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37章 只需一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7章 只需一瞬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微微抬頭,用眼角餘光瞟了一眼坐在桑

卻被男人發現了自己的小動作。

只見男人盯著她,濃密黑色的劍眉微微挑了挑。

心中咯一跳,向知草連忙移開眼神,連餘光都不敢看姜磊,

她要平靜一些才行,老是這麼犯花痴,都這麼久了,她怎麼還不能適應男人的美色。

雖然這個男人是自己的合法丈夫,但是向知草老是會有種晃神,

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好事那麼不真實。

幾個月前,她還是向家沒人理睬的灰姑娘,是被盧少輝拋棄的可憐女人,

而現在她身邊多了一個幾乎大部分女人都會垂涎的美男。

不,不能說是美,美只適合總裁陸陽天,

自己身側的這個男人是那種陽剛的帥氣,清冷的氣質散發著蠱惑人的罌粟氣息。

讓人忍不住想接近,可是又怕被刺傷。

不得不說,經過盤龍灣山莊那晚那件事,她更加清楚知道,

原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大概是不知不覺間,

她早已對這個清冷的男人動心了,

要說是什麼時候,她也想不起來。

有句話說,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而對她來說,大概是「情動,只需一瞬」這句來得更貼切一些。

想來,她是什麼時候開始對這個男人動心的。

是在凈町街回來的時候,男人在公交車上擁著她,下巴碰到她額頭的那一剎那?

還是看恐怖片回來的那一晚,男人對她請拍後背那一瞬?

又或者是男人那晚在雲海畔橘黃路燈下,兩個人一前一後往別墅走時,

她的腦袋撞上男人胸膛的那一秒?

還是今天早上當她知道這個男人無聲無息中替她找了一個老師,幫她解決難題的那一刻。

……

想著想著,向知草不由感慨,

原來和這個男人已經相處了那麼久,而且生活中的一點一滴下意識地滲入了她的腦海。

而這一切,鋪天蓋地的襲來,頓時讓向知草的小心臟里的幸福感爆棚。

見自己的小妻子滿臉春意,嘴角上揚,梨渦淺淺,

一個人傻笑,姜磊臉上繃緊的線條柔和了一些。

下一秒,姜磊便正了神色,乾咳兩聲,清了清嗓子。

聽到輕咳聲,向知草這才清醒過來,

雖然知道男人此刻不知道她腦袋裡面在想些什麼,但是仍舊很是不好意思,

頓時一股熱潮湧上向知草的腦袋,

讓向知草腦袋嗡嗡地,完全不知道該將眼神放哪?

隔了約莫一分鐘,向知草才慢慢平靜下心情。

這才想到剛才男人一直問的問題,剛才她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回答。

不由吐了吐舌頭,心裡吐槽自己,剛才她犯花痴的這個病似乎加重了些。

咽了下口水,清了下嗓子,向知草這才慢慢開口,

「嗯,今天有點忙。」

回了這個話,接下來的一分鐘,向知草卻沒聽到男人的回答,

輕蹙了一下眉頭,向知草慢慢地轉過頭,

這才明白為什麼男人沒有應她。

向知草輕輕地靠近身旁坐著的男人,聞著鼻尖清新的薄荷味,

她的心裡突然冒出一絲悸動。

彷彿又在熱戀一般,向知草的心情很是緊張,

小心臟噗通噗通地跳個不停,連帶著臉上也浮起一股熱意,

不用看鏡子,此刻向知草也可以想象到自己的臉有多紅。

吞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越湊越近,隨著鼻間的薄荷味越來越清晰,

向知草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重新調整呼吸幾次,生怕自己的呼吸聲太大而驚擾了睡夢中的男人。

不敢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向知草靠近過去,幾乎差一公分就可以碰到男人的肩膀的時候,

停頓住了。

她雙手抵著車座後背,肩膀也往男人那一側移過去,

只差一點點,就能碰上男人的衣袖。

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姜磊,這種事情她也做過很多次了,

每次都犯花痴,可是她卻明顯感覺這次心裡的悸動比以往更甚,

幾乎是到小心翼翼的地步。

向知草覺得車廂里太小了,小到快讓她感覺呼吸不過來了。

不過,有些奇怪的是,她很喜歡這種感覺,喜歡就這樣和刪簿駁卮餱擰

看著男人沉睡中的無害睡顏,向知草不由伸出手,想摸一摸男人濃黑的劍眉,順著劍眉那

挺直的鼻子,弧度往上揚的薄唇……

然而,下一秒,男人的細長濃密的睫毛彷彿得到了感應一般,動了動。

嚇得向知草一下子縮回自己的手,猛地深呼吸了幾下,

心情就如同做了什麼壞事就快抓住了那般緊張。

向知草咽了一下口水,眼神立刻從男人臉上移開,重新倚靠回後座椅背,

暗暗地深呼吸幾次,左手捂住自己噗通噗通亂跳的小心臟。

今天她是怎麼了?

雙手捂上滾燙的臉頰,向知草又瞟了一眼旁邊男人俊美的容顏,

難道是因為應采心?

知道應采心喜歡的是姜磊,所以她的心竟然不由自主地酸澀,

不單是因為她現在也是喜歡姜磊,她還心疼應采心。

想想,向知草也覺得夠夠的。

感情的世界,從來只能允許兩個人,

第三個人註定就是第三者,有了第三個人感情世界是無法平衡的。

有時,向知草真希望自己能夠狠一些。

不要去心疼應采心,而只專註自己和姜磊之間的感情。

畢竟,她發現,如今的她,已經讓姜磊成為自己世界裡面的一部分了。

「少奶奶,到了。」

向知草低眸沉思的時候,耳邊突然飄來喬麥的聲音。

接觸到喬麥的眼神,向知草笑著點點頭,而旁邊的男人也從睡夢中慢慢眨動眼皮。

慣性地往車窗外看去,

向知草發現外面並不是雲苑。

微微一愣,向知草睜大的眼睛轉為看向喬麥,卻發現喬麥只以後腦勺回應他,

整個人的背影看起來,好像無端多了一絲落寞和孤單。

擰了擰眉頭,向知草猜測,難道喬麥真的知道雲莧的事情了?

也不知怎的,彷彿情緒被感染了一般,向知草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不過,她們這是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