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69章 你喜歡的男人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9章 你喜歡的男人是誰?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就連向知草,也沒想到姜磊會突然做出這個舉動。

不過,就只是玩玩而已,向知草覺得願賭服輸,這樣子好像不大好。

過了約莫三秒,陸陽天回過神來,開始抗議著這種玩法是不行的,

堅持誰輸就誰接受懲罰,要願賭服輸才行。

誰知,姜磊淡淡地瞥了一眼陸陽天,打斷了他的話語,

「我加入。」

這回不單單是向知草不敢相信,旁邊的應采心也怔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有不可思議,同時也有那麼一絲不悅。

「開始吧。」

姜磊側過身子,面對向知草,沉聲說了一句。

然而,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其他,向知草每次都贏,隱隱覺得姜磊每次都比她慢了小半拍才出的拳。

「又輸了。」

旁邊的陸陽天挑眉,語氣間頗有幸災樂禍的味道。

看著姜磊端起桌子的酒杯,一飲而盡,陸陽天在一旁抱著雙臂。

對於眼前這個姜家大少,陸陽天倒還有一些興趣,想起之前和姜磊同一池溫泉,

誰知一見到自己走向溫泉,姜家大少臉上盡顯不悅,直接從溫泉池站起,拉過旁邊的毛巾,躺在旁邊的座椅上。

不過,這也能理解,看姜家大少對丫頭緊張的程度,

陸陽天也猜出,難怪姜家大少會對自己懷有敵意。

聽陸陽天的點評,向知草微微咂舌,

隱約中覺得,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她驚訝於每局都是姜磊輸給自己,就算是走狗/屎運,也不可能每次都踩得到呀。

最後乾脆,向知草就被撇下了,剩下的是三個人對弈的局面。

似乎其他兩個人也沒有異議地默認讓向知草退出。

喝了一些酒,贏了猜拳的應采心壯著膽子趁著酒勁問了一句姜磊,

「姜少,你的初吻是在哪裡發生的?你還喜歡她嗎?」

聽到這個問題,在一旁安靜坐著的向知草也豎起了耳朵,不是她八卦,

而是這是她老公的**,要在平時,她也不可能明目張地詢問她老公過往的事情,

就如同姜磊也不會詢問她的過去一般,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但是,現在不一樣,只是在玩遊戲,

若是她老公實說,那她不就賺到了,她也好像多了解一些姜磊的過去。

可能,喜歡一個人之後,就會自然就留意他的一舉一動,

潛意識裡甚至連他的過去,也希望能夠參與,

雖然,她並不如願。

喝了幾輪酒,姜磊的眼神略微有些飄忽,暖黃的燈光照在姜磊的臉上,俊美堅毅的輪廓更加明顯。

靜默了約莫三秒鐘,就在所有人以為這個男人不會回答這種問題,會和之前一樣直接端起桌上的酒杯的時候,男人卻緩緩地開口,

「五年前,醫院。」

醫院?向知草心裡咯一跳,

嚴格說來,她的初吻是一個意外之下不小心獻出去的。

不過,那個男子的影像已經模糊,後來不知為什麼就斷了聯繫,所以可以說沒有發芽就已經被扼殺掉了,所以她的初戀真正意義上,只能說是盧少輝。

而一邊的應采心,聽到這個地點,心底泛起一絲絲酸澀。

天意弄人,一直以來,她都過於自信,自信這個男人是為自己而存在的,也任性過,她始終還是難以相信,目前的這種局面。

想著,應采心低垂下眼眸,怕一抬頭就被別人見到眼中的濕熱。

也許她自己也沒意識到,此時她的雙手緊緊地握著,成一個拳頭狀,指甲陷入肉里也沒有疼痛感。

相比之下,陸陽天倒覺得很正常,這種問題在他看來,白白浪費了一個機會。

勾了勾唇,陸陽天瞥了姜磊一眼,端起面前的紅酒杯,往沙發上靠了靠,很是閑適舒服地放鬆一下身體,眼神對向知草飄了過去。

感受到對面有束灼灼的目光,向知草沒有抬頭,只是略微不自在地端起桌面的紅酒杯,

雙手拿著,喝了幾口。

接著遊戲繼續,陸陽天贏了應采心,

應采心選擇了真心話,

陸陽天思索了一會,便問了一個正常的問題,「喜歡過幾個男人?」

這個問題應采心笑了一下,「一個。」

「現在還喜歡?」

「喜歡。」

「喜歡幾年了?」

「五年。」

「不在一起是因為被拒絕了嗎?」

「是。」

「會在一起嗎?」

「會1

應采心肯定的回答,以及臉上那篤定的表情,不單單讓陸陽天怔愣了一下,

就連向知草也停下了喝紅酒的動作。

「還真是長情埃」

陸陽天調侃了一句。

喜歡一個人,喜歡了五年,現在還一直喜歡,這代表什麼?

向知草的腦袋裡快速地翻轉這個問題,心裡想著,她可不可以這麼推斷,是不是這樣就可以排除陸陽天了?

這個問題是陸陽天問的,如果這個人是陸陽天,是不是陸陽天應該就不會這麼感興趣地詢問這種問題。

那,這樣子的話,應采心喜歡了五年的男人是誰呢?

突然間,向知草對那個男人很是好奇了起來。

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一種男人能夠讓應采心這麼傾心以致痴心。

同時,知道了應采心這般深情於一個男人,而難過成這樣,向知草心裡也跟著多愁善感起來。

沒有人注意到,此時應采心的眼神不經意地飄過那個在旁邊一直安靜著不講話的男人,

眼底閃過一絲柔柔的情緒。

聽著應采心至始至終的堅定話語,在旁邊不講話的男人平靜得沒有任何情緒,

唯有此時,男人眉心才不易覺察地輕輕蹙了一下。

遊戲繼續,三個人運氣都不相上下。

都是扒一些情史,向知草第一次更加了解了面前的三個人。

坐在一旁靜悄悄喝紅酒的向知草總結了一下,陸陽天交過的女朋友很多,但認真的幾乎沒有。

應采心喜歡一個男人,喜歡了五年。

而姜磊最多的是選擇喝酒,所以除了前幾個問題,什麼都沒問出來。

幾輪下來,面前的幾個人都有了醉意。

最後,以陸陽天問應采心的最後一個問題作為結束,

「你喜皇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