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03章 找借口趕快走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3章 找借口趕快走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剛聽到陸陽天的聲音的第一秒,向知草心裡就有種怪異的感覺。

接著,看到陸陽天還站起身來,漆黑的眸子直直地盯著自己,

還走到自己的面前,向知草忍不住下意柿肆講健

什麼情況這是?

這種氛圍似乎……似乎微微盪著一點……

可是這是在辦公場所,自己這種想法未免太有些……想多了?

於是,向知草穩住步伐,定定地站著,

背在身後的雙手不由自主地交纏在一起,心裡有些緊張。

唇邊揚起一抹勾人的微笑,陸陽天站在向知草面前,

明亮如星辰的漆黑眸子帶著光亮,帶著一絲悸動,直直地望著面前的人兒。

以他的經驗來說,這一招十個女人中就有九個女人會被迷住,

馳騁情場多年,還從沒有失手過。

只要他陸陽天喜歡的女人,還沒有會拒絕他的追求攻勢的。

一時間,整個辦公室裡面靜悄悄的,

靜得向知草都能聽到耳朵由於太安靜而產生的幻覺般的嗡嗡感。

向知草不由略微局促地側了側身體,

陸陽天比她足足高了一個半腦袋,所以看陸陽天的時候,她都得仰著腦袋。

就像和姜磊講話的時候,她也要仰著腦袋一般。

向知草在心裡納悶,怎麼現在的男人都長那麼高,

而且好有壓迫感。

捕捉到向知草身體的動作,

陸陽天挑了挑眉頭,對向知草的漫不經心略有些驚訝。

能夠這般漠視他眼中的深情的,她還是第一個。

不知怎的,陸陽天心裡反奮了。

他又預想過向知草是什麼反應,如果向知草和其他女人一樣,一下子就應承了自己的感情,

那他似乎覺得,也沒多大意思。

有趣!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對自己絲毫意思都沒有的女人。

儘管他也無意中聽到過關於自己和Angel之間的緋聞,

但是緋聞終究是緋聞,對於Angel,不是他追不到,而是他一點都不感冒。

一點感覺都沒有,所以玩玩的話,他寧願找酒吧裡面的人,

也不會對身邊的人下手,特別是沒有感覺的女人。

而向知草,對他來說,是個例外。

「丫頭,說話的時候,不看著別人的眼睛,這個禮貌嗎?」

抱著胳膊,陸陽天饒有趣味地盯著眼前低著腦袋的向知草。

聽到陸陽天這麼說,向知草愣了一下。

抬起頭,看著陸陽天含笑的表情,硬扯出一抹笑,

「不是,我是在等待總……陽天,你的吩咐。」

向知草心裡很奇怪,總裁特地吩咐秘書小姐把自己叫到辦公室,然後把自己晾在一邊。

現在有空了,可以和自己說話了,

卻不吩咐自己幹活,和自己說說要做什麼,還一直盯著自己看。

那灼灼的熱度,向知草並不是沒有感受到,

而是熱度太過了,讓她都有些不好意思抬頭了。

儘管,她一直在心裡和自己說,想多了,肯定是想多了,可是,她還是忍不住想躲避

陸陽天的眼光。

太……怎麼說,太過於溫柔吧!

想到這,向知草便不由自主地輕輕呼了一口氣。

聽到向知草的回答,陸陽天不由失笑。

揚起嘴角的同時,他還邊點了點頭,看來深情對視這一招,對丫頭真的一點用都沒有。

「我的吩咐,就是……」

瞥了一眼向知草微微睜大的眼睛,很是認真的表情,

陸陽天頓了頓,「和我一起吃午餐。」

不得不說,向知草想過千千萬萬個答案,唯獨沒有想到陸陽天說出的是這個答案。

午餐?她沒聽錯吧?

下意識地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

向知草咽了咽口水,不可置信地重複一遍道,

「您說的,是午餐?」

陸陽天抿唇上揚了一下,晃了晃手,

然後以很是無奈的口吻說道,

「是啊,太多工作了,太忙了,連吃飯都忘了。」

聽到是吃飯,而不是其他的公事,

向知草心中頓時有些無語,恐怕這話說出去也沒人會相信,

堂堂的LK公司大總裁,將一個小實習生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就是為了一起吃一頓飯。

而且,說出去之後,恐怕她會被公司上下所有的女同胞質疑,

單單是廣大女同胞們的唾沫星子,都可以將自己淹死。

想到這個可能性,向知草不由緊張地咽了咽口水,

心中很是無奈,

總裁大人啊,她只是一個小實習生,即使要她馬上走人,

也不帶這麼和自己開玩笑的。

這是實習結束臨行前的最後一頓午餐?

想著,向知草把眼光移到辦公桌旁邊那個乾淨茶几上,

早在進來辦公室不久前,她就瞄到了茶几上有幾個黃色純木紙袋,

只是商標不明顯,一開始她還以為是什麼,

原來,就是總裁大人的午餐埃

「過來。」

又是命令的口吻,向知草不由有些頭疼。

怎麼這一個兩個男人,說話都喜歡用命令的語氣。

姜磊是這樣,總裁也是這樣。

不過,回頭想想,總裁對她一個小實習生用命令的口吻也很正常,

只是,這不正常的是說話的內容。

哪有一個總裁會在工作時間,特地使喚自己的秘書,叫一個小實習生到自己的辦公室,

就是為了陪自己吃飯的!

想到這,向知草心裡有些為難,

畢竟,她領的是LK發的工資,陪著吃頓午餐也不過分,

不過,她的工作是設計,未免太兒戲了些,而且,被公司里其他同事知道,

恐怕她以後沒有安生日子過了吧?

雖然,她向天發誓,她和總裁大人之間清清白白,

可這外面人的話,說得有多難聽就會多難聽。

雖然她也並不是很介意別人在自己身後說些難聽的話,畢竟,從小到大,她也聽得夠多的。

她不理便是了。

可是,這種空穴來風的事情,

她是覺得沒有必要。

特別是,林小夏好像對總裁大人還很關注。

一抬頭,向知草就發現陸陽天不知道什麼時候,

早就坐在茶几前面了,笑嘻嘻地看著自己。

對上陸陽天熱情的眼神,向知草有些為難地笑了笑,向茶几方向走了過去。

然而,到了茶几面前,向知草沒有在旁邊的沙發坐下,而是站在陸陽天面前,

垂下的手十指相纏。

垂著腦袋的向知草腦海里只閃過一個念頭,

走人,她現在要趕快走人,要找借口趕快走人!

可是,什麼借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