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70章 他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0章 他的女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應采心怔愣了一下,眼神遊移,拿著玻璃杯的手猛地頓了一下。

「嗯嗯,我也想知道。」

撒嬌般低下頭去,仰著小臉看了一眼應采心,

向知草也很是好奇。

然而,應采心只是抬頭,掃了一眼所有的人,

然後唇角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手指微微彎曲了一下,直接換了一杯裝滿紅色液體的酒杯,

仰起頭,直接咕隆咕隆一口氣喝完。

這個答案,也就是說。

不願意告訴別人,直接以喝酒代替作為懲罰。

一口氣連喝了兩杯,緋紅的色澤一下子爬上兩頰,應采心微笑著將手心微晃著的玻璃杯放回桌面,眼裡眉間唇邊盡顯嫵媚風情。

看得向知草都一愣一愣,見過漂亮的,可是沒見過這般韻味的。

「今天我要和小草一起睡覺。」

身子微微晃動不穩的應采心側過頭,兩眼迷醉地看著向知草,

完全聽得出醉意的嗓音帶著撒嬌意味,將手直接搭在了向知草的手背上。

本就有一點點醉意的向知草,面對腦袋直接撞在自己肩膀上的應采心,被推著身體往沙發背上一靠,腦袋裡的眩暈更加明顯。

眼睛輕輕眨了眨,愣了一下,下一秒,向知草也嘻嘻哈哈地反握住應采心的手腕,

搖晃著腦袋,音調高了一個分貝,

「好啊,好礙…」

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手舞足蹈著說話,詞語都說得不連貫,

「今……今晚……一起睡1

說著,和應采心兩個人乾脆閉著眼睛抱在了一起。

坐在一旁的陸陽天看著眼前醉著抱在一起的兩個女人,懶懶地靠在沙發上,

搖了搖頭,嘴邊是一抹邪魅的笑意。

昂起頭,拿起桌面的紅酒,慢慢地喝了幾口,

帶著笑意的眼角停留在白皙面容泛著粉色的向知草臉上。

看著眼前閉著眼睛,嘴邊還小聲嘀咕著不知道什麼的小妻子,

深邃的眸子頓時掠過一絲不悅,

當留意到陸陽天那注視小妻子的眼神時,男人心中的不滿更是加深。

一句話都沒有說,陰沉著臉的姜磊直接拉開向知草纏在應采心身上的手,一抱一起,

直接打橫抱著懷中的人兒站了起來,沖其中一個房間的方向看過去。

「你放下丫頭,我來。」

這時,陸陽天很是積極地站起身來,伸出手就要去接。

然而,回給陸陽天的是姜磊一記冷冷的眼神,如寒風凜冽般刺骨。

他的女人,是其他人能抱的嗎?

被姜磊這麼一瞪,陸陽天站在原地,反而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低聲說了一句,「有趣。」

躺在沙發上的應采心原本半眯著眼睛,旁邊的位置一空,

整個人往旁邊靠了過去。

伸出手在面前空空摸了一下,慢慢睜開整個眼睛,

看清對面站著的是陸陽天,眼神專註地看向她腦袋背後那個方向的房間。

應采心也顫顫巍巍地雙手搭在沙發上,翻了個身站了起來。

映入眼帘的是,那個冷酷的男人抱著懷中的人兒進了房間,

房間門沒有關,所以站在大廳里的她和陸陽天完全可以直接看到男人的一舉一動。

像是怕弄醒懷中的人兒一般,男人的動作極其輕盈,將懷中的人兒往前面靠攏,

先騰出一隻手拉開了枕頭,順手掀開了床上的白色棉被,

然後再兩隻手輕輕地將向知草平放在床墊上。

動作間的小心翼翼,驀地刺痛了應采心的眼睛,一股酸痛直接充斥整個胸腔。

眼底深處,心痛和酸澀不斷地翻滾著,喉嚨間哽咽地張了張。

過了約莫一分鐘,應采心吞咽下喉間的苦澀,換上一個略帶著醉意的微笑,鼻子里輕輕地哼了一聲。

下一秒,應采心直直地顫微著身子沖向知草所在的房間歪歪扭扭地走去。

到了房間裡面,應采心直接趴著向知草旁邊,直接忽略站在一旁的冷峻面孔的男人。

閉著眼睛,整個臉側著貼在床墊上,笑眯眯地有一搭沒一搭地揮著手,

「小草,我要和你……和你……一起睡……一起睡。」

被拍了一下手的向知草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

面前沉睡中的兩個女人,嘴角都相同地向上微微揚起。

站在一旁的男人,深邃的眸子斂了斂,薄唇緊抿。

過了好一會,一個聲音在門口響起,姜磊才慢慢回過神來。

「走吧,她們已經睡了。」

不知什麼時候,陸陽天已經交疊著雙臂,半斜著身體靠在門口,漆黑眸子從床上的兩個女人臉上移開,望著站在一旁的姜磊。

然而,像是沒有聽見陸陽天所說的話一般,

除了最初聽到陸陽天的聲音時,姜磊眉頭一動,之後便一如既往地冷著臉,眼眸依舊停留在床上的兩個人兒身上。

房間裡面又開始安靜起來,陸陽天也不再說話。

整個房間安靜得只聽得見床上人兒一起一伏的沉穩呼吸聲。

最後,不知過了多久,姜磊突然轉身,走出門口,又繞了回去。

拉起房間的木門摁了一下門鎖,裡面反鎖,接著一伸一拽霍地關上了房門。

冷冷地瞥了一眼關門時快速閃開的陸陽天,男人徑直走向隔壁的房間,

啪地一下關上了門。

姜磊的動作,雖然力道很大,但是卻控制得極好,弄出的聲響絲毫沒有吵醒房間裡面的人兒。

閃在一旁的陸陽天重新交疊起雙臂,

眼底閃過一絲光亮,很是有趣地盯著隔壁已經關上了的房間木門。

對於姜磊的傲慢,陸陽天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一般,依舊保持著魅惑的微笑,

嘴角的弧度上揚得更加明顯。

回頭看看面前緊閉的房門,又看了一眼姜磊所在的房門,陸陽天笑著搖搖頭,伸開交疊的雙臂,迴轉頭,向對面的房間走去。

房間里時不時想起開水沖涼的聲音,

隨著時間慢慢推移,到最後,漸漸地,一點聲響都沒有,整個總統套房處於一片安睡之中。

然而,事實卻遠遠沒有表面那般平靜。

到了半夜,向知草迷迷糊糊中爬起床,覺得很是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