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76章 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6章 殺手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一出別墅門口,便見到喬麥已經在停車位上等候了。

車子剛駛離雲海畔,坐在後車座的向知草微微有些倦意,於是閉起眼睛。

「少奶奶,你昨天可嚇壞我們了。」

坐在駕駛座上的喬麥沒有看車裡面的後視鏡,說話的同時轉了一下方向盤轉了個彎。

剛閉上眼睛的向知草睜開眼睛,懇苫蟆

昨天,她記得自己在車上睡著了,然後今天一醒過來就發現在雲苑的室里。

沒來得及細想,只覺得大概是像以往一樣,姜磊看她睡著了,

順帶抱她回了室。

不過,沒聽錯的話,她捕捉到了喬麥說的兩個字,「嚇壞?」

看著前面駕駛座上喬麥的後腦勺,向知草遲疑地重複了一遍。

「是啊,少奶奶你昨天可嚇到我們了。」

說道這裡,喬麥頓了一下,看了一下路況,繼續轉了個彎,

接著,坐直身體後繼續開口,

「昨天在車上,少奶奶你直接就睡著了,倒在少爺身上。少爺也沒在意。」

說到這,喬麥又頓了頓,留意了一下公路狀況,

路面開始濕潤,開始是一滴一滴的大雨珠,「嗒嗒」地打在車鏡上。

沒過幾秒,碩大的雨珠變成雨痕,一道道暢快地拍在車門上,順滑而落。

「然後呢?」

大概是分神了,喬麥沒有立刻回應,於是,向知草傾身坐直了身子,再次開口問了問。

喬麥「哦」了一聲,這才反應過來剛才自己的話講了一半。

透過車裡的後視鏡,看見自家少奶奶專註的樣子,喬麥忍不住笑了笑。

「是這樣的,昨天到了雲苑門口的時候,少爺喚了你幾句,你都沒有反應。不過,臉色看起來很是蒼白。然後少爺摸了摸你的額頭,臉色一下子就變青了。我可就遭殃了。」

「啊?」

帶著疑惑的向知草睜著澄澈的大眼應了一聲。

這跳躍跨度有點大,不是自己臉色蒼白嗎?

喬麥怎麼會遭殃呢?

向知草呆萌的反應,喬麥哭著臉說道,

「我當然遭殃了,接著少爺就對我吼啊,問我怎麼沒把後車窗關上。」

天知道,他哪會去留意後車座上的事情,再說了,少爺和少奶奶誰打開後車窗,

關不關似乎都輪不到他理吧。

聽到這,向知草生硬地扯了扯嘴角,

額……她還真不知道,也難怪喬麥苦瓜著臉,換成自己也會覺得莫名其妙吧。

想到這,向知草語調小聲弱弱地問了句,

「然後呢?」

喬麥搖了搖頭,「然後,然後少爺就是發現少奶奶你額頭滾燙,立刻抱你上樓,叫了醫生。」

原來是這樣,難怪早上起床的時候,姜磊還特意摸了摸她的額頭,

剛開始她還覺得姜磊這個動作有些奇怪呢。

這時,喬麥又不緊不慢地說道,

「我還是第二次看見少爺那麼凶呢。少爺親自將退燒藥塞到你嘴裡,誰知道少奶奶你還不領情,死活就沒吞下去。」

從後車鏡還特意瞄了一眼向知草的反應,見向知草呆愣的模樣,喬麥繼續自言自語,

「見少奶奶你沒把葯吞下去,少爺就餵了你一些水,誰知喂多少吐多少,

最後連藥丸都吐了出來。」

聽著喬麥的敘述,向知草在腦海里完完整整地補充了整個畫面,

不禁咽了咽口水,這個……額,可真不能怪她,她完全一點印象都沒有。

「吐也就算了,還全部吐到了少爺身上。」

這回,喬麥絲毫沒有去注意後座上的向知草的反應,邊回憶著邊述說。

吐……吐到姜磊身上?

向知草腦袋「嗡」了一下,頓時小心臟漏了半拍,

連忙用手捂了捂晃蕩了一下的胸口,她不是不知道姜磊有潔癖,

想到這,向知草臉色微微有些怪異的變化,

想想自己的嘔吐物,掉落在男人身上,男人那種嫌惡的表情,

向知草忍不住晃了晃腦袋,全身猛地一個激靈,

「那……他沒什麼反應嗎?」

「這個……」

喬麥凝著眉頭想了想,「好像是沒有,不過,少爺最後使出了殺手。」

說到這裡,喬麥忍不住連說話都帶了笑意。

但是卻頓在這裡,不再繼續說下去。

車廂里沉默了約莫一分鐘,

向知草以為喬麥只是在醞釀思緒,接下來還會繼續講,誰知道喬麥卻沒有繼續再開口。

狐疑地看了一眼喬麥的後腦勺,

向知草倒是很好奇,姜磊也會有殺手,殺手是什麼,她怎麼從來都不知道,

「什麼殺手?」

然而,回應她的就只是喬麥意味深長的一個眼神。

看得向知草全身一顫,這曖昧的小眼神是想表達些什麼?

就在她以為喬麥什麼都不會說的時候,突然就接收到喬麥回過頭的視線,

「少奶奶,你想想,要是少爺沒把葯吞下去,你會怎麼做?」

喬麥丟過來的問題,讓向知草一愣。

沒有遇到這種情況,她怎麼知道,不過,輕輕呼了一口氣,閉著眼睛,

向知草認真地想了想這個問題。

硬掰開他的嘴巴,然後把葯塞進去?

搖了搖頭,向知草覺得本身自己這個答案就有問題,

喬麥的問題是怎麼把沒吞下去的葯吞小去,而不是怎麼把葯塞到嘴裡。

微微蹙了蹙眉頭,向知草想了想,

使勁地回憶昨晚的事情,撓了撓腦袋,向知草隱約記起昨晚很口渴,然後之後不知道誰餵了自己一口水,而且還帶著溫熱,

一個答案蹦進腦海,向知草臉上立刻火辣火辣起來。

咽了一口水,向知草有些不敢相信,

這時恰好喬麥轉了一下頭。

「難道是他……」

向知草做了一個嘴對嘴的手勢,「這樣喂我的?」

從沒見過少奶奶這麼可愛的手勢,喬麥不由失笑,點了點頭,

又快速轉過頭去抓好方向盤。

咬著唇瓣的向知草覺得自己整個臉都冒著熱氣,

也就是說,她老公當著醫生和喬麥的面對著自己嘴對嘴喂葯,

咳咳,這跟他們兩個人在外人面前公開接吻有什麼區別?

於是,接下來一段時間,整個車廂內都靜悄悄的。

向知草腦袋裡面不斷地翻滾著那個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