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28章 原本是屬於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8章 原本是屬於我的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幾乎是全心全意投入了工作,

一整個下午都趴在辦公桌面前,連洗手間都沒再去。

時間到了五點半,林小夏如平日一般,慢悠悠地收拾自己的東西,

站起身的時候,竟然發現向知草竟然還在座位上,

一手拖著滑鼠,另外一隻手打著鍵盤。

「小草,你這是在奮鬥嗎?難得哦,竟然能見到你這麼努力的樣子。」

埋頭在電腦前的向知草聽到聲音,忍不住抬頭,盯著面前倚靠在自己桌前的林小夏,

佯裝傷心的抽了抽鼻子,哀怨地看著林小夏。

林小夏則一挑眉,對向知草可憐兮兮的表情很是疑惑。

嘆了一口氣,向知草對林小夏講了事情的原委,

原以為林小夏會咋咋呼呼,甚至跳起來指責夏芸芸。

卻不想,林小夏一隻手摸著下巴,

與平常大大咧咧的模樣判若兩人。

向知草想起,第一次見到林小夏的時候,也是這麼個平靜的模樣。

看來,林小夏的性格還真的挺多變的。

和林小夏熱絡之後,打打鬧鬧,極少見到林小夏這般平靜。

也是,人的性格本就是多樣的。

像自己也是,和雲莧在一起的時候也咋咋呼呼,和林小夏在一起到相對沒那麼活躍,

而在姜磊面前,自己完全就不知道是什麼性格了。

「嗯,小草,那你好好努力。我走了。」

原以為林小夏那副深思的模樣,是在替自己想辦法,

卻不想,林小夏丟下這麼一句話,

向知草哭笑不得。

不過,想想也是,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幫自己,

能力的提升更是如此,

依靠別人多少都有點不切實際。

「乾巴爹1

就在向知草羨慕地看著林小夏一身輕鬆走到辦公室門口的背影時,

林小夏一轉頭,臉上滿是鼓勵的微笑。

向知草不由笑了笑,下一秒,她才反應過來,

不對,林小夏都走了,

那就是下班了?

猛然意識到這個,向知草立刻抬起手腕,看了上面的表,

呀,已經五點是四十分了。

按說,喬麥他們一定在公司樓下等了。

果然,向知草匆忙從包里掏出手機,幾個未接來電!

胡亂收拾了一下桌面,關了電腦,向知草連忙扯起面前的包包,

直接就往樓下衝去。

電梯到了一樓,心急的向知草剛踏出電梯門,

就撞上從她面前走過的女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低著頭的向知草還沒來得及抬頭,就已經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沒關係,小草。」

這個聲音?向知草猛地一抬頭,才發現剛才自己撞上的是Angel。

「這麼趕啊?」

見到向知草冒失匆忙的樣子,應采心關心地開口問道。

向知草抬頭,對上滿臉和煦微笑的應采心,

心裡不由愣了一下。

她要和應采心實話實說,是因為姜磊在外面等自己,所以自己才需要這麼趕的嗎?

可是,似乎這樣說不是很好,應采心會觸景傷情會很難過的。

想起那個晚上,向知草的神色微微暗了一黯。

但是,不過是一秒鐘的時間,

向知草很快就恢復原來的樣子,

梨渦淺淺,

「嗯,有點趕,肚子餓,想早點回家吃飯。」

家?

應采心捕捉倒這個字眼,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向知草,你現在的家,原本是屬於我的!

應采心在心裡暗暗回了這麼一句,

然而表面上只有一瞬的停頓,

之後立刻又恢復了神采飛揚的模樣,揚起嘴角,

「嗯,那你趕緊回去吧。」

告別了應采心,向知草幾乎是連帶這小跑地跑出一樓大廳,

Angel,對不起,感情的事我沒辦法讓。

向知草邊跑邊默默地在心裡說了這麼一句。

她也懂得應采心的傷心,可是感情的事,她真的還沒到那種什麼都可以讓的地步。

姜磊也從來沒表態他是否還喜歡應采心,

所以在這之前,她會一直和男人在一起。

除非,他不要她了。

站在原地的應采心也加快了腳步,

心裡突然有些期盼,期盼見到男人一眼。

所以,向知草前腳剛跨出一樓大廳,她後腳就跟到了門口,

只是,她伸手扶著門口的玻璃門,始終沒有走出去,

而是往向知草一路小跑的方向望過去。

雖然門口離那輛停在停車位上的黑色卡宴有一定的距離,

但是應采心還是第一眼就見到了後車座裡面的那個男人。

車門口被打開,男人輪廓鮮明的臉龐轉過來,

對上向知草的深邃眸子像平靜無波的池水般突然有了輕微的蕩漾,

直到向知草坐了進去,男人的唇角還往上勾了勾。

見到這一幕,離那邊有一段距離的應采心不由深吸一口氣,輕輕地閉了兩下眼睛。

一股酸澀涌到喉間。

下意識地,應采心抬手楸緊面前的衣襟,只覺得有股氣憋著。

抿了抿唇,過了大概三秒,應采心這才鬆開面前揪緊的左手,

微微鬆了松。

過了約莫一分鐘,應采心挑了挑眉頭,臉上閃過一道詭譎的光芒。

……

坐進後車座等車子駛出去一段距離后,向知草挪了挪自己的位置,

將自己的包包橫放在自己和姜磊中間。

看著小妻子將包包橫放在中間,

男人深邃的眸子頓時有些深幽,同時夾雜著一絲疑惑,

下巴也不由自主地有些緊繃。

但似乎旁邊的小妻子絲毫沒有覺察到車廂里氣氛詭異的變化,

還自顧自地認真掏出一疊文件稿,

放在自己的膝蓋上認真地看了起來。

「咳」

男人乾咳了一聲,向知草沒反應。

「咳咳。」

男人繼續乾咳了一聲,向知草下意識地皺了下眉頭。

「咳咳,咳咳」

男人乾咳了第三聲,向知草反而更加專註於稿件,

連腦袋都往下俯。

男人異常的反應,該覺察的沒有覺察,倒是前面一直專心開車的喬麥被吸引了注意力,

忍著憋笑。

喬麥從後視鏡上看到這一幕,又加上少爺連續乾咳三次,

不禁也替少爺著急。

同時也……

幸災樂禍!

「少奶奶?」

喬麥輕聲開口問了一句,試圖替少爺挽回一點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