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48章 暴風雨即將來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8章 暴風雨即將來臨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但是想想,她又覺得不大可能。

畢竟和自己遭遇一樣的人是比較少的,而且她也不希望別人像自己一樣。

深深吸了一口氣,向知草什麼都沒有說,

只是心情驀地有些失落。

向知草站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慢慢伸手去拿桌面的陶瓷杯,不過就只是攥在手裡,

盯著陶瓷杯上的黃色加菲貓上看得入神。

林小夏悄悄地整起身來,湊近向知草旁邊,

看了眼向知草手上的陶瓷杯,

只覺得很搞笑,靠近向知草的耳朵,林小夏輕輕地問了一句,

「小草,你看什麼呢?那隻發福加菲貓那麼好看嗎?」

向知草被林小夏的聲音嚇得微微一激靈,隨後捂著心臟,

轉過身揚起手就想拍打林小夏。

不過,林小夏反應很快,一下子就躲開了。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女士白色襯衣的女人站在門口,看到林小夏和向知草嬉笑的模樣,

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雙手環著胸,看樣子,似乎在門口站了好一會了。

是應采心!向知草不自覺地咧開了笑臉。

然而,下一秒,向知草臉上的笑容微微收了一些。

因為站在門口的應采心勉強地扯出一抹笑容,神色有些怪異,

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林小夏,

似乎是有話單獨要和自己說。

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向知草心裡不由開始猜想,

應采心是有什麼話要和自己說嗎?

果然,停頓了約莫三秒鐘,

雖然應采心臉上依舊有著一絲笑意,但是聲音卻沒有往常那般隨和,

多了一絲嚴肅。

「小草,呆會來我辦公室一趟。」

應采心這麼吩咐,雖然向知草心裡有些疑惑,但是還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揚起唇角,和氣地回復:「好的。」

見應采心一轉身,林小夏忍不住湊近向知草的耳朵,

「Angel找你有事,小草,是不是你的設計在盧氏那邊很受肯定呀?

現在Angel是不是叫你去她辦公室,私下表揚你?」

林小夏一手托著下巴,食指摩挲著說話的嘴唇。

然而,向知草微微垂下眼帘,臉上的笑意也慢慢褪了去。

看應采心剛才的反應,作為認識多年的朋友的那種直覺告訴她,

應該是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了,

而這個事情肯定是和自己有關。

只是,可能不好明說,所以應采心才需要把自己叫到她的辦公室。

林小夏似乎並沒有看出向知草的異樣,而是很激動地拉住向知草的胳膊,

腦袋仰著,繼續遐想,

「要是小草你在這次和盧氏的合作中做得好的話,

絕對是可以一炮而紅的,將來在設計界一定會有一席之地。」

說完,林小夏轉頭,目光放在向知草身上,繼續興高采烈,

「到時候小草,你可要拉我一把呀,莫相忘呀。」

相比林小夏的興緻沖沖,向知草此時倒是完全相反的心境,

不由伸手撫了一下快速跳動的眼皮,

輕輕地閉了一下眼,然後又再次睜開。

林小夏說的話是沒有錯,盧氏也算在Z市排得上名的企業,

這次和LK之間的合作無疑是給負責的設計師一個出名的機會。

之前她還沒有一點了解,後來為了尋找靈感,

她在網上了解了這個合作項目,

發現是盧氏企業這麼久以來,每年都會招標的一個重要項目,

而歷屆參與的有設計部分的項目,

而參與設計的設計師都能被捧場設計界的新星,

也難怪其他同事會羨慕。

不過,看應采心表情的細微變化,

向知草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山雨欲來風滿樓,看起來像是很平靜,可是她隱隱覺得暴風雨即將來臨。

「小草!你這是被突如其來的幸福沖昏了頭了呀?」

看向知草怔怔的模樣,林小夏忍不住笑著打趣,順道抬起手敲打了一下向知草的腦袋。

被林小夏這麼一打斷,向知草抿了抿唇,將原本手上不自覺捏緊的陶瓷杯輕輕放回辦公桌面,

然後抬起眼皮,看向林小夏,

揚起笑臉輕輕說,

「我現在過去Angel辦公室。」

望著向知草離開的背影,林小夏眸子清亮,有些不可置信。

這麼好的機會,而且聽說小草做得不錯,

可是,小草竟然能這麼平靜,要是自己,恐怕早已興奮得不成樣了。

這人跟人之間的差別……

一走出辦公室,向知草腦袋裡面不斷地翻滾著各種可能性,

難道是自己的稿件丟了?

還是自己哪些方面做的不好,要重新做呢?

可是,若是第二種可能性的話,上次應采心不是表揚過自己的作品嗎?

還是,有其他原因。

想到這,向知草心裡不禁有些小忐忑,垂著身側的雙手下意識地微微蜷了蜷。

按理說,應該能過關才對,

畢竟,姜磊給自己請了calvin,雖然不清楚calvin具體怎麼樣,但是以她的

直覺來說,calvin的確是一個很擅長點撥的老師。

所以,在calvin的點撥后,注入自己的靈感和構思,

整個設計跟她之前的相比,完全上了不止一個檔次,

她個人而言,對於自己交給盧氏那邊的設計,是自己最滿意的一份。

但是,她也明白,設計作品有時候是比較主觀的東西,

自己覺得怎樣怎樣好,在別人的眼裡,也許是一文不值的。

重重呼了一口氣,向知草覺得,

現在這樣胡亂猜想,實際上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抬起頭,晃了晃腦袋,向知草發現,不知不覺,

她已經來到了應采心的辦公室門口,

什麼時候坐電梯上樓的,她竟一點印象都沒有。

站在門口,向知草重新調整了一下呼吸,

感覺自己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之後,這才慢慢地抬起手,

在木門上輕輕地敲了幾下。

不過,辦公室裡面的人彷彿沒有聽到,

又或許是向知草敲得太小聲,

她沒有聽見有人說請進,不由下意識地將耳朵湊近木門,

隱隱約約中,她聽到好像裡面有人交談。

大概是在打電話吧?

向知草猜想,於是,隔了大約一分鐘,向知草又再次抬起手,輕輕地敲了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