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91章 很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1章 很貴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身心的舒適,讓向知草感覺一陣陣倦意襲來。

向知草垂釣著的腦袋大概掙扎了兩三次,最後直接歪到陸陽天那一邊,安穩地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銀色小車在樹叢圍繞的柏油公路上疾馳,穿過鬱鬱蔥蔥的樹木,經過一望無際的大海。

而小車裡音樂緩緩,很是愜意抒情,一如車裡男人的心情。

「額~」

許是空調里的冷氣有些低,熟睡中的向知草皺了一下眉頭,

呢喃了一聲,腦袋就往後車座椅背上蹭了蹭。

聽到聲響,抓著方向盤的陸陽天側眼瞥了一下,

便見到向知草睡得東倒西歪,原先抓著安全帶的雙手微微鬆了松,但是下一秒卻抱著雙臂,

輕輕地摩挲了一下手肘關節處。

挑了一下眉,陸陽天慢慢地減速,將車停靠在路邊。

然後伸手往後排的車位上探去,抓起自己上車時就丟在後座的黑色西服。

然後轉過身子,輕輕地蓋在副駕駛座上的向知草身上,

還細心地拈了拈向知草肩膀兩端的衣角,往裡掖了掖。

下一秒,陸陽天噙著微笑的俊臉上的笑意突然淺了淺。

這麼近距離地看向知草,陸陽天不禁有些失神。

睡夢中的向知草平靜柔美的小臉上,

長長的黑色假毛輕輕地抖動就如同停靠在蘆葦邊上輕輕扇羽翼,

白皙細緻的皮膚沒有一點瑕疵,眉眼間有女人的那種柔和明媚,

櫻桃紅的小嘴唇色鮮艷,嬌艷欲滴。

從搖下一點點的車窗縫隙中透過來的陽光剛好照在向知草的小臉上,

白皙的小臉彷彿沾了陽光的光亮一般,更顯粉嫩透徹。

臉上白色的小絨毛在陽光下輕輕飄動,形成一層柔美的光暈。

雖然眼前明明就是一個很勾人的絕美容顏,但是卻讓人不忍心或者說不敢去觸碰,生怕會有所褻瀆。

清純脫俗到不可方物,大概也不過就是如此。

看著眼前熟睡中的容顏,陸陽天原先下意識伸出的大手就停頓在半空,

頓了頓神色,喉結上下翻滾了一下。

最後,他猛然坐回自己的駕駛座上,逼著自己的眼睛從向知草臉上移開。

二十多年來,這是他唯一一次感覺到臉上那火熾火熾的紅熱以及那微微有些失了節奏的心跳。

一下一下,噗通噗通地心跳,在靜謐無比的車間里逐漸明晰起來。

過了約莫三分鐘,目視方向盤前方的陸陽天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然後才腳踩油門,轉動方向盤,緩緩地開動車子。

也許是因為昨晚向知草沒有睡夠,又或者是經歷了剛剛在盧氏集團的謾罵,轉移了注意力的向知草身心放鬆,也可能是音樂抒情有催眠的功效,

不管是什麼原因,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一路上向知草這一覺睡得特別歡快痛暢。

所以,直到陸陽天停下車子,足足等了她五分鐘,她都沒有醒過來。

終於,車窗外面經過的兩個聲音粗獷的男人交談聲中,向知草才猛然醒了過來,

霍地在駕駛位上挪動身子。

下意識地舉起右手,用右手手背抹了一下嘴巴,

額,濕濕的,這種觸感讓半醒半睡間的向知草有些不舒服,

於是她忍不住將手背往自己身上的衣服蹭了蹭。

最後,好像還覺得不是擦得很乾凈,

接著左手抓起面前的衣服加大了力道往右手手背上摩擦。

過了三秒鐘,她這才滿意地揚起嘴角,睜大眼睛在座位周邊巡視。

恩,好奇怪,她怎麼好像在車裡?

喬麥呢?看了一眼車窗外面,晃神的向知草搖了搖頭,

心裡再次嘀咕肯定到,是個陌生的地方。

看著右邊的向知草一系列旁若無人的動作,

坐在駕駛座上的陸陽天饒有興趣地環著胳膊,含著笑意盯著眼前梨渦淺淺,自我滿足同時又夾帶著疑惑的向知草。

抓起面前的西裝外套,向知草皺了皺眉頭,

不像是姜磊的西裝。

「醒了?」

悅耳迷人的男士嗓音在耳邊響起,向知草驟然抬頭,

迷茫著的雙眼配合張大的嘴巴,整一個驚愕無比的表情,

然後嘩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西裝,又嘩地抬頭看了一眼陸陽天,又猛然低頭看一眼西裝,聯繫起來,頓時驚訝地說不出話,

「這個……是……是你的?」

雙手捧起面前的黑色西裝外套,向知草說話都開始結結巴巴。

聽到問話的陸陽天,笑笑著挑了挑眉,點了一下頭。

接著,向知草震驚的表情,和被人捉、奸、在床有得一拼,儘管……

她只是和一件西裝外套有奸、情,但這也足夠讓向知草窘迫到家了。

要知道,她剛才都做了什麼!

總裁好心拿自己的外套給自己當被子蓋,而自己剛剛都做了什麼?!

自己剛剛把它當抹布!是當抹布用!

想到這,向知草恨不得她現在坐著的座位直接有個按鈕,可以一摁就讓自己立刻消失,

就像多啦A夢的任意門一樣,想去哪就去哪。

而現在,她是隨便哪都行,只要能躲開。

不對不對,鏡頭再倒回去,當抹布就說明她剛才幹了啥?

流口水了!她在一個外人面前流口水了!

向知草完全可以想象自己閉著眼睛,長長的口水也就是唾液,一串一串像一條白色小溪一樣順著唇瓣邊沿縱流而下。

越聯想,向知草越糗,滴溜滴溜的眼珠不斷轉動,

臉上紅得跟整個紅通通的辣椒一樣。

真是又辣又紅又嗆啊!

向知草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確定自己的呼吸還在。

「怎麼辦?」

陸陽天突然拋出這麼一句,讓腦袋一片僵滯的向知草更加無措。

雖然是淡淡的語氣,可是向知草覺得,這個平淡的後面肯定蘊含著狂風暴雨。

什麼怎麼辦?

向知草猛地回頭,用疑惑的小眼神詢問著陸陽天,

什麼怎麼辦啊?總裁大人。

相對比向知草一臉緊張,陸陽天倒顯得很是愜意,

「弄髒了我的西裝外套怎麼辦啊?」

然後很是無辜地轉過頭去,手背托著下巴佯裝思考狀,

「這件還是一個義大利品牌,有設計師特意給我訂做的。是我最喜歡的一件,很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