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87章 你就那麼怕我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7章 你就那麼怕我嗎?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踏進盧氏集團的門口,向知草站在前台小姐面前,

說明了一下來意。

原本還忐忑著,是否和林小夏一樣會遭到拒絕。

卻不想,原本態度冷清的前台小姐一聽到她的名字,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熱情地招呼她往裡邊走,還仔細地告訴她應該坐哪個電梯在哪個樓層下。

面對前台小姐的轉變,向知草心裡驚詫之餘,表面還是保持著平靜。

微笑著點頭感謝前台小姐,向知草便跨步往裡邊的電梯走去。

和LK相比,這邊的電梯倒是挺多。

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向知草找到了最裡面的總裁專用電梯。

只有她一個人,緊張忐忑地咬了一下唇瓣,

向知草低著頭大步跨進電梯,按了前台小姐所說的樓層。

這裡倒不像LK一樣,哪裡都需要職員感應卡,

所以電梯顯示樓層一到,向知草快步跨出,直接就到了頂樓,

左右張望,看著門上掛著的木質邊框的牌子,

找了約莫一分鐘,終於找到總裁辦公室。

只是玻璃門是緊閉著的,雖然是玻璃門,但是隔了一層白色的砂質,

完全看不清裡面的情況。

將口水吞咽了一下,向知草微微緊張地抿了抿唇瓣,

深深吸了一口氣,又重重地呼了一口氣。

看了一眼懷中的文件,揚起頭,抬起手……

然而,還沒敲下去,門就已經開了,向知草驚訝得手停頓在半空,

好一會沒有緩過神來。

一個中年模樣的男人手裡拿著一份文件,面色難看地從辦公室裡面走了出來,看見門口有人,只是抬頭看一眼,然後便直接越過向知草離開。

被中年男人沒頭沒腦瞟那麼一眼,向知草不由挑了挑眉,

怎麼聞到了濃濃的不安味道。

抱著文件的胳膊緊了緊,向知草微微側過頭,悄悄往裡面探了一眼。

左右掃視一圈,沒有見到人影,最後視線放在中間的辦公轉椅上,轉椅是背對門口的,

隔著一定距離,向知草還是看出背對門口的是一個男人。

不確定裡面的人是不是盧少輝,

向知草壓下心中的緊迫感,深呼吸一口氣,然後伸出手,用手背敲了敲玻璃門。

「您好,我是LK那邊送文件過來的。」

雖然和盧少輝是認識的,但是向知草還是公事公辦的語氣,

不想惹上閑話的同時,也覺得公事公辦最適合他們之間的關係。

聽到聲音后,轉椅上坐著的男人頓了一下,沒有立刻轉過身來。

隔了約莫一分鐘,就在向知草輕蹙眉頭的時候,男人才應了一聲,「進來。」

站在門口的向知草暗暗鬆了一口氣,同時捏緊了手中的文件,

盡量保持平靜,慢慢走進辦公室。

站在辦公桌前面,向知草還沒開口,

男人就已經轉過椅子。

雖然預料到應該是盧少輝,但是對上盧少輝灼灼的眼神時,

向知草還是忍不住垂下眼眸,躲閃盧少輝火焰般灼熱燃燒的目光。

「小草。」

盧少輝輕輕喚了一聲,讓向知草不由有些晃神。

溫潤爾雅的聲音,讓她大學時光的純粹感覺的戀愛,想到這,連向知草都沒有覺察到自己的眉眼跟著內心也變得柔和了一些。

然而,接著,向知草又聯想到初遇姜磊那天的場景,也就是眼前這個男人和她分手的那天,

臉色頓時跟著變得沉重起來。

已經過去了,不管以前盧少輝對自己百般呵護的時候,還是後來狠狠地踩踏自己的心,

都已經過去了。

「盧總,文件放在這,要是沒其他事情,我要先回公司了。」

正了正神色,向知草平靜地對座位上的盧少輝淡淡開口。

依舊是低垂著眼眸,沒有看清盧少輝臉上的神情,

只是盧少輝沒有答話,所有整個辦公室裡面安安靜靜的,彷彿她剛才說的話,完全是自言自語一般。

儘管疑惑盧少輝的反應,但是向知草還是沒有抬起眼眸,只是盯著自己腳上白色的高跟鞋看。

「小草,你就那麼怕我嗎?」

過了半晌,男人幽幽地開口,言語間帶著一絲落寞和孤單。

沒有想過盧少輝的情緒轉化變化這麼快,聽見盧少輝的話后,向知草睜大眼睛,

微微一愣,全身動都沒動。

下意識的,她現在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離開眼前這個男人。

撇開他們各自都已經結婚不說,在辦公場所談論私人感情問題,似乎就更是不好,

雖然盧少輝只是問自己是不是怕他,

但是向知草有些不好的預感,

以這個氣氛開頭,多數等一下便會談論到以前。

她是來送文件的,純粹是公事。

她不想,也不能和眼前的男人回憶以前,

因為她清楚知道,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再怎麼樣都沒有用。

況且,回憶過去,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現在,她只想安安靜靜地過日子,儘管她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還安不安靜。

於是,不等男人再次開口,

向知草搶先一步說道,

「不好意思,盧總,我現在還在工作,必須趕回公司,有什麼是我們下次再聯繫。」

聽見向知草決絕的語氣,就這麼打斷自己將要說出的話,

不由蹙緊了眉頭,

「可以,不過現在麻煩你幫忙做一件事。也是和這個項目有關的。」

盧少輝乾脆的態度,倒是讓向知草有些意外,

難道,是自己想多了嗎?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嗯」了一聲。

「把這些項目細則抄一遍。」

看著向知草,盧少輝眼神溫和,沒有了剛才那種灼灼,

彷彿就只是例行公事一般。

雖然覺得這個要求有些簡單到怪異,但是看盧少輝坦蕩的樣子,

向知草覺得,好像拒絕的話,反而顯得自己有些介意有些心虛。

於是,依著盧少輝的示意,向知草在辦公桌前坐下,接過盧少輝遞過來的白紙和筆,

垂下腦袋便認真地抄了起來,頭也不抬。

而這個過程中,坐在對面的盧少輝雖然也認真地盯著電腦屏幕,但卻時不時地用眼角餘光拋向對面奮筆疾書的女人。

以最快的速度寫字,所以抄出來的細則都是龍飛鳳舞的,

向知草只想快點完成任務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