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68章 拼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8章 拼酒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應采心的搖頭還有回答,讓面前的兩個女人很是疑惑。

在林小夏看來,既然應采心沒有肯定,那就說明很有可能不是陸陽天了。

一想到這,林小夏的心情瞬間愉悅起來。

「Angel」

看著應采心略顯感傷的模樣,向知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於是,就只是動了動唇瓣,叫了一下應采心的名字。

不了解事情是怎樣的,不過她覺得,能讓應采心這麼傷心,那一定是應采心很喜歡很喜歡的人,一直都沒聽提起過,大概也是不想觸碰那段回憶。

就像她現在也不願意去回想以前和盧少輝在一起的那段時光一般吧。

不過,不一樣的是,向知草覺得自己的那段已經過去了,不願去多想,

而應采心則是還有希冀,所以仍懷著一種希望和期待,等待有一天那個男人能回頭看到她。

性質不一樣,也沒法安慰。

聽到向知草呼喚自己的名字,應采心抬起頭,對著向知草扯出一個笑容,

應采心笑容里的苦澀看得向知草微微有些心酸。

希望有情人最終能走到一起。

回以一笑,向知草舔了舔唇瓣,心裡這麼祈禱著。

「好啦,不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今天我們是來玩的,你們看,這些水好清哦,我都看到小夏你的腳趾了。」

揚起笑臉,向知草語調輕快地扯開話題,整個人連著脖子以下全都沉到溫泉里,

水裡的氣壓莫名的佔住了思考的思緒。

泡了大概兩個鐘頭,三個女人便從溫泉起身了,

換了衣服,三個人剛走到山莊安排的酒店房間門口,方樹便出現了。

支支吾吾地粘著林小夏和自己去吃夜宵,林小夏被纏得沒辦法,便應允了。

等林小夏離開之後,便只剩向知草和應采心兩個人,

這時,有兩個男人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看清來人的面孔后,向知草很開心地向兩個男人招了招手。

「丫頭,溫泉泡得舒服嗎?」

溫潤的笑容揚起,陸陽天向對面的女生邪魅一笑。

「啊?」

向知草有些反應不過來,被陸陽天沒頭沒腦地問了這麼一句。

這時,向知草聽到應采心在自己耳邊小聲說了一句,

「他們就在我們竹簾隔壁的那個池子。」

向知草這才恍然大悟,不過,這竹簾恐怕遮擋不了多少聲音吧。

那也就是說,她們的談話隔壁應該都是聽得見的。

想到這裡,向知草反而鬆了一口氣,想起剛剛還好她沒有說些什麼,也沒有提到盧少輝。

偷偷瞥了一眼陸陽天旁邊的男人,眉眼之間微微有冷意,和往常一樣少言。

本來就話少,現在一聲不吭站在旁邊的姜磊有一絲不耐。

「那個,我們今晚又什麼節目嗎?」

見到男人的冷暗臉色,向知草移開眼神,很是隨意地開口詢問。

「定的是總統套房,今晚我們四個人是同一套房,不過裡面有四個房間。

進去裡面看看吧,應該有些好玩的。」

眼神瞥到那個男人臉上的不耐,應采心連忙開口說道,接著立刻打開了房門,

拒絕的空間都沒有留給他們。

應采心開了門,側身進去,接著陸陽天快步第一個跟著踏進,向知草也跟著,

最後那個男人在門口停留了一會,也就踏步進去。

果然,總統套房就是不一樣,

不同於一般的酒店,這個套房裝修倒是很是簡單,左右兩邊各有兩個房間,中間是一個大客廳,放著幾張舒適嶄新的白色沙發,天花板上有個大大的璀璨的水晶吊燈。

一進去,向知草便往沙發走去,一屁股就坐在沙發上。

鬆軟的感覺讓向知草全身都放鬆下來,要是沒有房間,讓她晚上睡沙發她也願意,

向知草的小市民心理又開始發作了。

左右張望了一下,又躺回沙發上的向知草絲毫沒有去留意對面的兩個男人一直盯著她看。

而這時,應采心不知道從哪搬出來幾瓶酒,又拿了很多個酒杯。

「Angel,你這是幹嘛?不會是要拼酒吧?我不玩哦,我可是一杯倒。」

都怪自己剛才嘴欠,幹嘛要問今晚有什麼節目呢。

向知草心裡有些後悔。

順著向知草的話茬,陸陽天接著建議猜拳,輸的人要麼玩真心話大冒險,要麼喝酒。

聽到這個,向知草皺了皺眉頭,可她沒想到應采心也同意了,

於是,自己也勉為其難地點點頭,最後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姜磊身上。

然而,姜磊依舊不發一言,只是搖了搖頭。

潛意識裡,向知草覺得今晚姜磊應該不大開心,不然為什麼一整晚下巴都得緊緊的。

想到這,向知草咽了咽口水,這是要生氣的前兆嗎?

不過,她又很慶幸,慶幸這個男人沒有揮衣袖一走了之,丟下她一個人。

雖然不喜歡玩這個遊戲,但是好歹這個男人靜靜地坐在旁邊,閉起眼睛假寐。

第一輪是陸陽天輸了,應采心提問,提問的問題倒是手下留情,

陸陽天倒是挺實誠地回答了應采心提問的問題,

告訴所有人,他的初戀是發生在初中時期。

向知草有種不好的預感,真心話大冒險她還是第一次玩,猜拳倒是懂,反正就是剪刀石頭布,

可是這一輪下來,向知草同時輸給對面兩個人,

應采心的那個她倒是選擇回答,反正還是相同的問題,她的回答是大學。

雖然這個回答並不那麼準確,高中那個應該不算,真正意義上的也就只能是大學。

而陸陽天問的問題倒是讓向知草有點無語。

真心話就是講一下自己的初吻是和誰,大冒險就是親一下陸陽天。

呃,這種真心話和大冒險好像都不大適合自己,

於是向知草選擇喝酒。

從剛才一直沉默假寐的姜磊,聽到這兩個選擇,眉心皺了皺,

睜開了眼睛,深邃眸子裡帶著星星點點的寒意,冷冷地說了一句,

「我來喝。」

說完,便搶過向知草面前的酒杯,一口氣喝了下去。

姜磊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不禁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