雲莧雖然沒有進展,但是那兩人反倒很有聊。

在一邊的青禾還是一如往常的安靜,

看著雲莧時,清澈的眼睛里才會有神采,才會有那種讓人一眼看穿的溫柔。

出了餐廳,幾個人便打算回家。

陳芊芊道了自己的家庭住址,和喬麥是同個方向。

而青禾和雲莧本來就住得近,所以喬麥便被幾個人分配著送陳芊芊回家。

本來想著能夠送雲莧回去,順道還能兩個人聯絡一下感情。

哪知到了最後,還是逃脫不掉「被拆開」的命運。

開了車門坐進駕駛座后的喬麥還有一點不甘,

打下車窗,對著外面站著的一男一女說道,「雲莧,我還是先送你回家吧。」

然而,雲莧只是搖搖頭,

直接拒絕他,

「麻煩你送芊芊回去,她一個女孩子不安全。

我沒關係,而且我們是反方向,不方便。」

雲莧都下了命令,對喬麥來說,女神都下了命令,

他自然是沒法拒絕。

「那好。」

說完,喬麥轉頭看向那個站在雲莧旁邊至始至終都不怎麼講話的青禾,

「麻煩你安全送雲小姐回家。」

面對喬麥一臉嚴肅的青禾,

此刻倒是認真地點了點頭,沒有拒絕。

廢話,要是自己能送雲小姐回家的話,他也不拒絕。

見青禾一臉合作,喬麥在心裡暗自腹誹。

於是,不甘歸不甘,他便也開車送坐在後座的陳芊芊回家。

反正,來日方長,他還可以找機會再見到雲小姐。

喬麥就這麼安慰著自己,也真有效力一般,竟也沒有剛才那股不爽。

「喬大哥,我看雲莧和青禾大哥關係很好哦。」

都看在眼裡的陳芊芊看出了喬麥心裡的不爽,試探性地開口,

「喬大哥,你是不是喜歡雲莧呢?」

才一個晚上,就已經喬大哥喬大哥地叫了,

喬麥心想,現在得女孩子,戒備心警戒線都太輕了,這麼容易輕信人,

要是遇上的是個不懷好意的男人怎麼辦。

「芊芊是吧?其實喬大哥是很喜歡雲莧,喬大哥這麼說,你是不是會幫喬大哥追雲莧呢?」

果然,一副中獎表情的陳芊芊立馬拍大腿說道,

「沒問題,只是……」

見陳芊芊那麼爽快,喬麥喜上眉梢,

要是得到雲莧身邊女生的幫助,追求女神之路應該就會順暢很多。

但是,女生後面跟了個「只是」,

只是後面一般都跟著不是什麼好話,

「只是什麼?」

喬麥忍不住開口問。

「只是青禾大哥好像也很喜歡雲莧,所以我決定,只要雲莧沒有決定和誰在一起之前,你們兩個誰需要我幫忙,我都會幫。」

陳芊芊眨了眨眼,狡黠地回答。

這說了等於沒說,

喬麥輕輕搖了搖頭,不過好歹,雲莧旁邊的這個陳芊芊也有表明幫助自己的意願。

想到這,喬麥的心情便也輕快多了。

而另外一邊,

雲莧和青禾沒有叫計程車,而是兩個人散步回去。

因為他們就住在附近這一帶,住了幾年自然也就熟悉怎麼回去了。

一路上,鵝黃的燈光鋪撒一地,時不時有陣風吹過,

公路兩邊的樹影搖曳起來,發出沙沙的聲音。

九月份對於南方的城市來說,只是涼涼的,還可以接受的挺舒服的那種涼意,

也許北方早已穿上長袖長褲,

而南方卻還只是穿著各色短褲短袖短裙,大街上也隨處可見一對對大長腿。

兩個人微微一前一後,雲莧走路比較快一些,

所以走在前頭。

和馬路上一對對情侶不大一樣。

雲莧第一次發現,原來到了這個點,

在公寓附近出來散步的大多數都是一對對小情侶或者小夫妻。

剛巧今天也只有她和青禾兩個人,

在這一對對小情侶中看來,

這一前一後的走路方式只當是小兩口鬧彆扭而已。

因為,如果這時的雲莧回過頭去,

她就可以看見青田那張溫柔的臉,以及那外人一眼就看得出的不一樣的眼神。

據說,判斷一個人愛不愛另外一個人,眼神是最騙不了人的。

這個準則用在話也不多的青禾身上,是再正確合適不過的。

「雲莧……」

聽見那個溫柔的聲音,雲莧放慢了腳步,

停了下來,慢慢等後面那個男人走近。

只是男人剛好站在路燈下面,背著燈光,所以雲莧根本就看不清燈下男人的表情。

「嗯,有事么?」

這是雲莧的一貫方式,

隱約中她明白青禾對自己的意思,可是,

她也沒談過戀愛,實際上也並不知道自己對青禾的那種感覺,算不算得上是愛。

喜歡是沒錯,這個她可以肯定。

只是,她覺得,愛這個字眼,不是輕易就能說出口的。

所以,一直以來,她明白青禾的心意,但也不會直接表露出自己的心意。

「沒……沒事。」

見到雲莧直接投過來的目光,青禾不禁有些緊張,

額頭上有一顆一顆的液體滴落。

青禾抬手,撫了一下額。

已經習慣了青禾面對自己時所表現的緊張模樣,

雲莧輕輕一笑,悅耳的笑聲在安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歡快。

「我又不是老虎,不用那麼緊張。」

轉過身背對青禾,雲莧跨出步子,邊走著邊小聲調侃道。

小時候她怎麼沒發現,旁邊這個男人是那麼容易害羞。

雖然,青禾也有溫柔直視自己的時候,只是一到開口,青禾便沒有那股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