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71章 房間裡面不只一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1章 房間裡面不只一個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揉搓了一下眼睛,又輕輕敲了敲腦袋,

走到門前,向知草輕輕地拉了下門鎖,推開了房門。

走了幾步,她就在大廳停住腳步,

想到不要驚擾到其他人,向知草沒有開燈,雙手在身上摸索了一會,

借著微弱的月色,最後掏出口袋裡的手機。

開了手機,屏幕上光亮刺眼的光線直射眼裡,向知草眼睛不適地眨了眨。

「杯子。」

意識不是很清醒的向知草嘀咕了一句,

提示自己接下來要找杯子,找到杯子才能裝水喝。

想了想,向知草依稀記起沙發旁邊的桌子上還有水杯,水杯旁邊有整瓶的礦泉水。

搖晃著走到沙發旁邊,向知草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拿著手機,微微低下頭,移動著手機屏幕的光線,果然,桌上擺著幾個玻璃杯,玻璃杯旁邊還有幾個水杯,緊挨著整整齊齊的六瓶礦泉水。

終於找到了,向知草眯眼一笑,將手機直接放在桌上,

隨便拎起一隻靠近自己的礦泉水瓶,擰開蓋子,昂起頭,咕咚咕咚地一口氣喝了大半瓶。

一股涼意流淌過乾渴的身體,清涼舒暢感讓向知草清醒了不少。

喝完之後,向知草站起身,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就在轉身的時候,向知草聽到有個房間傳來細細的聲音,

像是在說話,又不大像,好像是在低語。

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向知草頓時全身的毛孔都浮了起來,

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向知草嚇得站在原地,緊緊地捏緊手中的手機,一動都不敢動。

注意力完全被細細柔柔的女音吸引過去。

不會這麼衰吧?這麼大個山莊鬧鬼可不是小事?

姜磊呢?向知草閃入腦海的是,姜磊哪裡去了?剛才她口渴一個人跑出來大廳喝水,

沒有想過會遇到這種狀況。

而且,出房門的時候,她絲毫沒有想過,房間里是不是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睡。

回想了一下,她只記得自己喝醉了,和應采心抱在一起,

然後,接下來的事情她完全沒有一點印象。

就在向知草神遊的時候,細細柔柔的女聲再次響起,還伴著一兩聲小聲的抽泣。

嘛呀,向知草突然很後悔,忍一忍不就完了,不就口渴嗎?!

幹嘛要在三更半夜跑出來啊?

頓時,向知草發現自己的心臟噗通噗通沒有節奏地亂跳,急劇加快的速度就快塞在嗓子眼了。

度秒如年,大概就是現在這個樣。

向知草想挪動腳步,回去房間,

卻覺得要抬腿好像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彷彿地上有膠水粘住了一般。

很是艱難地,向知草輕輕挪動大腿,各種恐怖情節像放電影一樣在她眼前閃過。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向知草強壓下心裡的驚恐,大力地咽了咽口水,告訴自己要冷靜。

現在她唯一的念頭就是衝進自己的房間,搖醒姜磊,或者直接蓋上被子,躲在被子裡面。

然而,就在她艱難驚恐地挪動腳步時,越來越靠近門口的時候,

突然覺得耳邊傳來的聲音有些耳熟。

還是害怕,可是越來越強烈的熟悉感讓向知草慢慢地轉化為好奇。

終於走到了房門,向知草卻沒有衝進去,

而是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悄悄地走到了聲音傳來的房間門口。

「咦?」

向知草小聲地驚訝了一下。

她發現,這個房間門竟然是虛掩著的!

聲音也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一個猜測盤旋在向知草腦海里。

一隻手趴在門邊的牆壁上,向知草另一隻手輕輕地推開房間虛掩的門縫,

側過頭去,透過兩個眼距寬的門縫偷偷瞄裡面的情況。

房間裡面床的對面有個昏黃的床頭燈,微弱的暖黃光線下,向知草看見有個女人背對著她,

正蹲在白色大床的附近。

但是女人離大床有兩步遠,並沒有直接趴在床上。

奇怪,應采心蹲著幹嘛?

向知草一眼就認出,那個背影就是應采心。只是讓她不解的是,為什麼應采心要蹲著身子,

而且不知道在低聲說著什麼。

「A……」

下意識地就要叫應采心的英文名字,向知草趕快雙手捂住脫口欲出的話。

一個念頭蹦進腦海,難道應采心是在夢遊?

向知草想起,大學的時候有個舍友也是這樣,

有好幾次晚上睡覺時宿舍的門明明是鎖著的,但隔天起床,卻發現宿舍門口開著,嚇壞了一宿舍的人。

詭異的情況發生了幾次后,才被發現原來是其中一個舍友夢遊,半夜開的門。

後來,也了解了一些夢遊的情況。

對待夢遊中的人,不能冒冒然地叫醒對方,不然對方被驚醒過來,莫名其妙地發現自己不是在床上,會嚇壞對方。

所以,想到這,向知草深深呼了口氣,懸著的心慢慢地落回肚裡。

先看看情況再說。

側過腦袋,向知草將耳朵往門縫湊過去。

漸漸地,聲音慢慢清晰。

越聽向知草眉頭皺得越緊,隱隱約約中,好像聽見應采心說和什麼愛不愛的。

還有依稀的什麼幾年了之類的。

隨著眉頭越皺越緊,向知草好像聽到裡面的應采心好像是在抱怨,

但是聲音又很小聲。

聯想起今晚醉酒前玩遊戲時,應采心好像說過喜歡一個男人喜歡了五年,

前後聯繫起來,此時應采心講的話倒頗像是對男人表白心跡。

「表白?」

向知草也被自己的想法驚到了。

這是什麼情況?應采心夢遊著和人表白。

不對,不對,這亂了!

應采心蹲在床前自己一個人對自己表白?這個腦補的畫面,向知草怎麼想就覺得怎麼奇怪。

於是,下一秒,向知草微微推了推木門,門縫大了一些,

輕輕探了探腦袋觀察整個室的情況。

隨著整個視野的加大,向知草心跳的頻率也越來越快,

怎麼就覺得有一種偷窺別人**的感覺。

可是,她的確也很好奇,應采心究竟是不是在夢遊。

可是,當她看清房間的情況后,心面的疑問更加加大了。因為,房間裡面不只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