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51章 不入流的設計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1章 不入流的設計師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耳邊安安靜靜,向知草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因為夏芸芸的靠近莫名地漏了一拍。

夏芸芸輕輕抬起捏著一疊白色紙頁的手,臉上帶著一抹揚起的明媚笑容。

這般友好,讓向知草驀地一愣,下意識地伸出手去接。

然而,下一秒,

她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不僅錯還錯得徹底。

一股厚重的刮感從臉上猛烈劃過,留下一點若有若無的刺刺疼痛。

向知草第一次發現,不管是看起來多輕薄的東西,

一旦累積到一定數量,再加上一定的力道,還是有看似不明顯的威力的。

一瞬間,時間幾乎停止,畫面慢慢定格。

紙頁從向知草臉上四散開去,在空中划著優美的來回反覆的弧度,一張張散落開去,

就像一隻只蝴蝶在空中慢慢盤旋飛舞,

最後迫於自身的重力慢慢地來回反覆,平靜地躺在地上。

「夏小姐1

此時,安靜的辦公室頓時響起一個女音,帶著濃重嚴肅和斥意。

聽到應采心的聲音,向知草這才猛然回過神來,

不可否認,儘管有了一點心理準備,

但是當夏芸芸突然將紙頁擲在自己臉上時,她是真的愣住了。

若不是此時臉上還**辣的一陣疼意,向知草會以為剛才的一切又是自己的臆想。

伴隨著應采心的一聲喝止,向知草回過神來,

皺了皺眉頭,

先是回頭對應采心搖了下頭,

這是她和夏芸芸之間的私人恩怨,有什麼就直接讓她和夏芸芸兩個人解決。

她不想把應采心也牽扯進來。

過了約莫幾秒,向知草慢慢的平靜下來,

理智告訴她,不要衝動,看清楚目前究竟是怎麼回事。

要不是在辦公室,又是那麼突然的情況下,向知草真想撿回面前散落一地的紙頁,

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重重地擲在夏芸芸臉上,

讓她也嘗一下這種滋味。

見向知草嘴角微抿,夏芸芸一甩眼,看向別處,

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哎呀,你怎麼不接住呀?真是不好意思哦,沒拿穩。」

一講完,夏芸芸環起雙臂,很是開心地輕輕捂著嘴角笑了起來。

壓住心中的那股怒火,向知草下意識地低頭看了地上的紙頁,

眼神不由一怔,這……這不是自己的手稿嗎?

已經交過去給盧氏了,不是說還不錯嗎?

怎麼現在又會在夏芸芸手上,而夏芸芸又為何拿過來。

帶著滿心的不解,向知草輕輕俯下身子,

伸出白皙的雙手,低下頭一張一張地撿起來,看著自己努力做出來的設計被別人踩在腳下,

向知草不由皺緊了眉頭。

有些難受地頓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動作,向知草吸了一口氣,

最後加快速度,動作迅速地將面前的紙頁全部撿起來。

低頭瞥了一下底下蹲著的人兒,夏芸芸臉上飄過一抹帶著快意的笑容。

似乎,她找到了向知草在意的事情。

哼,那正好,她可以一舉毀了面前的女人!

瞬間,夏芸芸覺得,自己的人生彷彿找回了一點樂趣。

撿回所有的紙頁,向知草發現,自己的手稿其實只有幾張,

但是這一大疊裡面還摻雜著其他人的設計,

不單這樣,自己的手稿還有別人的手稿上還用紅色筆畫出圈圈。

向知草有些不解,這是什麼情況?

除了她自己的手稿外,還不止一份其他人的手稿。

帶著疑惑站起身來,向知草看向用凌厲眼神斜睨著她的夏芸芸,

等待夏芸芸的答案。

抓住了別人的痛處,夏芸芸心裡一陣痛快,

向知草帶著疑惑的眼神讓她更是歡快地揚起嘴角,

接下來,她要讓這賤女人嘗嘗失敗的滋味。

整個辦公室靜悄悄的,約莫過了一分鐘,

夏芸芸微顫的聲音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興奮,

「向知草,虧你還是一個設計師,不過,還真是個不入流的設計師埃」

聽到夏芸芸憤然出口的這句話,向知草心底微微一悸,

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夏小姐,是我們這邊的設計您那邊不滿意嗎?請您別人身攻擊。」

應采心適時地插了一句話進來。

儘管向知草此刻心裡既迷惑又忐忑,

但是對於應采心的好意解圍,向知草快速別過臉,

感激地微微揚了揚嘴角。

心裡依舊是沉甸甸的,向知草知道自己的預感肯定不會錯,

夏芸芸拿出這一疊紙頁,肯定是有備而來。

事實證明,向知草的直覺是該死的準確。

應采心話音剛落不到兩秒,夏芸芸彷彿為了快意宣洩自己的想法一般,

急不可耐地繼續開口,

「哼,可笑,人身攻擊?等我說完,你就會感謝我。」

說完,夏芸芸似笑非笑地睨了一眼應采心。

做戲要做全套,所以夏芸芸很是配合,既然你應采心要當白臉,

反正對自己是有益無弊的,她配合就是。

「你敢說,你不是抄襲?」

夏芸芸斜睨一眼向知草,語氣鏗鏘肯定,高高在上的姿態一如能評判人生死的法官一般,

臉上的傲慢顯露無遺,

「仔細看看,你手上那些,用紅色筆圈出來的部分,

你敢拍著胸口說這不是你照抄別人的1

面對夏芸芸確定鑿鑿,向知草心裡猛然咯一跳,

心跳飛速,但是下一秒,幾乎是脫口而出,

「沒有,我沒有抄襲1

向知草下意識地辯解道,別說抄襲,這些手稿她見到沒見過,

又何來抄襲這一說。

難道……

不可能,向知草始終不明白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這手稿上的一筆一畫都是她認真地構思出來的,是經過calvin的點撥的,

怎麼可能抄襲?

不等向知草反應,夏芸芸繼續開口,

「到了現在,你還不承認,

證據鑿鑿,你還說沒有抄襲,設計界有你這種奇葩,真是恥辱1

見向知草怔愣的模樣,夏芸芸幾乎是咬牙切齒,

仿若她就是設計界裡面的人似的,對抄襲深惡痛絕。

向知草一時沒有緩過神來,

眼神怔怔,腦袋也一片空白。

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向知草怎麼都想不明白,她自己設計的,

怎麼成了抄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