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11章 敢做敢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1章 敢做敢當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隔天早上,落地門外秋風翻飛,陽光透了進來,打在半張白色大床上。

向知草蹙了蹙眉頭,費力地睜開有些重量的眼皮。

接著,她突然很窘困,不知道等下該怎麼面對男人。

於是,她決定——

在男人醒來之前,她偷偷地先溜去公司上班。

這樣,等到晚上回來,經歷了一個漫長的白天,再大的火氣都會慢慢消下去。

況且,她也很害怕,

害怕等一下男人揪著她問,怎麼會有藥丸。

那她該怎麼說?

婆婆給的,這麼說好像不大好,要是姜磊生婆婆的氣,害得他們母子之間有矛盾,那她不就後悔死了。

可是啃下這個死貓,她又有些不願意。

到時她老公會不會覺得自己是個水性楊花墮落成性的女人。

想到這個可能性,向知草心裡頓時一陣懊惱。

昨晚一定是瘋了,所有的動作都鬼使神差地完成了,而且「運氣」還出乎意料的好,偏偏就拿中了下了藥丸的那一杯。

想到這,向知草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她立刻起床刷牙洗臉,準備出門。

然而,就在向知草心中一陣竊喜事情順利的時候,

下一秒,向知草臉上的笑意便頓時僵滯了。

「起床了嗎?知草,兒子。」

向知草怎麼也想不到,自她住進來這麼久,才來過雲苑一次的薑母竟然難得地挑了今天做為第二次拜訪。

見裡面沒人響應,薑母還敲了敲室的門。

向知草這才想到,婆婆也是有雲苑鑰匙的,不然怎麼進得了一樓,

還到了室門口。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婆婆也有室的鑰匙!

想到這,向知草頓時心底湧起一股無奈,

臉上立刻皺巴了起來。

婆婆啊婆婆,您知道您這每敲一下都是敲在您兒媳婦的心口上嗎?!

捂著胸口的向知草一臉垂死狀。

然而,更讓她想逃跑的是,身後那個還在床上躺著的男人一隻手放在臉上,

揉搓著好像要起床的樣子。

真是前有狼後有虎!

向知草頓時感覺頭上有幾條黑線掉下,還有幾隻烏鴉飄過。

上一秒還感覺是幸運的一天,這一秒就已經開始不走運了。

咽了下口水,向知草覺得,

相對比姜磊一睜眼的恐怖,還不如直接讓婆婆進來,起碼兩個人比一個人面對更好。

想著,向知草立刻前,應了一聲,

「誒誒,來了。」

然後,扭轉室門的不鏽鋼鎖,臉上立刻掛上歡快的笑容,

一看,果然是薑母,身邊吳媽還端著不知道什麼。

「是媽啊!已經起床了。」

而薑母一見到向知草滿臉通紅,連帶說話也有些不自然的模樣,

心裡猜測著,大概向知草真的有乖乖聽自己的話吧。

仔細盯著向知草看了好一會,薑母才笑嘻嘻地往裡面探了探腦袋,

「啊磊起床了?」

而一直背對室裡面的向知草不知道怎麼回答,

她也不知道,所以她回頭看了一下,

見到男人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都已經換上白色襯衣,還穿了褲子。

真是神速!

向知草忍不住在心裡點了無數個贊。

「嗯嗯,起床了。」

向知草回過頭來,對著滿臉好奇的薑母點了點頭,然後側開身子,讓薑母往裡走。

一見讓開了,薑母便大步往裡走,

而向知草皺著眉頭窘迫地跟著後面,最後面跟著的是端著食物臉上一直有著笑意的吳媽。

薑母招呼著吳媽將食物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然後舀出兩碗白粥,旁邊還配有兩個精緻小菜。

向知草以為早餐就是這些的時候,吳媽又盛了兩碗雞湯出來。

「少奶奶,少爺,吃早餐。」

吳媽盛好之後,站起身退到一旁,

向知草感謝地笑笑,然後有些局促地走到沙發,坐下,端碗。

薑母招呼著吳媽將食物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然後舀出兩碗白粥,旁邊還配有兩個精緻小菜。

向知草以為早餐就是這些的時候,吳媽又盛了兩碗雞湯出來。

「少奶奶,少爺,吃早餐。」

吳媽盛好之後,站起身退到一旁,

向知草感謝地笑笑,然後有些局促地走到沙發,坐下,端碗。

向知草漫不經心地端起碗喝粥,眼神卻幾次不經意地瞥了幾眼室內的情況。

姜磊進了浴室洗漱,

而薑母則是面帶笑容很是滿意地巡視了一圈,

然後眼神在床沿邊某個角落停留了一下,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臉上的笑容比三月的花兒還燦爛。

咳咳,不得不說,向知草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了。

是什麼,竟能讓婆婆這般開心。

快速地將碗里的粥一口氣吃完,連小菜都沒有夾。

向知草想趁著男人進浴室還沒出來的這一縫隙,趕快吃完趕快走人。

然而,就在她放下碗筷的,就要站起身的時候,

薑母的聲音又從耳邊飄過來,還略微帶了一絲驚訝,

「知草啊,你可要多吃一點。把那晚雞湯喝了,補的。」

她很想拒絕,但是一抬頭對上薑母那滿是笑意的臉時,

向知草就把話生生地咽了下去,

看著面前的雞湯,快速伸出手,雙手端了起來,

她只想快點離開,沒辦法拒絕,就盡量快速快決!

