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82章 認識很久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2章 認識很久了嗎?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想到這,向知草的臉撲騰一下,更紅潤了起來,

哎呀,這不用想也知道的嘛,除了……還會有什麼。

接著,向知草忍不住雙手捂著臉,遮掉一張咧開嘴偷笑的表情,嬌羞地微微晃動身子。

男人垂下眼帘,剛好看到向知草捂著臉,透過向知草修長白皙的手指,

看到向知草揚起嘴角的弧度,依稀可以想象得到向知草不好意思的小模樣。

看到這,姜磊唇邊的笑意更加明顯了。

然而,這回,姜磊沒有像平日一樣直接低下頭輕輕地拍一下她的額頭。

而是,伸出右手,將向知草捂在臉上的手拉了下來。

閉著眼睛的向知草雖然感覺自己的雙手被拉開,但是也沒勇氣睜開眼睛,於是,

就緊緊抿著唇,但嘴角上揚,乍一看像是在刻意壓制嘴邊的笑容。

姜磊忍不住揚起嘴角,又輕輕地拉起她的手。

偷偷睜開一下,她便發現那雙深邃的眸子一直盯著她看,直接就讓她很是不好意思地低垂腦袋。

嗯,他這麼看著自己幹嘛?她臉上又沒有髒東西。

約莫一分鐘左右,男人還是沒有講話,仍舊一直盯著她看。

偷偷一抬眼的時候,她恰好對上男人的眼神,不由心跳快速加快,快到就要跳到嗓子眼。

咳咳,這個場景,不用抬起腦袋,她就可以想象是一個怎樣讓她不好意思的場面。

然而,過了約莫一分鐘,向知草腦海中想象的那個場景遲遲沒有出現,

於是,實在忍得沒辦法了,向知草眯著眼縫,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打開眼睛,

讓她失望的是,她發現她坐在男人的旁邊,而且她還能聽得到男人強健有力的心跳,可是,最重要的是,男人卻是閉著眼睛的。

額……虧她剛才還很有顏色地想象著男人可能對她做出的事情。

就在向知草低垂下眸子,以為男人沒看見,便嘟著唇有些不滿的時候,接著措手不及的事情馬上就發生了。

向知草睜大了眼睛,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只是見到面前的男人放大的俊臉,細緻的皮膚,濃長密黑的睫毛,

倏忽,向知草的心一下子就柔軟了下來,

男人依舊是很珍惜的輕輕在她額頭拍了一下,然後牽起她的手,靜靜地看著她。

向知草還沒從剛才那個動作中回過神來,只覺得很恍惚,雖然只是輕輕的拍了一下額頭。

可是卻還是讓她心裡一悸,腦袋嗡嗡地開始思考不過來,只能獃獃地擰著十指,傻傻地看著自己手上的動作。

看著懷中的小妻子紅撲撲的小臉蛋,一臉暈紅的嬌羞模樣,男人滿意地笑了笑。

「額,我……我坐那邊。」

向知草也不知道自己抽什麼風,胡亂說了這麼一句。

下一秒,便挪動身子,掙扎著要從姜磊身邊往另外一側的沙發挪去,離男人足足有一米之遠。

太過害羞,所以向知草忍不住無意室幌盜形蘩逋返畝作,

只是似乎男人有些不滿,自己的小妻子離自己遠遠地,

不過,轉念想到,這只是小妻子太過害羞所以才反射性做出的反應,男人臉上的表情也就鬆了松。

臉上的熱度陡然身高,向知草微咽了口水,然後抬起眼眸,恰好對上男人凝視的眼神。

深邃的眼眸,向知草忍不住看呆了,只覺得男人的眼神像一個泛著漩渦的深海一般,

一圈一圈地將她捲入,越卷越深,越卷越沉。

「好看嗎?」

突然發出的清冷聲音讓向知草全身一震,霎時從男人的眼眸中拉回了神智,

眼神慌張地左右亂看,視線從男人的眼眸中移向別處。

剛才男人說什麼來著?

好看嗎?什麼好看?他好看?

額……一想到這個,向知草喉嚨動了動,這個叫她怎麼回答嗎?

第一次發現,原來她老公也還是挺自戀的。

「呃?」

男人的聲音再次上揚提醒。

向知草仍舊不敢直視男人,只是快速舔了一下唇后,低低地開口,聲音只有蚊子那麼大聲,

「好看。」

這個回答,頭上的男人輕輕笑了笑,笑出了聲。

聽到笑聲,向知草驚詫了半分,男人很少這麼爽朗地笑出聲音來,

額,不單單好看,笑起來聲音還那麼……那麼好聽。

這個想法,讓向知草也忍不住輕咬著唇瓣,偷偷笑了笑。

接下來,她的腦海里迸出一個念頭,

在這麼個溫馨愉悅的場景下,她問一兩個問題應該男人也不會生氣吧。

烏溜的眼珠轉了轉,向知草思索著,該怎麼開口顯得不那麼突兀。

然而,這個問題顯然她多慮了。

男人的眼神至始至終都放在她臉上,所以自然也沒錯過向知草狡黠的神色。

「有話說?」

淡淡的口吻,但是聽得出,男人話語里的那股悅意和平靜。

話音剛落,向知草也感覺到了男人明顯的溫和,

但還是遲疑了一下,抬起眼皮看著男人那張俊臉,略微大著膽子開口問道,

「那個,你和Angel以前就認識?」

向知草小心翼翼的詢問下,男人的神色微微一變,

深邃的眸子在向知草臉上巡視了一圈,似乎在捕捉些什麼,

過了約莫三秒鐘,男人看著底下那雙澄澈的眸子,平靜地說道,

「認識。」

雖然猜測到應采心和姜磊認識是一回事,

但是親耳聽到這個回答,向知草還是忍不住心底一顫,連她自己都沒預料過自己是這種反應。

盡量保持著臉上的平靜,向知草抬起眼瞼,

壓下心底的翻滾,扯開嘴角說道,

「怎麼認識的?認識很久了嗎?」

盯著眼前的小妻子,男人看到自己的小妻子這般平靜,

忍不住輕挑了一下眉頭,但是還是破天荒地回答了小妻子的第二個問題。

「醫院認識,四年多。」

聽著簡短的回答,向知草抿著唇瓣,努力地讓自己上揚嘴角,

四年多,姜磊和應采心之間原來有了那麼長久的感情,

自己認識姜磊才幾個月,他們之間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厚?為什麼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她們不大大方方地承認雙方認識的,大大方方地打招呼。

是在顧慮什麼嗎?一個是自己的丈夫,一個是自己的好朋友,可是兩個人之間卻有著那麼深的淵源,

她最不喜歡被欺騙。

可是這個算是欺騙嗎?他們是早於自己之前就認識的,

要說欺騙,恐怕也談不上吧?

可是,他們真的是在她面前假裝互相都不認識對方埃

聯想到前兩個晚上玩真心話大冒險的時候,

應采心的回答的問題,也是喜歡了一個男人喜歡了四年多,那時她還在詫異,

應采心是有多麼喜歡那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