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60章 幸福的味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0章 幸福的味道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書房外側是面向大海的落地玻璃窗,

蒼藍的夜色下,一道挺拔健碩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

伴隨著海浪一陣陣拍打沙灘發出的此起彼伏的波濤聲,

男人的聲音在夜色中依舊顯得格外的清晰。

「好的,少爺,我立刻去搜尋證據。」

電話那頭同樣是個男人的聲音,清亮中帶著一絲恭敬。

而此時室內,向知草剛從浴室里出來,

狐疑地左右張望,沒發現男人的身影。

她不由自言自語嘀咕一聲,

「跑哪去了?」

橘黃的燈光下,向知草漫不經心地拿起吹風筒吹了吹頭髮,

瞥見桌上的手稿,心裡一下子有些沉甸甸。

門口嘎吱一聲,

向知草下意識地轉頭,見到男人欣長的身材背對著自己這個方向。

在男人轉身之前,向知草連忙轉過頭去,雙手趴在白色小木桌上,假裝很認真地在看手稿。

轉沙木桌那邊掃了一眼,又下了樓。

聽到身後的室門輕輕當一聲,

再加上男人慣有的沉穩腳步聲漸漸遠去,

向知草驚訝地轉頭,

這大晚上的,她老公這是要去哪?

哎,她剛才真不該假裝沒聽到他進來的。

難道是他看出來了,生自己的氣了?

胡思亂想的向知草煩躁地抓了抓腦袋,

這幾天不是還好好的嗎?還一起去看電影呢。

現在這是怎麼了?

想想,向知草覺得,在這方面自己也有錯,

兩個人之間有問題應該好好溝通一下才對,不是像她這樣子怕惹對方嫌棄,

而躲避不去面對。

再說,她也想不出和姜磊之間有什麼矛盾問題。

咬了咬唇,向知草覺得,

等姜磊回來之後,一定要好好聊聊。

眼睛向上眨了眨,向知草呼了一口氣,

接著低眸向桌面上的手稿掃去。

就在她呆愣出神的時候,左手邊突然多了一杯冒著熱氣的滾燙牛奶。

下意識地轉過頭,向知草驚訝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竟然是姜磊!

似乎對她的反應早就習以為常,姜磊語調很淡地開口,

「喝杯牛奶,早點休息。」

話音一落,姜磊便轉身向大床走去。

怔愣的向知草看著男人的背影,很是奇怪地問道,

「你不生氣了?」

原以為小妻子脫口而出的話應該是謝謝之類的,

意料之外的話語讓他的腳步微微一頓,

大約隔了三秒鐘,

姜磊聲音很淡地回了一句,

「沒有。」

什麼沒有,是沒有生氣嗎?可是她怎麼感覺今晚男人的情緒就是生氣呢。

要不,幹嘛一整個晚上下巴都得緊緊的?

向知草囧巴著兩道秀麗的小眉毛,

不過,很快,下一秒向知草喜笑顏開了。

不管啦,反正是她多想也好,不是她多想也罷,

只要姜磊沒有生她的氣就可以了,

側眸看向那杯熱騰騰的奶白色液體,

向知草忍不住伸手過去,熱乎乎的但是不會太燙,

於是,雙手捧著白色牛奶杯,一股奶香味撲鼻而來,

在這微冷的夜晚,她覺得手上這杯牛奶的溫熱和奶香格外讓人有幸福感。

熱意熨貼手掌傳達到向知草的各個感官,讓她不由心裡暖茸茸的。

而此時,男人拉過白色棉被,腦袋裡面卻沒有多少睡意。

此時,小妻子的話還響在耳邊。

他生氣了?

橘黃的夜燈下看不清男人的表情變化,但一絲幽綠光芒在冷眸中閃過。

似乎……

今天他失態了兩次。

第一次是因為見到網頁的謾罵,第二次是因為一下午到晚上都沒有等來小妻子的電話。

面前兩份手稿的相似,向知草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是一天之內情緒起伏太多,還是睡前喝杯牛奶的確有用,

困意襲來,向知草打著呵欠,關了燈。

翌日早晨

由於凌晨時分下過一場雨,所以一早醒來,

當向知草站在陽台上伸懶腰的時候,

聞著清新的空氣,看著鳥兒在枝椏上歡快地跳躍,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她的心情也跟著清爽了起來。

站了一會,覺得有些累,

向知草進了室,拿起上班穿的衣服的時候,

瞥了一眼床上那個還沒有睡醒的男人,這一瞥,不由讓她停住了腳步。

穿著棉拖,向知草躡手躡腳地走到男人白色枕頭旁邊,

彎下腰看了一眼沉靜的俊顏,揚起嘴角。

輕輕地幫姜磊掖了掖肩膀兩側的棉被,

向知草這才回浴室梳洗。

可能昨晚比較早睡,因此向知草早起,也就提前到了LK公司。

和喬麥道別後,向知草轉身正準備往往LK一樓大廳走的時候,

兩個人擋住了她的道路。

映入眼帘的先是白色的高跟鞋,后是白色蕾絲套裙,

向知草視線由下往上,這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並不是陌生人。

「好久不見。」

下意識地,向知草淡淡地沖面前的兩人一笑。

只是,她換來的是對方的不屑。

「不見,我還真想不見1

向母雙手環起雙臂,下巴抬得高高的,鼻子朝天,

從鼻孔里哼了一聲。

向知草不由挑眉,覺得這話甚是好笑。

不是不見嗎?

可是現在,是誰來見她?

向母身後的年輕女人見到向知草低低的輕笑,

不由來氣,

「向知草,你笑什麼笑,憑什麼對我媽笑1

面對向茹兒的一臉氣勢洶洶,向知草更加覺得好笑,

今兒個是什麼日子,兩個人都來見自己了。

只是,這看起來,

並不像是來關心自己,難道,又是為了錢?

想到這個,向知草不由低蹙了一下眉頭,

她自己身上除了那張婆婆交給她的無上限任刷卡,根本就沒有多少私房錢,

因為她實習期的工資也沒有多少。

不過,接下來向母的話倒是讓她微微鬆了一口氣,

「不是來找你要錢的1

既然不是來要錢,那麼為什麼對面兩人的臉色都那麼難看,

還惡狠狠地盯著自己看呢?

向知草不禁有些無語。

這年頭,就算是碰見陌生人,也不至於要這麼爭鋒相對吧?

有些無語地撫了撫額,向知草臉上依舊笑窩淺淺,神態自若,

好脾氣地看著對面的兩個女人,靜靜等待對方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