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23章 盧氏負責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3章 盧氏負責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會議很快就散了,林小夏和向知草都沒想到,

開了不到十分鐘,相比平常一開就半個鐘,的確算是很有速度。

原本還一臉微笑的應采心,看著轉過身去跟在林小夏後面出去的那個背影,

臉上的血色,一點一點地淡下去。

不過,還沒幾秒,應采心臉上的神色突然就一改之前的失落,

忽地嘴角慢慢往上揚。

早上開了個小會,中午吃了午飯,向知草想著,

接下來的下午的工作她一定要認真,不能這麼晃悠著自己的情緒。

下午兩點,午睡過後,向知草正準備著將全部身心都放在工作上。

卻不想她剛打開電腦,點開軟體,Angel就走進辦公室,敲了敲她的桌面,

用眼神示意跟她出去。

跟在應采心後面出了辦公室,

向知草心裡倒也沒多想什麼,只是想著,大概應采心是想和自己討論一下項目的事情。

誰知,剛走出辦公室門口沒多遠,

走在前面的應采心突然停住了腳步。

向知草不由有些疑惑,應采心不會在公司長廊上和她討論細節吧?

這似乎有些不大好,雖然說不是特別大的項目,可是走廊上偶爾有人進出,

要是泄露了細節,總歸不好。

但是Angel是自己的上司,

自己作為一個下屬,本就不應對上司指點,不然,反倒顯得自己太不懂職場間的人際相處。

就在向知草又開始自我胡思亂想模式的時候,

面前停住腳步的應采心轉過身,很是平靜地和她說,

「小草,你負責的這個項目,盧氏集團那邊的另外一個負責人堅持想要見你,

不錯啊,那個負責人不願意和我透露細節,堅持要和你商談,他們已經在一號會議廳等候了。」

有人重視自己,向知草自然是開心的。

不過,盧氏集團除了盧少輝親自負責這個項目,還有誰會參與?

向知草想不出來,除了盧少輝,誰還會這麼看重自己,

不過,從另外一方面想,有人重視自己總是好的。

Angel剛才提到那個負責人不願意和她商談,而是找自己,

不知道Angel會不會介意。

想到這,向知草突然有些不安。

抬頭偷偷瞄了眼應采心的神色,卻發現應采心臉上的神情很是平淡,

絲毫沒有不快,反而嘴角還似有似無地揚起。

再一次,向知草在心裡嘲笑了一下自己剛才的小人之心,

剛才她還以為Angel會介意。

「嗯?」

見向知草沒有回答自己,也沒有去會議廳的意思,

應采心輕輕地語調上揚,用語氣詞表示詢問。

「嗯,我這就過去,謝謝Angel。」

順口,向知草就道了一聲謝,謝謝Angel即使喜歡姜磊,也默默放在心裡。

謝謝Angel之前差點替自己擋了車禍,謝謝Angel對自己工作的幫助。

總之,這一切,都化為一句謝謝。

應采心搖頭,示意她不用感謝。

心裡瞬間溫暖,向知草轉身向1號會議廳走去,

素凈的小臉梨渦淺淺。

看著向知草在走廊上背對自己越走越遠,

站在原地的應采心臉上的溫情一點一點消失殆盡,

眉眼間多了一絲複雜。

盧氏另外一個負責人。

應采心一想起一號會議廳裡面等待的那個人,

不知怎的,她就莫名地有好感。

剛剛在一樓大廳就聽到這個負責人要求前台小姐給她見向知草,

理由是要商討盧氏項目,

誰知前台小姐要求盧氏那邊和LK有之前正式的預約才行。

她恰巧見到這一幕,便上前和前台小姐說明,

關於盧氏項目的商討,都不需要正式的預約。

前台小姐是認識這個傳聞中與總裁出雙入對地位高的應采心,

所以既然總裁跟前的紅人都這麼說,

她也必要得罪。

所以,前台小姐便謙恭地聽從了應采心的吩咐。

而應采心將這個所謂的負責人接到了一號會議廳,

詢問了一下來意,

卻不料這個負責人只是堅持說要同向知草商討盧氏項目,

不願和她透露絲毫。

原本她還有些生氣,

向知草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什麼時候地位比她這個設計部導師還受人待見了?

於是,她試探著婉轉傳達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想和她商討的誠心,

以為這個負責人一聽到自己的職位后,

會二話不說和她商討。

誰知,那個負責人聽完她層層透徹的暗示后,

卻依舊不為所動,也淡漠極為不屑地瞟了她一眼,

鼻子里還輕蔑地嗤笑了一聲。

原本她還很是生氣,

以她應采心今時今日的地位,

別說是在Z市,即使在國外,她還是小有知名度的,

她什麼時候受過別人這種待遇。

是有一個女人這樣對待過她,

但是也就只有那麼一個女人,因為那個女人是她所深愛的男人的母親。

而其他人,什麼時候她會受到其他人對她給予這般待遇。

想到這,她氣不打一處來。

作為LK的設計部導師,她也了解過所有實習生的實力,

她承認,向知草是有潛力,

但是那種潛力也還沒有完全被激發出來,

遠遠還不到有人堅持要向知草的地步。

而這一個兩個,怎麼都蒙了眼?

眼前有一個傑出的設計師不用,

偏偏堅持要用一個連嶄露頭角都談不上的小設計師!

這未免也太可笑。

當時她不免咬緊牙關,攥緊拳頭,

可是最後,幾年來的經歷讓她圓滑了不少。

慢慢鬆開攥緊的拳頭,牙齒輕輕放鬆下來,她展露出自己覺得還算夠職業夠親切的笑容,

很好脾氣地開口,

「我覺得您和她談,不如直接和我談,

論能力,我絕對更能幫上貴公司。」

儘管她不再暗示,而是直白地平和告訴對方自己的意願,

卻不想對方彷彿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

直接就笑得前俯後仰,最後眼淚都掉了出來。

受到這麼大的侮辱,儘管心裡早已瞪了眼,面上她依然保持著一份平和與冷靜。

負責人自己笑夠了之後,才不屑地上下打量了她兩眼,

輕輕開口說了一句話,卻讓她完全改變了想法和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