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85章 余情未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5章 余情未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半個鐘后,車子在LK公司廣場停了下來。

在喬麥的叫喚聲中,過了好一會,向知草才慢慢睜開眼睛。

眼皮很重,向知草忍不住伸出手背,揉搓了一下,眯起眼睛,往車外一看,

果然已經到了公司樓下。

喬麥已經細心地幫她打開了後車門,向知草有些踉蹌地下了車。

「少奶奶,沒事吧?」

見向知草精神不振的樣子,喬麥有些擔憂地詢問道。

「沒事,只是剛睡醒,還沒完全清醒過來。」

聽到喬麥擔憂的語氣,向知草轉過頭,抿嘴一笑,搖了搖頭。

大概是昨晚眼淚流的太凶,所以才會眼睛乾澀。

加上睡眠不夠,在車上重新睡了半個鐘之後,反而加重了睡意。

話音一落,向知草便站直身子,轉身向喬麥擺手告別。

接著,頭也不回地向LK一樓大廳走去。

見向知草走路不再踉蹌,他便相信向知草說的都是真的,

不過,喬麥還是忍不住笑了笑。

他家少爺對少奶奶也太盡心了,昨晚兩人大概折騰得很晚吧?

不過,好像他這個小助手聯想得也太多了些。

想到這,喬麥忍不住嘲笑了一下自己,自己連個女朋友都沒有,看來啊,

他得加把勁了。

想著,喬麥便轉身上車。

此時,向知草走進一口大廳,

這還是她第一次發現,大廳裡面除了保安和前台,幾乎都沒有幾個同事。

這早了半個鐘,還真是不一樣。

不僅大廳少人,連乘坐電梯也可以呼吸新鮮空氣,

踏進電梯,向知草按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樓層,看著紅色數字按鍵一層往一層往上跳,

向知草微微失神。

但是腦袋一片渾濁,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

直到電梯叮咚一聲,提示所在陸了,向知草這才回過神來。

晃了晃腦袋,向知草快速跨出電梯,走到玻璃門前,

將胸前的職員卡往感應器上一按,提示了可進入的語音之後,

便伸手推門,進入辦公室。

看來她真的來了很早,辦公室里一個人影都沒有,

向知草按了一下牆上的按鈕,整個辦公室里的燈一瞬間便亮了起來,

白熾的節能光線,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睡不夠的原因,還是眼睛還沒來得及承受一下子從微暗到光明的跳躍,向知草微微有些不適應。

下意識地伸出手背蓋著眼睛上方,向知草往裡面一走,將包包放在桌子上,

拉開辦公轉椅。

環視了一圈空空蕩蕩的辦公室,儘管知道等一下就可以見到林小夏,

向知草心裡仍舊有些落寞,一種孤擋間席捲全身。

下一秒,向知草坐在辦公轉椅上,看著乾淨的辦公桌面,忍不住趴在桌子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知道耳邊傳來林小夏的聲音,向知草才睜開眼睛。

「小草,什麼時候到公司的?難得喲,第一天比我早到辦公室。」

拍了一下向知草的肩膀,林小夏難得的發現,向知草也有這麼早就到辦公室的一天。

看著林小夏陽光燦爛的笑臉,向知草心裡暖暖的,一暖就有流淚的衝動,

於是,向知草趕緊移開眼神,生怕一個不留神,眼淚就從眼眶裡滾落下來。

「怎麼了?」

見向知草有些奇怪,今天一反常態早早到辦公室不說,見到自己也不講話,

林小夏皺了一下眉頭,思索了一下,

想不出為什麼,昨天向知草還和她好好的,難道……難道是因為盧少輝的事?

想到這,林小夏低下頭,以只有她們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輕聲問道,

「小草,還因為昨天盧少輝的事情不開心嗎?」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微微一愣。

昨天的事她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要是林小夏不提,她都忘了自己和林小夏接下來要接手盧氏集團的合作計劃。

快速地用兩秒鐘整理了一下情緒,向知草揚起嘴角,抬起頭,

看著面前的林小夏,

「不是,我沒事,只是昨晚睡得不夠,所以早上才有些晃神。」

「睡不夠啊?」

聽到睡不夠的字眼,林小夏一下子敏感了起來,眼神眯眯著盯著向知草白皙的小臉,

嘴裡刻意咀嚼著這兩個字,語氣狐疑地往上揚。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只是抿著唇,用力地扯了扯唇角,不再否認。

心面的話,她不知道該怎麼開頭,該怎麼說出口。

「林小夏,把這份文件送到盧氏總裁辦公室。」

一個聲音從辦公室門口傳了進來,向知草一抬頭,便看見Angel手裡拎著一個文件夾,

眼神直直地看著站在她旁邊的林小夏。

Angel還沒踏進辦公室,林小夏便三步化作兩步跨了出去,雙手接過Angel手上的文件。

「嗯,我這就去。」

向知草一看到應采心,便趕忙低下頭,專註地看著電腦屏幕,

手中的滑鼠還不停地滑動。

乍一看,好像很是認真工作的樣子。

然而,就在向知草低頭的那一瞬,應采心恰巧看了一眼向知草,

雖然覺得向知草猛然低下頭有些奇怪,不過,也沒多想,便轉身離開。

「小草,那我走了。」

林小夏回過頭,對著向知草笑笑。

聽到聲音,向知草抬頭,淡淡地笑了一下,和林小夏擺了擺手。

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低著頭,向知草打開電腦,下意識地點開工作軟體。

這時,她的心情很複雜,

知道了應采心對姜磊的心意,她是有些失落有些不開心,但並沒有持續很久。

可能自己潛意識裡面覺得,大概應采心和姜磊之間已經過去了吧。

然而,昨晚當姜磊不願意回答自己,關於他和應采心之間的事情的時候,她是不僅生氣還很失落。

這種感覺完全不一樣。

也許,她是害怕,害怕應采心喜歡姜磊的同時,

姜磊也對應采心餘情未了。

所以,剛才她竟然不知道怎麼面對應采心,

不知道到連頭也沒抬,連招呼也沒敢打。

她是怕什麼?

是羨慕應采心嗎?羨慕到有些心痛,有些不想見到應采心嗎?

想到這,向知草明顯有些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