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62章 少爺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2章 少爺的秘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接著,又一塊雞肉飛到自己的碗里。

是雲莧夾的,向知草淺淺一笑,果然還是老公和閨蜜靠譜。

這時,雲莧側過頭去,看了一眼那個不發一言,輪廓鮮明剛毅的男人。

清俊雅緻間帶著幾分清傲的樣子,雖然一直是同一張桌子吃飯,但是卻讓人感覺像是隔了兩個世界。

眉目舒朗,然而氣質卻很是孤冷。

唯獨是面對小草的時候,才會看見男人唇角舒展。

本來雲莧還對姜磊這個人一點印象都沒有,

現在她倒是覺得,小草嫁的這個男人,倒還可以。

想到這,雲莧移回目光,咧開嘴笑了笑。

「你傻了?」

快速吃完飯,現在抹嘴的向知草,恰好看到雲莧嘴角的那抹笑意,

不禁悄聲調侃。

當然算快速,要知道,別人還在你夾菜給我,我夾菜給你的時候,

向知草就已經動筷子,不由分說地先安慰自己的肚皮行先。

可是雲莧的回答卻和向知草問的問題完全搭不上調,

「挺好的。」

她自然是說小草的老公挺好的,至少,

清冷高傲的男人對別人不熱情,可是對自己的妻子倒還挺好。

「啊?」向知草驚訝地張開了嘴,

這什麼情況,都傻了嗎?

連雲莧都答非所問了。

於是,一餐飯下來,滿是怪異的感覺,向知草覺得,今天的四人行,哦,

不,五人行,連最最正常的雲莧也怪怪的。

過了午飯時間,加上天氣比較熱,

小巷裡沒有之前那麼擁擠。

從天香居吃完之後,

摸著鼓鼓的肚子走出來,向知草這才發現一個問題,

他們好像沒有結賬就走了。

向知草看了一眼旁邊淡定自若的幾個人,

似乎只有她意識到這個問題,

姜磊臉上一貫的沉靜,沒有任何情緒和溫度,

而青禾不知道和雲莧說著什麼,她見到雲莧臉上揚著淡淡的笑容。

唯獨跟著最後面的喬麥,時不時若隱若現地向那兩人的方向看去。

於是,走在最前頭的向知草越過說著話的兩人,動作迅速地走到跟著最後面的喬麥身邊。

然而,喬麥看了向知草一眼,笑了一下,然後繼續徑自地眼神飛瞟向中間的兩人。

「哎」

看到喬麥這個樣,向知草忍不住搖搖頭。

看來喬麥是真的喜歡上她家的雲莧了。

和喬麥並排走的向知草拍了一下漫不經心的喬麥的肩膀,

動作很哥們地似的,輕聲開口,

「喬麥,我們剛才是不是吃了霸王餐了?」

被拍了一下肩膀之後,喬麥立刻轉過臉來,

應了一聲,「嗯。」

然後立刻回過頭去,繼續盯著前面的兩個人。

「霸王餐」喬麥重複了一遍,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勁,憋著笑轉過臉來,

恰好對上向知草滿是驚詫的眼神。

喬麥連忙否定道,

「少奶奶,你說哪裡去了,不是霸王餐,早就已經付了。」

明明就是吃完飯,然後坐了一會就直接走出餐廳,

怎麼就付了?好像她並沒有看見誰停下來結賬。

看著眼前一臉迷惑的向知草,喬麥眉眼彎彎,

「這個少奶奶就不知道了,反正以後你來這家店的話,吃霸王餐也不會有人攔你。」

那是當然,如今整條凈町街絕大部分店面都被他家少爺買下,

就只為每次過來就有座位桌位。

說到這,喬麥側了一下臉,

望著走在最前面一身休閑裝仍然掩蓋不住一身傲氣的男人,

扭過頭看了一眼向知草,神秘兮兮地開口,

「告訴你一個少爺的秘密。」

頭頂上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向知草沒想到喬麥竟然慫恿自己吃霸王餐,

而且還堂而皇之那麼篤定,

向知草瞬間覺得腦袋不夠用了,先撇開這個不說,目前她最好奇的是,

她老公的秘密!

咽了口唾沫,向知草悄悄地瞄了一眼最前頭的那個男人,

眼下這場景讓她覺得,像是在別人背後說壞話似的。

不過,她的確也很是好奇,

於是,她拉了拉喬麥的上衣下衣襟,將臉湊到喬麥旁邊,眼神卻還一直盯著前面的

男人看,生怕男人一轉身就看到她和喬麥竊竊私語。

所以,她將聲音壓得低低的,但語氣中卻帶著謎底即將揭曉的那股喜悅,

不得不說,向小姐的八卦因子相比林小夏,也還是挺強烈的,

「什麼秘密?」

看自家少奶奶好奇的模樣,喬麥笑了笑,

故意沉默了約莫五秒鐘,然後才開口,一字一句清晰地拋出,

「少爺不吃辣的1

聽到這幾個字,向知草的第一反應是,

快速扭頭地看了喬麥一眼,臉上掛著幾個大字

——你逗我呢!

然後嘻嘻哈哈地拍打喬麥的肩膀,打的喬麥肩頭亂顫,

「開什麼玩笑呢!我剛剛還夾了一塊辣子雞到他碗里。哈哈,不好笑。」

如果他不吃辣的,那他怎麼剛才一點反應也沒有。

但是喬麥如果說的是真的,那他為什麼這麼做,委屈自己吃一些不想吃的東西。

想到這,向知草邊嬉笑便繼續拍了兩下喬麥的肩膀,

假裝開玩笑地問道,

「你說真的?」

然而,喬麥只是聳聳肩,快速垂了一下嘴角,

「信不信由你。」

然後,便滿臉堆笑,開心地大步跟上隊伍。

只留下向知草還怔愣著呆在原地,

目瞪口呆地,眼神直直地看著最前面的那個男人,伸手的姿勢還保留著剛才拍打喬麥肩膀

的動作,腦海里播音機樣重複著,

聲音由近到遠,由重到輕,「信不信由你,信不信由你……」

直到雲莧不知道什麼時候准過頭,喊了一聲小草。

向知草才回過神來,趕快跟了上去。

和雲莧並排著走路,

不知是心境使然還是實際情況真的是那樣,

她發現,前面的男人修長的大腿好像也特意放慢了腳步。

不過,向知草的腦袋裡像牛反芻青草一樣,反覆地咀嚼回味著喬麥剛才說的話。

笑意便下意識地浮上了俏臉,心底蔓延著甜絲絲的感覺。

而一旁的雲莧從青禾的談話中,一回過頭,便見到向知草一臉傻笑,

猜想這小妮子肯定是有什麼開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