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64章 人品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4章 人品不行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在網上那張熱帖上再難聽的言語她都見過,

所以向知草故意忽略,仿若沒有聽見對方說話一般,直接坐回自己的辦公位上。

打開電腦,放好包包,伸手拿起桌面的陶瓷杯,她便準備去洗陶瓷杯。

坐角落的女同事旁邊還有一個女生,見向知草沒反應,小聲地湊過腦袋對女同事添油加醋,

「看,人家當你是個小透明呢,一點反應都沒有1

經同伴這麼一提醒,

講話陰陽怪氣的女同事整個人更來氣,尖銳的語氣直接高了八度,

「當設計師能當到這麼厚臉皮的份上,還真是不要臉了!

沒想到啊,勾搭上一個盧少輝,到手的項目最後還是出了差錯啊,

哈哈,怎麼說來著,煮熟的鴨子飛了,心裡肯定不痛快吧!

別說,這項目還不知道是靠睡了幾個晚上才拿到手的。」

緊緊拽住手上的陶瓷杯,向知草咬了咬牙,

逼著自己壓下心中的怒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此刻向知草不想和別人多加爭辯,

清者自清,況且,她知道和這種人爭辯是毫無意義。

挺直背脊,咬緊牙,向知草捏著陶瓷杯的手緊了緊,

大概過了三秒鐘,等待心情漸漸平復下來,向知草這才轉身,

臉上的表情鎮定自若,

仿若剛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那個女同事嘲諷的壓根是另外一個陌生人一般,

從容地走向茶水間。

然而,去茶水間必須經過角落女同事的辦公桌旁邊,

呼了一口氣,向知草抬頭挺胸,目不斜視,不想去理會那個女同事。

見向知草一點都不為所動,

臉上從容自若,反倒她自己像是個跳樑小丑自導自演,

女同事心裡的火一下子燃燒了起來。

以至於她的同伴一直拉扯著她的胳膊,她都絲毫沒有理會。

女同事嘴角上揚,眼底閃過一抹帶著邪意的光芒,

下一秒,輕輕地將腳抬起,橫杠在路中間。

「礙…」

向知草尖叫一聲,突然的阻力讓她手上的陶瓷杯一下子整個往牆上砸去,

而她整個人也接著往前面猛地倒去,

陶瓷杯快她一步摔在白色牆上,彈掉在地上發出「啷啷」的破碎聲,

下一秒,向知草瞳孔睜大,一地散落的白色陶瓷鋒利碎片在燈光的照射下邊邊角角閃閃發亮,向知草心裡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強烈的驚恐湧上心頭,

立刻下意識害怕地閉上眼睛,這次死定了,毀容怎麼辦?

整個人完全沒有受重一般直線往下撲,

這一瞬間,耳邊還有其他同事的唏噓尖叫聲,心驚的向知草只希望盡量不要毀容。

「丫頭1

一個熟悉的男音從耳邊響起,是的,是耳邊!

向知草不可置信地張開眼,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手腕被陸陽天緊緊拉住,

原來剛才那個反方向的力就是陸陽天拉住她?

難怪剛才就在她以為自己直線往下撲,還以為是因為身體重力才莫名傾倒向其他地方,

沒想到竟然是陸陽天拉了自己一把。

瘋狂跳動的心跳砰砰砰,胸口急劇起起伏,

向知草看了一眼地面上那森森發亮的白色碎片,

還有點后怕,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剛才一頭扎進去的可能後果。

「你做的1

陸陽天放開向知草的手,徑直走到女同事的面前,

眼神里的凌厲是她們平日見都沒見過的,登時女同事嚇得瑟瑟地縮了縮肩膀往後退,

腦袋低垂,眼神閃爍,嘴唇輕微地顫動,

「是……是我。」

身邊的同伴已經告訴自己,剛才拉扯她是因為後面站著百年難得在實習生辦公室出現的總裁,

所以自知剛才自己的行為已經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否認也沒用。

總裁的眼神凌厲得像要殺人一般,愣是逼得她連說話都不由自主顫抖。

別說那個女同事,辦公室其他同事此時也一臉驚駭,

平日在公司她們能夠看上總裁一兩眼,但也只敢遠遠地觀望,給多數人的印象是總裁是很nice的一個人。

然而,年紀輕輕的陸總裁能夠壓住董事會那些年過半百的元老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道凌厲的眼神一改往日表象看起來的那般溫潤,

寒得一般人不敢靠近。

陸陽天鼻子里輕哼了一聲,側目對身後跟著的白色職業襯衣的女秘書冷淡開口,

「你解決1

女秘書會意,看了陸陽天一眼,立刻點頭,

接著,斂起的眼神移向那個在辦公桌前站起身瑟瑟發抖的女同事,

「跟我來1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向知草怔怔地看原本盛氣凌人的女同事跟在秘書小姐身後的背影,

好一會,才緩過神來。

見事情平息,辦公室其他同事連忙坐回自己的辦公書桌位置,

不敢斜眼往這兩人站著的方向看。

向知草吞了吞口水,想到這是今天陸陽天第二次替她解圍,

心裡有一絲感動。

可以說,之前她覺得這個總裁有點輕浮,並沒有正式將陸陽天當做朋友看,

但是現在,她覺得自己是可以將陸陽天列入朋友行列的。

於是,她發自肺腑地說了「謝謝」兩個字。

確認向知草沒有事,陸陽天的心微微落了下來,

原本抿著的唇往上揚了揚,

「不客氣,丫頭。」

許是因為自己太過慌亂所以剛才沒有反應過來,

但是現在她想知道那個女同事公司會怎麼處理,猶豫了一會,

向知草壯著膽子問道,

「你會怎麼處理那個同事?」

陸陽天嘴角上揚,反問道,

「你說呢?」

她說?她壓根就不知道,因此向知草眸子裡帶著一絲疑惑,沒有答話。

發現向知草輕蹙眉頭,陸陽天也不再逗弄,

嚴肅地正了正神色開口,

「公司不需要這種人,設計界也不需要這種人,

人品不行,以後都不需要在設計界混了1

這麼一說,是要封殺剛才那個女同事,

倏地,向知草心裡並沒有別人替自己復仇后的快感,反之,心情略微沉重了一些。

原以為丫頭會因為自己的話滿意地露出笑容,卻不想,丫頭卻完全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