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73章 誰是第三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3章 誰是第三者?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這是怎麼回事?

寂靜的夜裡,翻滾的思緒顯得格外清晰,向知草腦袋裡面重複著詢問這個問題。

溫熱的液體在眼眶裡堆積打轉,蓄滿了之後劃過睫毛,再一次洶湧而出。

向知草緊緊咬住自己的唇,剋制自己不要發出聲音。

但是,溫熱滾燙的液體一波又一波,打濕了她腦袋下面的枕頭。

突然,身邊躺著的人兒一個翻身,向知草猛地咬住嘴唇,閉上眼睛,

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身邊的應釆心呼吸變得更加綿長,

向知草才輕輕地挪動身體,與應釆心相反著側過去。

向知草只覺得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不真實,

剛剛那一幕仿若完全不存在一般,可是在寂靜的夜裡,卻清楚得那麼有真實感。

抽了一下鼻子,向知草抱緊了被子。

心裡開始回想,應釆心喜歡了五年的就是姜磊?

難道她才是後來者?

不,不可能的,她為什麼不和自己說。

咽了下口水,向知草腦袋裡面更加清晰了一些。

可是姜磊是自己的丈夫,這是事實,和姜磊相處了這麼幾個月來,她已經習慣了他的存在。

而這一切,都不可能改變。

如果她早知道姜磊就是應釆心喜歡的人,那麼當初

她也不會答應這門婚事,也絕對不會和姜磊扯上任何聯繫。

儘管當初也是不得已才會嫁進姜家,而那時姜磊對自己也沒有任何感情。

可是,現在已經沒辦法回頭了,一想到要從姜磊身邊離開,

向知草心裡就忍不住緊緊揪緊面前的被子,難過得說不出話來。

「嗚……」

抽搭了一下鼻子,向知草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

可,應釆心對自己是很好埃

高中時候起,應采心就很照顧自己,雖然中間隔了四年,可現在也是對自己一如既往,前不久還差點為了自己出了車禍。

可是,自己才是第三者嗎?

這個認知讓向知草全身一哆嗦,眼淚更加嘩啦啦地流了下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眼睛乾乾的,再也哭不出來,向知草才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

一縷陽光從窗外射進來,直接打在向知草的臉上。

雖然是閉著眼睛,但是照在臉上的光線熱度越來越高,向知草不由伸出一隻手揉搓了一下眼皮。

於是,她從床上爬了起來,半直起身子。

接著,向知草努力地睜開眼睛,可是,眼皮很重,伴隨著疲勞的酸痛,

向知草看清了周圍的環境,發現不是在雲海畔。

彎著腰,向知草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但是身體的倦意依舊很明顯,因為伴隨著哈欠,眼淚也被逼了出來。

皺了皺眉頭,向知草微微彎曲手指成拳,揉揉額頭旁邊的太陽穴,

依稀想起昨晚好像她們喝酒了,

輕嘆了一口氣,「難怪腦袋也昏昏沉沉。」

「醒了?」

這時,應采心恰好提著一份外賣從大廳走了進來,看見向知草嘴裡嘀嘀咕咕。

將手中提著的外賣輕輕放到房間里的桌子上,

應采心笑臉嫣然,「快去刷牙洗臉,洗完吃早餐。」

耳邊是應采心柔柔的話語,眼前是應采心帶著關切的微笑,

向知草怔愣了一下,昨晚那個記憶似真似假地闖進她的腦海。

一瞬間,向知草既然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於是,遲疑了一下,沒有對應采心有任何回應,向知草呆愣著微張嘴巴,沉默地看著應采心。

見向知草驚詫的模樣,應采心笑了笑,

伸出手在向知草面前揮了揮,「還好嗎?眼睛腫腫的,昨晚沒睡好嗎?還是做噩夢了?」

應采心的話,讓向知草驀地垂下腦袋,低了低眼眸,

支支吾吾略有些倉促地回答,

「嗯嗯,我去洗臉。」

說完,她猛地掀開被子,直接跳下床,連拖鞋也沒穿,就快步匆匆地向洗手間衝去。

而坐在床邊的女人看著那抹衝進洗手間的嬌小背影,

有些怔愣了一下,美麗的眸子微斂。

洗手間內的向知草一進來,就擰開了面前的水龍頭,

剛才憋著忍住的淚意一下子奪眶而出。

向知草捂住嘴巴,不敢讓自己哭出聲音來,不過,還好水龍頭開出的流水聲夠大,

完全蓋過了她整個的哭泣聲。

埋著頭不知道哭了多久,

神情有些恍惚的向知草抬起眼瞼,剛好對上面前的鏡子。

看著鏡子裡面那個白皙小臉覆滿淚水的模樣,向知草猛地低下頭,雙手捧起水,潑到臉上。

反覆潑了幾遍,水流流過臉頰,留下的冰涼觸感讓向知草微微清醒過來。

洗手間里的排氣扇一直開著,九月的天氣對於南方來說,只是有涼意,並不算冷。

然而,向知草還是忍不住全身打了一個哆嗦,明顯感覺全身一震,所有的毛孔都豎了起來。

下一秒,所有寒氣一下子鑽進所有毛孔,

再次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一陣冷顫過後,整個人都精神麻利了起來,意識被凍得很是清晰。

雖然意識清晰,可是心面的那團麻線還是很亂,

昨晚的那一幕又重新在眼前顯現,應采心低下頭去,親吻了一下男人的臉龐。

而那個男人,是自己的老公!

這種狗/血的劇情,竟然會在眼前重演,一如當初盧少輝背叛了自己,

那種酸澀洶湧而來,向知草捂住胸口,

往喉嚨里咽了咽。

只不過現在不一樣的是,應采心和姜磊早已認識,

難道是為了她的感受嗎?所以第一次兩人相見的時候裝作不認識?

還是他們之前就是戀人?

姜磊和自己結婚完全是因為婆婆的意願,還有姜氏的遺囑,

想到這,向知草心裡很亂,

說實話,自己和姜磊之間的感情也才是慢慢有的,

姜磊對於她而言,是慢慢熟悉的一個存在,

而自己對於姜磊而言,又是什麼呢?

自己才是真正的第三者嗎?

還是姜磊一直喜歡的愛的都是應采心?

而她可以肯定的是,應采心對姜磊,的確是很喜歡很喜歡的。

試問,有多少人會喜歡一個人喜歡了幾年。

眉心皺成一團,向知草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壓下眼底的那股濕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