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77章 反常的少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7章 反常的少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坐直起身子,向知草輕咳了一下,眼神移回手機屏幕上那個帥氣的側臉上。

過了約莫一分鐘,她輕輕地將指尖放到手機屏幕上,

思索良久,最後卻只是發出了一個「好」字出去。

然而,生怕自己一時手滑點錯地方,最後發了一個「不」字或者其他亂七八糟的字過去,

只是單單一個好字,她就反覆核查了好幾遍。

沒到一秒,對方很快就回了。

向知草激動地點開一看,那邊同樣發了一個「好」字過來。

心情瞬間像煮沸的水一般,向知草興奮地站起身在被子上手舞足蹈。

像是想到什麼,她立刻跳下床,連拖鞋都沒來及穿,一把抱出衣櫃里的衣服並將之丟到床上。

接著,興高采烈地對著落地鏡,她不厭其煩地一件一件比試起來。

姜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少爺?」

恭敬站在一旁的喬麥忍不住再次輕輕呼喚了一聲。

他發現,今天的少爺很是反常。

據他所知,少爺的手機都是放抽屜里,平日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可今天少爺竟然破天荒地將手機放到桌子上。

不單這樣,在他彙報文件的時候,

他睥到少爺正拿著手機不知道在發些什麼,

一度以為自己看花了眼,可等他晃了晃眼睛再次看向少爺的時候,

少爺已經若無其事地盯著他看了。

他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直到微信提示音再次響起,他錯愕地從文件中偷偷移出眼睛,

竟然發現,少爺那……

那是在回微信!

瞬間,他大跌眼鏡,手上的文件差點就掉落。

看姜磊那修長的手指在手機上跳躍,喬麥倏地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這麼多年,他家少爺終於開始碰這些玩意了。

劍眉間的一絲溫柔,該不會又是自己看花了眼吧?唇角揚起,少爺應該心情不錯。

喬麥邊看邊點頭呈思索狀。

只是,一轉念,他很想問,少爺您這是在周末特地趕回公司處理急件的呢?

還是回公司休閑放鬆的呢?

下一秒,對上抬頭的姜磊倏地冷意散化開去的眸子,喬麥腦袋的話立刻就擱置在喉嚨中。

難得見到他家少爺這麼開心,他應該替少爺開心才對,

況且,他一個小小的助理,根本也沒膽去說少爺。

想想自己剛才差點脫口而出,喬麥不由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他剛才沒有腦子抽筋,不然真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繼續1

發了一個「好」字過去之後,

姜磊抬起冷眸,睥了一眼面前若有所思的喬麥,語氣平靜清淡地開口道。

被姜磊的聲音倏地打斷思緒,喬麥連忙回神,

恭敬地點點頭,繼而認真地接著彙報。

雲苑室

向知草不厭其煩地試了一件又一件,可是依舊沒有挑到喜歡的。

這樣的天氣,穿著無袖的連衣裙顯得太過於做作。

雖然她又不少新款長袖連衣裙,隔壁衣帽間也是滿滿一間沒有穿過的最新款,

可是就是感覺哪裡不對,向知草最後還是沒有挑出一件合意的。

有些沮喪到倒回床上,向知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別人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她這是衣要穿時方恨多。

眼花繚亂的款式,反而讓她不知如何下手,決定不了該穿哪一件。

就在這時,一陣手機鈴聲嬰嗡著響起。

立刻坐起身,她循著手機鈴聲的聲源左找右翻,

最後終於在衣服堆里找出了那被掩埋的可憐手機。

一看手機上跳動的名字,向知草不由揚起笑臉,

「采心,找我有事嗎?」

自從抄襲事件過後,在有人的時候向知草就叫她的英文名,

私底下就叫回應采心的本命。

電話那頭的人沒有立刻說話,先是安靜了一會,

接著那邊才慢慢傳過來一個聽起來還挺愉悅的女音,

「小草,有空嗎?要出去逛街嗎?」

正合她意!

向知草本就覺得這大好周末,一個人在家裡挺無聊,而且她還找不到合適的衣服,

應采心這個電話簡直來得太及時了。

下一秒,她不由眉頭一皺。

許是姜家所有人以為她今天會呆在家裡好好休養,喬麥沒有在雲海畔,

而喬叔又陪在婆婆身邊。

所以,沒人接送的她要從雲海畔這邊出去不方便。

「不行嗎?」

電話那頭的女音久久沒聽到向知草的答覆,於是開口問道。

電話這邊的向知草連忙搖頭,急切回答,

「不是,不是!只是……」

猶豫了一下,向知草帶著歉意解釋道,

「只是雲海畔這邊離市區太遠,現在身邊又沒有人接送……」

說到這,向知草略微停頓了一下,

心想著,還是算了,這來回出行太不方便。

然而,不待她拒絕,電話那邊的應采心便迫不及待地打斷道,

「好,我過去接你。」

沒想到應采心這麼爽快,向知草有些意外。

意外之餘又挺開心有這麼一個朋友,在自己需要的時候立刻出現。

只不過,在她換了衣服所有準備好,

站在雲苑別墅外面等待的時候,她又有些失落了。

雲海畔不是一般人能夠找到的,

除非是熟悉路線的人引路,不然一般的計程車是不懂怎麼左拐右拐到達雲海畔。

而應采心卻想都沒想,一口就答應過來找自己。

這是不是說明,應采心對雲海畔很熟悉——

是因為以前在這裡住過呢?

那是不是,應采心還睡過她現在睡的那張床呢?

一瞬間,這個想法讓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下一秒,向知草便使勁地晃晃腦袋,好像這樣就能晃掉之前的胡思亂想一般,

接著深呼吸了幾次,這才阻止了自己豐富的想象力。

不管以前怎麼樣,現在姜磊和采心不是保持著普通朋友關係嗎?

甚至……

不是比普通朋友還要疏離一些嗎?

不然,為何她從來沒有見過姜磊和應采心之間有什麼超過朋友的逾越神情動作呢?

想到這,向知草突然就安心了一些。

心裡不由吐槽,這生理期的女人呀,就是愛胡思亂想。

對的,一切都是生理期惹的禍!生理期的女人情緒不穩定,容易煩躁,而且皮膚特別不好!

向知草這麼說服著自己,為自己的胡思亂想找了一個台階下。

一想到皮膚這個問題,向知草心想,

等一下出去一定也要帶采心去做皮膚護理,她記得上次婆婆帶自己去的那家美容會所就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