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26章 又是為了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6章 又是為了他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低下眸子看了一眼應采心遞過來的文件,

夏芸芸緩緩接了過來,盯著手上的文件,臉上的笑意很是詭譎。

……

一號會議廳,盧氏項目負責人,

走在公司長廊上的向知草心裡有些不安,

和盧少輝將項目定下來也不過才幾天,她昨天也剛剛完全了設計初稿,

交由盧氏那邊審核,照理說,應該也沒那麼快就到公司來找她商議。

想是那麼想,但是向知草依舊挪動自己的腳步,

不知不覺就已經走到了1號會議廳門口。

不過,她沒有立刻推門進去。

要是裡面是盧少輝,

不管怎樣,公事上絕不聊私事,他,應該也會避免吧?

想起這幾次見面,盧少輝和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樣,似乎做事更成熟了一些,

起碼,不在公眾場合談論私事。

想到這,向知草輕輕呼了一口氣,揚起手剛要推門,

不過,動作卻只是僵滯在半空,並沒有使出力氣往裡推。

因為,此時她又在想,

要是裡面的人不是盧少輝,剛才Angel好像也提起了是盧氏集團那邊的另外一個負責人。

那麼,會是誰呢?而且還堅持要和自己談。

她也自知之明,她的能力還不到那種能讓其他公司高層很是賞識自己的地步。

這麼想著,向知草的手依舊往下移,輕輕地貼在門上。

只是她還沒往裡推,

裡面的人似乎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存在。

也是,這會議廳裡外都是帶了一層砂質的玻璃門,

雖然看不清裡外清晰的情況,但是若是外面有人,在裡面看隱約可以見到一團如有若無的黑色。

況且,她的手掌就貼在玻璃門上,裡面的人自然是看得更加清晰。

儘管有了一點心理準備,但是看清楚眼前的人影之後,

向知草還是忍不住睜大了眼睛,在心裡輕輕倒抽了一口涼氣。

心想,她怎麼那麼傻,沒有想過這個人有可能是夏芸芸。

下一秒,她又覺得夏芸芸的到來,也是合理的。

畢竟,夏芸芸如今也是盧氏集團的少奶奶,怎麼樣,盧氏都有她的一份。

也難怪上次在盧氏集團一樓的時候會遇見她,

反倒是自己,雖說是送文件過去,可該避嫌的也的確是自己。

不過,夏芸芸今天怎麼找上門來了?

這畢竟是LK,而且夏家和陸家是世交,

要撒潑,她也該顧忌三分吧。

但下一秒,向知草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夏芸芸的思維不可以用常人的行為來解釋。

畢竟,第二次見面在一個宴會上,她都可以和自己爭吵,

第三次在LK二十四周年慶,第三次在盧氏集團裡面,

稍微顧忌自己面子的人,都不會在這些場合做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可,偏偏,夏芸芸都做了!

絲毫也不顧及自己的名聲,

不過,也是,聽說夏家財大勢大,Z市沒有幾個人他們夏家會放在眼裡。

他們又怎麼會在公眾場合顧忌自己的行為呢。

想到這,向知草不禁警惕的盯著對面站著的女人。

「進來。」

夏芸芸拉開門之後,一見到是向知草,

臉上的表情一點都不意外,反而是很有興緻地看著向知草猛然睜大眼睛的驚訝模樣。

要在平時,她早就一巴掌甩過去了,

但是現在,夏芸芸臉上揚起笑容。

難得地見到夏芸芸竟然對自己微笑,

向知草更加驚訝了,不過,經歷過第一秒下意識地表露情緒,

向知草此時壓下心裡得驚訝和不安,

跟隨著夏芸芸進入了會議廳。

好歹,這是她工作的場所,也算是她的地盤,

夏芸芸衣應該不會胡來吧?

竟然能夠微笑著讓自己坐下,而一反每次見面的尖銳,

要說向知草沒有受寵若驚,也是不可能的。

見向知草走進辦公室之後,

沒有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下,而是站在一旁等待她的問話。

夏芸芸挑了挑眉,交叉起雙臂,眼神直直地盯著對面的向知草,

過了幾秒,輕蔑的語調再次響起,

「你這麼怕我?」

怕?她是怕夏芸芸嗎?

向知草眉毛抖動了一下,聽到夏芸芸肯定中帶著嘲笑的口吻,

心裡不禁有些抗拒。

似乎,曾經她是有點害怕眼前這個滿臉不可一世的女人的。

只是,幾次以來,她都克制住自己心裡的那股怯弱,

事實上,她也知道自己是一個不善爭吵的女人,

若要和別人吵,她也吵不來。

所以,一直以來,她都克制自己,努力讓自己表面看起來不動聲色。

對待夏芸芸這種一心想找茬的,不管心裡有任何想法,都不要表現在臉上。

所以,聽到夏芸芸說了那句話,

她心裡小心虛一下,不過很快,就快速挺起胸膛,

勇敢地對上夏芸芸挑釁的目光。

唇邊也揚起一點點弧度,仿若對方說的話完全是胡扯一般。

原本還竊喜地看到向知草一臉驚訝的夏芸芸,這會胸臆的氣一下子涌了上來,

轉頭剛好側眼看到桌子上的文件,夏芸芸眼角一挑,伸出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直接掄起就朝向知草丟過去。

早有了一絲警惕心的向知草一見到夏芸芸臉上的怒氣,

便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所以她快速一閃,躲開了迎面而來的文件。

那份文件外面還套了個厚厚的文件夾。

向知草不由在心裡噓了一口氣,

還好,閃開了,不然被打到臉上,不破相也賊疼。

「夏小姐,這是LK,如果為了私人恩怨,請離開這裡。」

莫名其妙就受到這種攻擊,向知草也不免有些生氣。

哪知,夏芸芸聽到她這個話,反而笑了起來。

笑聲蕩漾在整個會議廳,向知草身上的雞皮疙瘩不由都冒了出來。

終於,過了五秒,夏芸芸收斂笑容,

眼神凌厲,聲音低沉,

「向知草,你做的什麼鬼東西?!

你也是個設計師嗎?做出來的東西連我這個門外漢都看得出來有多差勁,

恬不知恥,竟敢黏上阿輝,處心積慮來跟我搶?1

聽到這個,向知草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看來,又是為了他。

不過,又覺得自己這種感嘆很好笑。

本來就是為了盧少輝,不然她們之間有什麼好針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