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97章 站了多久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7章 站了多久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可笑著笑著,向知草的表情就僵硬了下來。

低下頭,手指在速食麵蓋子上摩挲了一下,她嘆了口氣。

那才是多久前的事情啊,只是現在也只是想想而已。

這麼想著,向知草轉身,開始煮速食麵。

煮水,開了之後下面,下雞蛋,下火腿,最後點綴上一點小蔥。

最後,向知草用防燙布雙手捧著,然後慢慢地上樓端到室那專屬她的小木桌上。

熱氣騰騰的麵條,色香味俱全?哎,反正差不多啦。

向知草揚起嘴角,右手拈起木筷正準備吃,就聽到一樓傳來大門關上的聲音。

雖然聲音不大,但也足夠讓二樓室里的人兒聽到了。

向知草一下驚慌失措起來,把速食麵藏起來也不是,立刻把滾燙的速食麵一口氣吃掉也

不可能。

耳朵也瞬時變得越發靈敏,向知草豎耳,聽著腳步聲關了門之後,上了台階,

腳步聲雖然不是很重,但是發出的聲響還是聽得出男人似乎有些疲憊,因為聽起來的腳步聲一輕一重。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向知草心底一陣發麻。

拿著筷子的手還一直舉著,聽到室門被推開的一霎那,向知草硬逼自己快速把筷子放下。

筷子撞擊大瓷碗,發出低沉的當聲。

而坐在木桌面前的向知草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反應,

眼神瞪得大大地盯著眼前的速食麵,但是腦袋早就飄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然而,男人並沒有推開了門,並沒有立刻進入室。

聽著後面發出的聲響,向知草彷彿可以看見提著文件包的男人輕輕拉扯了一下脖頸間的領帶,接著彎腰脫掉皮鞋,最後換上拖鞋。

最後,向知草硬逼自己轉過頭去,

看見男人果然換了拖鞋,走進了室。

只是,不知道男人剛才有沒有見到她,向知草心想,

要打招呼嗎?要微笑一下嗎?

不過,下一秒,向知草立刻皺起眉頭自我否定。

現在是什麼情況?她和他關係不好好嗎?!還打招呼,還微笑。

就在向知草撅著嘴,對自己鄙夷的時候。

男人走了上前,就站在向知草椅背後面,看著向知草臉上繽彩紛呈的變化。

感覺自己面前有了燈光的投影,向知草心裡猛然一驚,

條件反射地回頭,果然,和她所猜測的一樣,姜磊就站在她身後。

哎哎哎,站了多久了?那她剛才的表情都被見到了!

突然間很懊惱,懊惱到向知草都忘了她和他的關係還處於「不好」的狀態。

「誒,你你……你回來了,要不要吃速食麵,還熱乎著的,很好吃哦,試試要不要?」

忐忑不已的向知草露出笑臉,沒頭沒腦地說著,然而說完的一霎那,表情又轉為呆愣,

她真的是咬了自己舌頭的想法都有。

不是關係不好么?她這時在做啥?

是在討好姜磊嗎?拜託,是他先惹自己的,不是自己對他做了不好的事情,要討好也不是她討好他埃

這麼想著,向知草忍不住低下腦袋,回過頭咬了咬自己的唇瓣。

室里一片安靜,向知草看不到,腦袋上方姜磊的眼睛,一直停留在向知草白皙的小臉上。

經過一陣窘迫,白皙的小臉染上少許紅暈,很是嬌媚。

靜靜地過了約莫一分鐘,向知草沒聽到男人有動作,

但是微抬眼瞄到面前覆蓋在桌面的陰影,

向知草知道,

男人還是站在自己身後的。

越想,向知草越有些氣惱,氣惱自己剛才的無厘頭,

特別是聽到她的討好,但是姜磊卻話都沒說,也沒接受,指不定現在心裡還在嫌棄自己煮的面,真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然而,那股清淡的薄荷味卻越來越近,

向知草吸了一下鼻子,餘光轉過的一瞬間心跳越來越猛,

因為……男人的臉近在尺咫,只是眼神看向她面前的那碗冒著熱氣的速食麵上。

男人沒有說話,可是對此時的向知草來說,

此時的靜默所形成的強大氣壓無形之中讓她微微有些喘不過氣。

提吊著心臟的向知草咽了咽口水,抿了抿唇,心裡嘀咕著,該講些什麼來打破這種可怕的安靜。

還沒想好要說什麼,她就聽到姜磊語調平靜地詢問,

「沒吃晚飯。」

話音一落,向知草一愣,

回頭對上姜磊輪廓鮮明俊朗的側臉,努力穩住自己撲通直跳的小心臟,

盡量語調保持慢條斯理不急不躁,

「沒……沒有。」

咬了一下唇,向知草在心裡暗暗罵自己,

不是要語調平靜,還要不急不躁嗎?這回答,結結巴巴的,不是自己拆自己的台嗎?

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沒吃晚飯?

向知草抬起眼皮,迅速掃了一眼面前,

眼睛像機關槍一樣對著瓷碗上下掃描,這才發現問題出在哪。

更會捏了一把汗,原來自己拿了一個大大的那種平常裝湯的大湯碗裝的面,

而不是一般規格的泡麵碗大小的那種碗。

這才回憶起來,之前煮麵的時候,

有些漫不經心,只是什麼都往湯里放,最後,直接從碗櫃裡面拿出一個大碗,

當時雖然覺得有些重,但是自動忽略了碗的大校

而且,煮麵的時候,她放了幾盒速食麵,

一點印象都沒有。

所以,整個湯碗看起來,湯剛好沒過湯碗的百分之八十。

整個看起來很和諧。

只是,被男人那麼一問,

向知草打量過後,才發現自己面前的是一個西瓜大小的湯碗,

額……有點像豬吃食。

呀呀呀,不會吧,

姜磊不會這麼小氣吧?不過就吃了幾碗速食麵,雖然,到目前為止,

她說過要付自己的生活費,這一點都還沒有兌現。

是這幾個月過得太安逸了嗎?

生活費這茬她早就丟到腦後去了。

就在向知草胡思亂想的間隙,男人悄悄地起身走開了。

頭上沒有了壓迫感,向知草用餘光掃了一下左手邊,果然,姜磊已經走開了。

向知草直接抬手摸了一把臉,同時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看著眼前還冒著熱氣的麵湯,向知草咽了咽口水,

飢餓感又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