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43章 丟人現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3章 丟人現眼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揉搓了一下眼睛,向知草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然而,沒有錯,自己正對著的視線是那雙棕色皮鞋,而且還移動了一下。

向知草的視線由下往上移,看到的情景讓她忍不住噗呲一笑。

一瞬間,剛才鬱悶的情緒一下子被意外的驚喜所代替。

只見面前的男人手裡拎著兩杯大可樂,還有一大桶爆米花。

說實話,向知草也不是很喜歡吃爆米花,

上次看電影她也買了一大桶爆米花,原因只是因為怕看電影的時候太無聊,

又擔心兩個人之間不講話氣氛太過於尷尬,

所以這才買了兩杯大號可樂和大爆米花。

然而,男人似乎並沒有留意到向知草的表情,

直接就給向知草遞過來一杯可樂,

向知草立刻就接了過來,低著頭跟著男人一起進去了裡面的演映室。

原本看熱鬧的隊伍一下子就有了小小的波動,人群有些唏噓地小聲嘀咕著。

然而,這完整的一幕,站在隊伍後方的一對情侶看在眼裡,

相對比周圍的艷羨嫉妒,這一對倒顯得平靜很多。

「哼,不要臉,有什麼好炫耀的,到外面來丟人現眼1

茶色大波浪捲髮的女人朝著向知草走遠的背影瞥了一眼,滿是不屑地嘲諷道。

站在她旁邊的男人卻絲毫沒有理會,只是神情嚴肅,

眉頭輕微皺起,眼神認真地盯著不遠處走遠的那抹倩影。

像是幾句話罵不夠似的,

夏芸芸繼續開口,即使不用看對方的臉,也能讓聽的人感受到說話人話里的咬牙切齒。

「也不知道堂堂有名的姜少竟然也有眼瞎的一天,

這種姿色的女人別人當根草,他還當個寶。」

越說越來氣,夏芸芸沒有和姜磊正面交鋒過,除了第一面和向知草見面時,

見過這個面色冷峻的男人以護花使者的身份挺身而出。

後來,她是聽說向知草嫁了赫赫有名的姜少。

不過,她料想這種速食麵婚姻美滿不到哪裡去,單是她平日所聽到的關於姜氏總裁的傳聞,

冷酷無情,不近女色,以及薑母對兒媳婦要求的無比苛刻。

所以她猜想即使向知草嫁過去,

多半也是無愛婚姻,或者是備受冷淡。

卻不想,今天一見,情況完全不是她所想象那般,

反倒是她自己一直自信滿滿的婚姻,卻一日不如一日,

和盧少輝之間的感情,若不是有著盧夏兩家的聯姻所帶來的互惠利益在,

盧少輝對她的態度不見得會好到哪裡去。

想到這,夏芸芸不禁恨恨地咽了一下口水,心中一股氣堵著胸口,

想發泄又發泄不出來。

曾幾何時,她也問過自己,

為什麼她和盧少輝好好的,結了婚之後會完全變了一個樣。

不單是房事隨隨便便地敷衍應付,有時甚至常常應酬到半夜才回家。

現在倒好,有時兩個人呆在同個房子裡面,

一句話都不說,

當盧少輝回自己得書房時,家裡傭人也沒有絲毫存在感,

整個家裡安靜得可怕,

這樣過下去,她覺得她遲早會瘋掉。

好在,最近她彷彿又找到了生活中的一絲樂趣。

想到這,夏芸芸臉上浮起一抹輕挑的笑意。

她不好過,她也不會讓別人好過!

回頭瞥了一眼桑夏芸芸心裡的怒火再次燃燒了起來。

今天她低聲下氣地請求盧少輝陪她出來看電影,

就只差眼淚沒有逼出來,

最後盧少輝心軟著答應,她計劃好了接下來的行程,想要把當初熱戀時的那股激情尋找回來。

然而,卻沒想到,她千算萬算,

卻始終沒算到會在這裡遇到那對她不想見到的男女在面前秀恩愛,

想到剛才那幕,夏芸芸嘴巴一歪,輕輕地「呸」了一下。

「看什麼!人都走遠了還看!看個毛啊1

夏芸芸實在忍不住心中的那股氣了,出門前在男人小鳥依人的模樣一下子就隱遁不見蹤影,

剩下的只有鄙夷,言語之間的尖銳讓聽的人怎麼聽怎麼不舒服。

然而,話一出口,夏芸芸其實就有些後悔了,

為了讓盧少輝陪她出來看電影,

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已經前功盡棄了,特別是盧少輝在聽到她講完之後,

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似乎是因為她剛才的話語,盧少輝胸膛小幅度地起伏了幾下,呼吸也加快了幾個輪迴。

盧少輝回頭,直直地盯著面前的夏芸芸看了一眼,

算不上瞪,卻讓夏芸芸心裡咯一跳。

這種眼神,充滿了複雜的情緒,是一種看陌生人的眼神,又夾帶著不可思議的那種震撼,

算不上輕蔑,卻冷得讓被對視的人不由猛地哆嗦一下。

夏芸芸咽了一下口水,倏地,心底難過了起來。

雖然眼前的男人,沒有直接地用言語來回應她,或者如同往常一樣和她吵起來,

但是卻比往常任何時候更讓人心底發寒。

那眼神……是嫌棄嗎?

多麼陌生的眼神!即使是以往他們吵得天昏地暗地時候,他也不曾以這種眼神來看她!

霎時,夏芸芸全身涌過一股冷流,身上每個毛孔都因為男人的鄙視而張開了,

冷意頓時充盈了每個毛孔,刺骨的涼意直衝全身和腦袋。

移開眼神后,盧少輝跟著隊伍往前走,只留下身後兩眼無神的女人獃獃地站在原地。

「小姐,你怎麼了?」

站在夏芸芸後面的一個女生見前面沒有往前走的動靜,

不由探頭,看見臉色蒼白的夏芸芸后好心地開口問道。

此刻的夏芸芸沒有了往日的盛氣凌人,

過了好幾秒,耳邊才彷彿恢復了聽覺。

搖了搖頭,夏芸芸深吸了一口氣,盯著前面那個往前走的男人,

跟了上去,心中的苦澀一涌而上,

臉色像紙片一般蒼白,

難道,她和阿輝回不到以前了嗎?

皺緊了眉頭,夏芸芸難受地哽咽了一下,

然而,卻依舊抬頭挺胸,眼神恢復了以往的堅定。

不管怎樣,她不能認輸,

特別是輸給那個鄉下妞,這是她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過幾天就知道怎麼死了!想到這個,夏芸芸冷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