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22章 感情的世界,從來都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2章 感情的世界,從來都是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虧她還胡思亂想,沒想到男人是為了叫自己喝粥。

一想起昨晚的事,坐在辦公轉椅上的向知草不由捂著嘴低低笑出聲音來。

「咳咳」

聽到一個女音的咳嗽,向知草這才醒悟過來,

自己竟然在會議上走神!

雖然,這個會議只有三個人,她,林小夏以及剛剛咳嗽一聲的Angel。

被別人抓個正著,向知草一瞬間紅了臉,

之前臉上的笑意完全僵住了,一副做賊被抓個正著的驚恐。

不過,很快,下一秒,向知草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低低地呢喃了聲,

「不好意思。」

「想什麼呢?小草,說出來給我和Angel一起樂一樂唄。」

林小夏湊過頭來,一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的模樣。

眯長的小眼裡閃著狡黠的光亮。

經過之前的翠湖燒烤和盤龍灣山莊的溫泉聚會,

林小夏知道向知草和Angel直接有點交情的樣子,所以她也就不顧忌著Angel,自然而然地覺得她現在問這個問題,Angel也不會生氣。

相反,也許Angle也挺有興趣的。

一早向知草到了公司,兩眼含春,始終笑眯眯的模樣就讓她很是奇怪。

而且接連喊了幾聲向知草,對方都好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更誇張的是,

早上向知草看都沒看,竟然拿了她的杯子盛了咖啡喝。

見向知草將被子移到嘴巴的時候,她連忙提醒著喊了一聲,「小草,你……」

聽到她的喊聲,向知草順著她的手指所指的方向看了眼湊近嘴邊的杯子,

原以為向知草會還給她。

誰知,向知草再次抬頭看她的時候,臉上依舊還是笑嘻嘻的模樣,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拿錯杯子!

還有,從她後座的位置看,只要稍微側一側腦袋,她完全可以看到

前面坐著的向知草在做些什麼。

要在以前,向知草老早就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今天倒好,單手托著下巴,另外一隻手不停地按動滑鼠。

原以為向知草在認真的工作,

可當她聽到前面桌子時不時傳來一陣小聲的輕笑聲的時候,

認真工作的她不由被吸引了注意了。

仔細一看,才發現向知草一直挪動的滑鼠竟然是在電腦屏幕上同個地方上下移動點擊。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這還是林小夏第一次見到向知草這麼明目張地走神。

所以,這會,被Angel叫到會議廳來討論項目的時候,

向知草竟然再次走神,實在令她不得不驚訝。

一瞥Angel輕挑眉頭但是似乎沒有生氣的模樣,林小夏猜,Angel也可能感興趣,

所以林小夏便大著膽子盯著對面回過神來的向知草調侃。

聽見林小夏的追問,向知草下意識地將放在桌子上的手縮了回來,

身子也往後面的黑色辦公轉椅靠了靠。

她竟然無言以對,

看著林小夏好奇的表情,向知草不由眨了幾下眼睛,

又側頭看了一下站著盯著她的應采心,

向知草更加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是啊,小草,有什麼開心的事情,說出來給大家聽一聽。

剛巧,我也說累了。」

一臉和煦微笑的應采心緩緩地開口,語調里聽不出半點不悅,反而讓人覺得很是溫和。

向知草被應采心似是一點都不介意的面色變得更加不好意思,

難道她能說,是因為她想到她老公昨晚對自己很好,好到自己不自覺地控制不住就想笑嗎?

顯然是不能!

她覺得,用腳趾頭想都知道,

雖然自己是個職場菜鳥,但是在職場炫耀自己的感情生活,本身就是一個忌諱。

即使,面前的兩個人,是她信任得過的。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蹙了蹙眉頭,

話是這麼說,可是自從知道應采心一直默默喜歡姜磊,喜歡了五年,

只要一想到這一點,向知草的心情就不由有些黯然。

原本的快樂有些折扣。

她也是有些心疼應采心,

應采心對她好的一點一滴,她都放在心裡。

可是感情的世界,從來都是自私的,

她不是沒有想過,要不要乾脆就將姜磊還給應采心。

可是,畢竟姜磊又不是東西,完全不能用還不還來說。

況且,若是她那麼做,對應采心或者姜磊都是一種侮辱,如果感情可以退讓,

那麼就真的不能算作兩個人之間有真正的一段愛情。

雖然是好朋友,可是感情她卻沒辦法讓給應采心,

唯有從其他方式彌補,她會對應采心以後更好一些,其他事情只要她做得到,她都可以答應。

向知草壓下心底突然冒出的傷感,

輕聲地開口說:「只是想到一些開心的事情。」

「開心事?」林小夏語調上揚,似乎並不滿意向知草這個答案。

的確,開心的事情,看向知草這一早上的反常,時不時地偷笑,

有誰會看不出是在想些開心事,

這回答了不是等於沒有回答嗎?

所以,也難怪林小夏撅起嘴巴,不滿向知草敷衍的答案。

相對比林小夏孩子氣的不滿,一旁的應采心倒顯得成熟許多。

聽到向知草的回答,應采心輕笑了一聲,說出來的話讓向知草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們猜猜,開心事?難道是姜大少送禮物給你了?」

表面一臉平靜,可其他卻不知道,此時應采心嘴角雖然上揚,但是卻實在很是僵硬。

向知草一直不好意思地低垂著腦袋,而林小夏則一直將心思放在向知草身上。

應采心的話剛落,林小夏就在一旁攛掇,

「就是啊,有什麼開心事分享分享,也好歹給我們這些單身女性多一些對男性的期待嘛1

耳邊是應采心和林小夏鍥而不捨的問話,向知草不由有些局促,

為了顧及應采心的感受,她自然是不會明說的,

於是,思索了一會,向知草覺得不如就直接順著她們的話挑輕的說,

「嗯,是啊,昨天姜磊吩咐喬麥送了一束花給我。」

聽到這個沒意思的答案,林小夏便也沒興緻繼續往下問。

應采心臉上也始終一副雲淡風輕的微笑,沒人注意到,桌子底下她的手正努力地掐著自己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