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24章 你和我也許會成為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4章 你和我也許會成為朋友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對方說的話,應采心先是一愣,

不過,很快,沒過幾秒,她臉上立刻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原本心裡的不忿轉瞬間消失。

總覺得眼前的女人有些熟悉,她腦海里迴轉,看著眼前女人的一顰一笑,

慢慢地,依著零碎的片段記憶,

兩個影像漸漸重疊。

是她?

那個在公司二十四周年慶上出現的女人。

那時,自己是和陸陽天一起出現的。

雖然那時候只是擦身而過,也沒具體看清用眼前這個女人長什麼樣,

不過,似乎,那晚她遠遠地看見,這個女人往向知草身上潑了一杯紅酒,

只是影響模糊,所以剛才一看到眼前的女人才會有似曾見過的感覺。

回想女人剛才說的最後一句話,

應采心唇邊的笑意更加明顯。

「她的黑鍋你來背嗎?」

乍一聽,她一愣,原本沒有認出對方的時候,

她還擔心……原來,不過是想多了。

應采心抬眸,

眼前這個雙手交叉在胸前的女人脖子依舊如剛才那般往上橫,

姣好面龐掛著不屑,茶色大波浪捲髮散發著濃濃的女人味,

只是,脾氣這般暴躁沉不住氣的女人空有一番姿色和身材,不懂婉轉是抓不住男人的心的。

平時,她也偶爾有聽到辦公室的小實習生面在後面嚼耳根。

原本她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既然提到了向知草的名字,她也便在身後停住腳步,漫不經心般聽了一些。

特別是盧氏總裁盧少輝早LK開了會議,還指明項目由向知草和林小夏負責之後。

午休間隙和茶水間位置時不時總能聽見一些流言蜚語。

大意傳的是盧少輝、向知草和夏氏千金之間三角戀,向知草是第三者云云。

聽歸聽,沒想到如今卻見到本人了。

想到這,應采心不由又輕笑一聲。

放著會議廳里的椅子不坐,一直站著的女人聽到應采心的輕笑聲,

不由蹙緊眉頭,轉臉瞪了一眼臉上含笑的女人,

語氣十分不悅,

「笑什麼1

對女人的不禮貌,應采心非但不生氣,

似乎還很開心,連聲音都帶了一絲喜悅,

「您好,夏小姐,我叫應采心,是向知草的直屬上司。」

邊說著,應采心很友好地率先伸出手。

然而,夏芸芸依舊昂著小臉,扭轉腦袋,

從鼻子輕輕哼了一聲,絲毫不去理睬應采心伸出的停頓在半空的手,

眼神輕蔑地掃過去,大意是,你也配和我握手!

她夏芸芸走到哪都有人認識,其中不乏很多為了各種各樣目的接近她的女人。

女人間的心機最是深不可測,

所以,她夏芸芸從不交女性朋友,也從來沒有好友閨蜜,

對她來說,什麼好友閨蜜都是假的,

所謂的好友閨蜜,不過就是一些愚蠢的女人給自己的男朋友準備的出軌隱患,

而且她身邊這種事情屢見不鮮。

接近她的,不是為了錢和前途,就是為了權和男人,

她夏芸芸還不至於那麼愚蠢到無可救藥。

想到這,夏芸芸更是仰頭,眼裡的不屑一清二楚。

自小應采心家裡都不是有錢人家,

別人的冷眼她也沒少看,她有今天,除了姜家的資助,大部分還是她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

所以她也格外珍惜,緊緊抓住她得來的這一切。

事情都是兩面的,正如她當初禁不住出國深造的誘惑,答應薑母在國外這幾年不和姜磊聯繫作為交換條件,有了今天的成績。

在人前風光的同時,誰又知道她放棄了什麼,以至於她有了終身的遺憾。

若是她當初沒走,也許,現在陪在姜磊身邊,享受呵護的,是自己!

原本還帶著笑意的應采心有些走神,但是自己的手仍下意識地停頓在半空中。

過了約莫五秒鐘,孔雀般高傲的女人這才用眼角餘光掃了掃對面伸著手的女人。

這個女人,是傻的嗎?

夏芸芸嘴角微微斜起,眼中原有的不屑更加明顯,瞧不起地開口,

「不必費心討好我,你這種女人,我看得多了!

況且,我身邊的狗夠多了1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語調尖銳,擲地有聲。

不善的語氣,難聽的說話內容,將失神的應采心拉了回來。

夏芸芸傲慢的態度和不可一世的表情,她又不是瞎了聾了,

稍微正常的腦袋沒出過毛病的人,都看得出。

然而,她心中的不滿也只是一瞬而逝。

誰說過一句話,敵人的對手就是自己的朋友!

她覺得這話沒錯,倏地,她倒是很有興緻。

夏芸芸見到自己的話,對方竟然一點傷害都沒有,

不由蹙緊了眉頭。

而且,似乎對方聽到自己的話后,心情似乎大好,一點都沒放在心上。

「你開心什麼?」

忍耐不住的夏芸芸瞪著應采心,

心裡有了一絲怒氣,竟然有人這麼輕視自己!

她夏芸芸在Z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向來一般女人聽到自己這一般譏諷,

都是在心裡憋著一口氣,敢怒不敢言,臉上還保持著一臉的諂笑。

這個女人倒好,也是一臉笑意,

只是卻不是諂笑,反而是似有似無的嘲笑!

嘲笑!除了小時候,有小夥伴敢在背地裡嘲笑她,她稍微懂事之後就沒人敢嘲笑了!

嘲笑她沒有媽媽的那些小夥伴最後家裡也得到了應得的「補償」,

之後,那些小夥伴見到她就像見到鬼一樣,除了恐懼就是恐懼。

想來,那種感覺還真是快意!

多少年了,她沒嘗過這種滋味,眼前這個女人竟敢……

見夏芸芸漸漸扭曲的臉龐,

瞪著自己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的模樣,

應采心完全可以想象這個女人刁難向知草,那個場景恐怕更甚。

想到這,應采心又露出一個微笑,

聲音細細柔柔地說道,

「夏小姐,我沒惡意,我只是覺得,你和我也許會成為朋友1

一臉篤定的表情,讓夏芸芸不禁疑惑,

先前的不滿憤恨下一秒立刻變成一臉思索。

不過,再下一秒,又恢復了不屑。

朋友?

她夏芸芸從來就不需要朋友,

以她的家世,她還需要朋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