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14章 不然怎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4章 不然怎樣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的語氣完完全全就像一個媽媽教訓不乖乖吃飯的孩子,

陸陽天不由莞爾。

見向知草皺著眉頭的模樣,他趕緊舉起筷子和碗,

快速地往嘴裡扒,邊扒的同時還邊側目對向知草笑笑。

陸陽天這麼個大男人,今天的舉止卻那麼孩子氣,

向知草心裡苦笑不得,

心想,要是她告訴林小夏陸陽天今天的表現,

恐怕林小夏會覺得,自己說的完全是另外一個人。

想著,向知草垂下眼睫毛,又開始快速扒飯。

這回,兩個人的速度倒是一致了,不知道是陸陽天無意識地模仿還是怎樣,

兩個人的吃相也很是相像。

大概十五分鐘,兩個人就解決了面前的午餐。

都說拿別人的手短吃別人的嘴軟,所以一吃完飯,向知草很自然地開始動手收拾,

先將面前的紙袋剩菜倒到袋子,然後扔掉之後,又開始抽桌面上的紙巾,

很是認真地將一點一點的油漬擦掉。

而陸陽天吃完飯,就直接整個人攤靠在沙發上。

見向知草一吃飽就開始忙活桌上的殘羹,

白皙小臉上的那個認真模樣,陸陽天伸出垂在身側的右手抬到半空,

在向知草的頭頂上停留了一秒,可終究沒有落下去,

最後不動聲色地插回口袋裡。

淡淡地問道,

「吃飽了?」

向知草抬頭瞥了一眼旁邊滿臉笑意的陸陽天,

心裡想著,以為她是豬嗎?!

當然……當然沒吃飽。

雖然吃得很快,但是她每次夾菜都只夾一點點,

想著,等一下還要下去和林小夏一起吃飯。

要是她吃飽了,那林小夏問她為什麼不吃飯,她怎麼回答。

所以,向知草是吃了一些,

但是只吃了三分飽,還留著小肚肚陪林小夏吃午餐。

想到吃的東西,向知草突然想起早上那一盒馬卡龍,

於是,俯著身子低著頭且視線和桌子平齊的向知草,

手上擦桌子的動作突然就慢了下來,

略微思索了一下,便開口說道,

「以後不準送花給我,也不準送甜點給我。」

邊說,向知草回頭邊瞥了一眼旁邊那個好整以暇的男人。

雖然此時她是有一點小心虛,畢竟,剛才她和林小夏吃得津津有味,很是歡快。

這一回頭,就和送甜點給自己吃的人說,以後不要再拿東西給自己,頗有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但是,不管怎麼說,

向知草覺得,還是要和陸陽天保持一點距離,

撇開公司上下那麼多覬覦總裁美色的****不說,她可不想讓林小夏誤會。

況且,事實上,陸陽天和自己也的確屬於普通的上下級關係。

好吧,她增添一點,還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總裁連秘密都告訴自己了,所以向知草心想,那就勉強將他列入普通朋友行列吧。

隔了差不多一分鐘,向知草還沒有聽到陸陽天對她有所應答。

於是,將手中的紙巾丟進旁邊的垃圾桶,

向知草站起身,看向陸陽天。

發現陸陽天也望著她,而且眼睛一眨不眨,只是絲毫沒有回應她話的意思。

被看得心裡有些彆扭,向知草轉過眼睛,別過臉,

看向落地窗外面,語氣中帶著一絲膽怯,

「我說的話,你聽到了,以後別給我送花送吃的,

不然……」

說道這裡,向知草開始底氣不足,眼神也開始飄忽閃爍。

不然……不然怎樣,她也說不出來。

對一個上司,她用威脅的口吻,還不然不然地,就不怕被辭退嗎?

怕,她當然怕,所以說到這裡,她就說不下去,

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可以自圓其說。

「不然怎樣?」

沙發上斜坐著的陸陽天突然坐直了身子,

漆黑的眸子帶著星辰般的光亮,眼角上揚,帶著一絲期待一絲戲虐。

這男人的腦袋怎麼那麼好使,

直接忽略她前面的內容,抓住她說不出的心虛重點。

向知草咽了下口水,也不知道怎麼把話給糊弄過去,

於是,就直接總結中心大意,

「反正,反正就是說以後不要送東西給我。」

聽向知草鼓著臉頰認真回答卻說不出所以然,

而是直截了當的話語,陸陽天忍不住露出整齊的牙齒,展示他魅惑的招牌微笑。

過了五秒鐘之後,笑夠了才認真地說了幾句,

「我只送過花,沒送過其他的。」

接著,頓了一下,食指指了一下腦袋,

「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送吃的穿的用的,倒也是不錯的主意。」

看陸陽天嬉笑的樣子,向知草卻笑不出來,

似乎總裁從沒有想過,他這些舉動,要是被公司下屬看到聽到,

會有怎樣的軒然大波。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還想繼續在LK呆下去呢。

被人嫉妒被人羨慕,可不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情,指不定哪天,她得罪了哪個覬覦總裁的女人,到時她怎麼死都不知道。

想到這,向知草有些氣餒地回過頭,

剛好對上那一雙笑意滿滿的黑眸,不禁沒好氣地撇了一下嘴角,

「我說認真的。」

然而,陸陽天的笑意更開了。

眼底的墨色流淌,眼角上揚,好似她剛才說了一件多麼好笑的事情。

的確,對陸陽天來說,這很新鮮。

他從來沒遇到過這麼一個會拒絕他好意的女人,

而且不扭捏不做作,

有時莽撞有時膽小,卻很可愛。

見這樣說下去,好像也沒有個答案,

所以向知草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差五分鐘就十一點半了。

林小夏一定很好奇自己去了哪。

「丫頭」

看得出向知草的心思,陸陽天笑著擺擺手。

見到陸陽天示意自己可以走了,

向知草便忙不迭地向門口大步走去,

只是,反身要關門的時候,才想起,自己剛才是白吃白喝,

現在一聲不吭就走好像不大好。

於是,向知草感激地露出一抹微笑,

「謝謝你的午餐。」

門口的小臉伸進來,感謝地說了一句,便立刻離開。

這個小動作看陸陽天眼裡,心中的那股好感又增了幾分。

輕輕的「當」的關門聲,聽在陸陽天耳里,多了另一番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