想到這個,向知草看著面前飄蕩著香味的雞湯,大口地喝了起來。

然而,薑母接下來的一句話,卻差點讓她嗆到。

「昨晚肯定很累吧,做完房事之後,女人得好好補一補1

滿意地看著向知草狼吞虎咽的薑母幽幽地說了這麼一句。

咳咳咳,向知草在心裡無語了。

婆婆說話還真直接,這大清早的,的確是來給她送福利埃

只是,昨晚那些藥丸,她怎麼解釋?

姜磊應該不懂的吧?

邊悻悻地想著,向知草終於喝完了雞湯,還順帶將幾塊雞肉吃掉了。

這回婆婆該滿意了吧!

向知草站起身,微笑著對薑母解釋道,

「媽,我吃完了,我要去上班了。」

話音剛落,向知草就立刻飛快地走到自己的小木桌旁邊,

重新拎起自己的包包,

轉身的一瞬,下意識地往薑母剛才視線停留好一會的地方望去,

嘛呀,有明顯標示的包裝盒子就那麼平平地大大咧咧地躺在地毯上。

向知草心裡咯一跳,低著頭想都沒想就往室門口衝去。

然而,她是想衝過去呀,

可是,還沒到門口,她就大力地撞上一個厚實堅硬的東西。

「嘖」了一聲,向知草揉搓著額頭,一抬頭,才發現自己撞上的是姜磊的胸膛。

怎麼辦?跑好了!

向知草想都沒想,就直接想繞過去。

然而,才剛踏出步子,她的手腕就被面前的男人抓住了。

「媽,我去上班了。」

姜磊淡淡地開口,聲音里沒有任何情緒。

不要呀,向知草在心裡呼喊。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她剛才做的努力全部白費了,

這意味著她快撞上槍口了。

看著小兩口這麼「恩愛」的樣子,一旁的薑母早已笑不攏嘴。

聽見姜磊這麼一說,薑母連忙關心道,

「先把雞湯喝了,給你們補身體的……」

話音還沒落全,向知草就已經被姜磊拉著走出了門口,

身後只剩下薑母的呼喚。

被姜磊這麼拉著下樓,向知草有些不知所措。

額……

等一下怎麼解釋,要是他問起來的話。

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向知草「砰」地一下,臉色瞬間漲成西紅柿的顏色。

好在一到樓下,喬麥就已經在門前的停車位上等候。

見他們一過來,連忙打開了後車座的門。

走到黑色卡宴面前的時候,姜磊才鬆開她的手。

坐進後車座,向知草心想,還好有喬麥在,姜磊應該不會當著喬麥的面來詢問昨晚的事情吧。

畢竟,這種房裡的私事,總不會當著外人的面前講的。

這麼想著,向知草暗暗鬆了一口氣。

車子一轉彎,出了雲海畔,

就在向知草以為車廂裡面就這麼保持安靜下去,

男人不會開口再問些什麼的時候,

清冷的聲音飄了過來,

「昨晚我媽也有份?」

聽到這句話,向知草一愣,

昨晚?有份?

這講的是什麼話啊,她怎麼一點都聽不懂。

於是,向知草猛地側過臉,看著男人那張輪廓分明的倨傲俊臉,

微張著嘴巴,獃獃地看著男人。

前面的喬麥一聽到自家少爺難得的先開口詢問,

雖然看似很認真地轉著方向盤,而實際上耳朵老早就豎了起來。

昨天,少奶奶和少爺沒事了?

沒聽到向知草的回答,

男人轉頭,對上那雙澄澈的大眼。

睜大眼睛的向知草臉上明顯的疑惑表情。

這麼互望著過了一分鐘,男人耐著性子再次開口,

「昨晚那杯酒。」

男人這麼一提醒,向知草恍然大悟。

問得那麼委婉,她還以為男人忘了那茬,沒想到怎麼都是逃不過的。

向知草有點窘迫地移開眼睛,

咽了下口水之後,低聲地回答,

「嗯。」

這一個字的「嗯」裡面包含的信息量很大,

嗯,是的,那杯酒下了葯。

嗯,是的,那個葯除了她,媽也有份參與。

嗯,是的,她是有意的。

想到這裡,向知草忍不住想要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什麼人都不見。

一直豎著耳朵的喬麥眨了眨眼,酒?

少爺這說的是什麼?

聽到自己的小妻子倒是乾脆,

不否認也不辯解,就應了一聲「嗯」,倒還算是敢做敢當。

接著,男人嘴角上揚,淡淡地開口,「還滿意嗎?」

滿意?向知草忍不住再次瞪大雙眼,

什麼滿意?喝酒滿意?

好像不合邏輯。

那就不是說喝酒滿意,那還能說什麼?

難道……難道是說昨晚的……!

想到這個,向知草頓時連呼吸都停了停,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才訕訕地帶著笑意說道,

「滿意。」

「不需要喝酒,不滿意可以直接和我說,我會讓你滿意。」

男人閉上眼睛,難得地輕聲說道,語氣中帶著幾分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