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74章 跟著自己的心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4章 跟著自己的心走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眉心皺成一團,向知草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壓下眼底的那股濕潤。

「小草」

這時,門外傳來扣扣的敲門聲,應采心的聲音傳了進來。

向知草趕快拿起浴巾架上的毛巾,慌亂地擦了一把臉,

才醒悟過來,自己的門是鎖著的,根本沒必要這麼慌張。

於是,拿著毛巾的手下意識地放慢力道,向知草遲疑了一會,便開口問道,

「怎麼了?」

約莫五秒鐘的沉默,就在向知草以為門外的人已經走開了的時候,

那個悅耳的女音柔聲地詢問道,

「沒事,進去那麼久了怎麼還沒洗好?粥快涼了。」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眼睛又是一陣溫熱。

在視線還沒來得及模糊的時候,向知草吞了吞口水,盡量平靜下心情,

然後語調溫和地回答,

「好,我快洗好了。」

過了兩秒,她聽到門外傳來漸漸遠去的腳步聲,才慢慢鬆了一口氣。

她在緊張些什麼?

向知草在心裡問自己,可是怎麼說呢?

那種感覺有點像,偷了別人珍愛的東西之後的那種心虛,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

又像是很難接受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別人感情之間的第三者,

而且她也很難接受自己的丈夫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雖然,退一萬步說,自己的丈夫並沒有和應采心在一起,

而只是他們之間有些曖昧的聯繫。

即使,她不小心見到應采心對自己的丈夫余情未了。

那姜磊呢,他是怎麼想?

想到這,向知草的思緒微微平靜了一些,

原先那股強烈的淚意也漸漸沒了。

將手中的毛巾遞到水龍頭前面,擰開水龍頭,嘩嘩的水流使她更加清醒了一些。

抬起眼皮,向知草看著鏡子里那個紅潤了眼睛的人兒,

鬆了一口氣,接著雙手擰乾毛巾,

輕輕地擦拭洗臉,然後拆開旁邊的一次性牙刷和牙膏,用玻璃杯裝滿水后刷牙。

過了大約五分鐘,向知草才洗漱完畢。

盯著鏡子裡面的人,向知草傾身向前,仔細檢查了自己的眼睛,

確定眼睛沒有剛起床那般紅腫,泛著的血絲沒有剛剛那麼明顯之後,才感覺心臟放回了原位。

散落在兩邊的頭髮有些蓬亂,原本黑黑直直的髮絲因為昨晚大概翻來覆去壓折,

掉落在面前的那些顯得有些卷翹。

吞了下口水,重重呼了一口氣,

向知草拿起洗漱台旁邊的梳子,仔細認真地捋直。

最後還有些卷翹,向知草不想因為雙眼無神髮絲凌亂而顯得整個人無精打采,

所以,擰開水龍頭,弄濕雙手后,揉搓著頭髮,讓它順延下來。

最後,再仔細檢查了一眼鏡子裡面的自己,

向知草扯起嘴角,對自己給了一個微笑。

說實話,她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

出去質問應采心為什麼要半夜起床偷偷親吻自己的老公?

還是跑到姜磊面前,罵自己的丈夫為什麼四處留情?

又或者成全他們兩個,自己默默地走開。

想想,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唯有跟著自己的心走,也許,才是她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

所有的情況都不明朗,怎麼做好像都是錯的。

甩了甩頭,向知草決定什麼都不去想,

跟著自己的心走,除非,應采心和姜磊兩個人都兩情相悅,和自己提出他們要在一起,

不然,她現在不願意放手。

想到放手,向知草的心裡一哆嗦,這也讓她隱約中更加明確了自己心底的想法:

至少,要放手也不是現在放手。

「嗯,別想太多1

向知草對著鏡子裡面的人自言自語道。

然而,下一秒,鼻子又開始酸酸的。

放手,她真的要放手嗎?只要一想到這個詞,向知草就覺得心裡揪著揪著有些難受。

「別這樣。」

向知草對自己再次說道,好不容易自己給自己疏導好的心理防線,

她不想又功虧一簣,趁著眼淚還沒滾出來,向知草低聲對自己說了一句,然後伸出手指,

對著自己的臉頰微微用力捏了捏。

臉頰傳來的痛感果然快速地轉移了淚腺的感官,向知草抽搭了一下鼻子,

整理好頭髮,轉身,擰開了洗手間的手把,推門出去。

推開門,原以為會見到應采心,

卻發現房間里空空蕩蕩的,只有自己一個人。

視線掃回桌面,見到之前應采心提進來的那個外賣,

向知草走過去,打開了黃色印著餐廳logo的紙質袋子和外包裝,是一碗還冒著熱氣騰騰香味的鮑魚粥。

於是,向知草拿起旁邊的調羹,默默地喝了起來。

要是在平時,肚子餓得咕咕叫的向知草一看到自己喜歡吃的早餐,肯定很興奮,

吃著很滿足。

可是今天,向知草卻覺得粥里沒有什麼味道,

完全沒有平日那麼美味的感覺。

不過,終究是餓了,儘管沒有什麼味道,

本著不浪費的原則,她還是把粥全都喝完了。

只是,喝完之後,向知草沒有立刻起身,而是看著面前白凈的牆壁,莫名其妙地發著呆。

「醒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門口站了一個男人。

低沉的嗓音傳來,讓向知草一愣,轉過頭,看到一臉平靜的姜磊,

深邃剛毅的臉部線條不知是因為山莊室裡外面射進來的強烈光線的照耀,變得些些柔和。

俊美的臉龐讓向知草微微張著嘴巴,保持著快要流口水的模樣一動不動。

見向知草一臉呆萌的模樣,男人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揚了一點點。

然而,當男人走得再近些,向知草忍不住生硬地扭轉開腦袋,

下意識里她不想被男人看清自己眼睛輕微紅腫的模樣,於是,低垂下眼帘「哦」了一聲。

這一個微小的生硬動作,卻全部落在姜磊眼裡,

於是,下一秒,姜磊的眉心輕輕蹙了蹙。

隨著男人的走近,向知草心裡咯一跳,

心臟也隨著加快節奏跳動了起來。

昨晚的事情,姜磊應該還不知道吧?

畢竟,在她印象中,她只記得是應采心主動低下頭去,而沒有見到男人有任何回應。

想來,昨晚的事情,大概應采心也不知道竟然被自己看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