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59章 豈容其他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9章 豈容其他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到了室門口,姜磊拿著鑰匙開門進屋,

向知草見情形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趕上去,在室門還沒關閉之前到達。

手抵著門,在玄關處換鞋的向知草不時探著腦袋往裡面張望。

沒有看見男人的身影,略微鬆了一口氣,

她想反正進了室沒見到人影,不是去了陽台就是去了浴室。

向知草將包隨意地放到自己的白色小木桌上,

下一秒,她不禁愣了一下,

因為她發現,她竟然忘了和陸陽天講明公司發生的事情了,

明天陸陽天知道后,估計會對她很失望吧?

這個意識不由讓她的心情低了低。

百無聊賴地趴在小木桌上,向知草歪著腦袋想著,

該怎麼樣解決抄襲這件事。

明明就不是自己抄襲呀。

胸口瞬時像憋了一股悶氣,向知草坐直起上身,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閉眼慢慢地吐了一口氣,

來回幾次。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的,

向知草在心裡默默地這麼勸告自己,

過了三秒鐘,晃了幾下腦袋,向知草一把拉扯過旁邊的包包,

從裡面掏出一沓紙頁,

那是今天夏芸芸扔到她臉上散落一地的手稿。

畢竟是自己的心血,

別人不珍惜,不代表自己就要自暴自棄,所以,

向知草撿回來之後便直接塞到了自己的包包里。

手裡捏著這一沓紙頁,

小臉上清澈的眸子微微暗了暗,她一張一張地翻閱。

暗自腹誹,也難怪別人會說她抄襲,

紙頁上有理有據,還特別用紅色勾出了相似之處。

可她就想不通了,自己原創的東西怎麼會和別人的創意撞上了。

沒記錯的話,她記得夏芸芸指責自己是抄了兩個設計師的作品。

一個是法國知名設計師,具體名字當時她沒有聽清,而另外一個則是最近剛崛起的國內設計師新秀micco。

和法國設計師的那個作品比起來,向知草覺得有些神似,但是基本上是完全不一樣的。

況且,和大師的作品相比,她覺得自己還遠遠沒到那個水平。

因此,要是別人拿自己的設計和大師的圖稿做對比,肯定沒辦法做文章,

最多傳傳一段時間的緋聞,到最後,終究能夠澄清。

想著,向知草將法國設計師那一份紙頁放在旁邊,

接著翻閱國內設計新秀的作品,

這個micco在設計界現在也小有名氣,雖然是最近才崛起的,

她也關注過對方的設計,對這個設計界新秀的作品也頗為欣賞。

然,當她仔細對比觀察之後,向知草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得不說,這份設計和自己的設計又百分之八十的相像,

她下意識地將目光移向紙頁底部的日期,竟然也是最近的作品,發布出去的時間竟然比她提交作品過去給盧氏的時間提前了幾個小時。

頓時,有種五雷轟鼎的感覺,

向知草難以置信,設計新秀髮布到大眾的時間竟然比自己提交給盧氏的時間還早,

這是不是就意味著,

可以撇除對方其實是抄襲自己設計的這個可能性?

抓著紙頁的蔥白手指不由縮了縮,力道微微加大,

看著紙頁上刺眼的日期,向知草的心像跌入了谷底一般。

原先她還覺得,既然她可以很肯定自己是絕對沒有抄襲,

那事情應該沒有想象中那麼難以解決。

但是,雌雄難辨,現在她也不由有些晃神,難以分辨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道,世界上的事情真有那麼湊巧,

她和其他人竟然想到一塊去了,做出相似度那麼高的作品,

可是,為什麼心底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沒有那麼巧。

這下,她突然有些亂了,不知道該怎麼著手。

難道,她要和公司那些人說,不是抄襲,是湊巧嗎?

下一秒,向知草自己也不由下意識地搖搖頭,

別說別人聽到這個理由會不會笑掉大牙,會不會覺得這完全是個託詞,就連她自己,也是不相信的。

就在這時,浴室門嘎吱一聲,男人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深秋的天氣已經有了寒意,因此男人身上換了一套棉質長袖睡衣。

出了浴室,一眼男人便瞧見坐在一側小木桌上的向知草,

一手托著下巴,拄在小木桌上似有所思的模樣,

眼神怔愣眉頭微蹙著似乎在思考些什麼事情。

此時,向知草沒有注意到身後傳來的聲音,

直到面前有一個陰影覆蓋下來。

驀地一怔,向知草抬起頭,

只見男人一雙沉靜深邃如古潭的眸子,俊黑的劍眉微微皺起。

向知草連忙站起身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也許就只是覺得姜磊佇立在自己面前,太有壓迫感,又或者是因為她知道姜磊今天心情不佳,

所以不自覺地想避免和他有衝突。

扯開嘴角一笑,向知草迅速抓起隔壁白色衣櫃裡面的衣服,

「我洗澡去。」

說著,向知草便立刻踏步向浴室走去,絲毫不給男人開口的機會。

站在原地的姜磊,看了一眼急切跑開的小妻子的身影,又收回視線,

移到面前的白色小木桌上。

臉上的神色不由又些僵了僵,這個時候,他的小妻子還是沒有和自己說。

究竟在小妻子的心目中,他是怎樣的一個地位?

然而,一頭扎進浴室的向知草並不知道浴室外的那個男人的想法,

只是得,姜磊的心情不大好,

她還是少做些惹他生氣的事好了。

早在下午就有人和他稟報了小妻子的事情,

幾乎不上那些八卦帖也不看八卦視頻的姜氏少爺居然破天荒地上去看了一下,

看到後面的評論甚至還夾雜著身體器官的罵戰,

握著滑鼠的手不由骨節泛白。

理智有些脫韁,那一刻腦海里只閃現了一個想法,

他的女人他都捨不得罵,豈容其他人罵。

可沒想到,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的小妻子居然在他面前依舊若無其事,

甚至連告訴自己的想法都沒有。

此刻,目光下意識地往桌面上掃,男人不悅地蹙了蹙眉,

拿起桌面上攤開的兩張紙頁,

倏地,男人眸子閃過一道幽綠的光芒。

下一秒,倨傲的身影離開室,走向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