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81章 我是你的守護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1章 我是你的守護神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難道這丫頭吃醋了?

想到這個可能性,陸陽天心中一陣竊喜。

看了身側的向知草一眼,他快速往前走幾步,徑自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上車,我慢慢跟你說。」

想到陸陽天之前在公司替自己洗脫抄襲罪名,現在又幫忙送醉酒的應采心回來,

大概也不會壞到哪裡去。

有了這個認知,向知草便順從地上了車。

一路上,向知草一股腦地將自己好奇的問題問了一遍,

許是轉移了注意力,所以對陸陽天那飛快的飆車速度也適應了不少。

知道陸陽天和應采心在國外就已經認識,還是學長學妹的關係后,

向知草不由揚起笑臉。

難怪采心剛才打了他的電話,還打了自己的電話。

看來,自己在采心心目中還是挺重要的。

一轉念,向知草又覺得奇怪,

下午她們才不過分開一個小時的時間,應采心怎麼會一個人跑去喝酒呢?

「那你知道采心為什麼一個人喝醉酒嗎?」

側過臉,向知草好奇地問道。

這個問題,陸陽天也不由微微蹙了下眉頭,沒有立刻回答。

自古以來,借酒消愁愁更愁,消愁的原因不是為了事業就是為了感情。

應采心事業順利,剩下的可能便是為了感情。

車廂里安靜了約莫一分鐘,陸陽天語調溫和,

「不知道,大概是有傷心事。」

陸陽天的回答讓向知草不由也陷入了思索,此刻素凈的小臉上眉頭輕輕皺起。

傷心事?

下午采心和自己逛街的時候,不是還挺開心的嗎?

過沒一個鍾就那般傷心,一個答案隱隱在向知草腦袋裡浮現,

難道……真的是那樣嗎?

可是感情的事,不是東西,沒法說讓就讓。

應采心是對自己很好,不僅幫過自己,還捨身救過自己,

若是采心要求自己給些什麼,她一定竭盡所能,除了感情!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暗暗地嘆了一口氣。

雖然嘆氣的聲音很小,但在安靜的車廂內,

旁邊的陸陽天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覺察之後,陸陽天稍稍放慢了車速,通過後視鏡不時地瞟向副駕駛座上的向知草。

見她低垂著眉頭似乎在沉思的模樣,素凈的小臉頗有些為難的神色。

陸陽天的心不由也跟著一沉,猜測著,

這丫頭是遇到什麼難心事了嗎?

看到向知草不是很開心的模樣,陸陽天的原先的興緻也微微低了低。

抓緊方向盤,猛地轉了個彎,根據導航的提示,已經進入雲海畔別墅區,

陸陽天減緩車速,輕聲詢問,

「有煩惱嗎?說出來我可以幫你。」

溫和清雅的聲音傳入耳朵,向知草心底倏地一暖,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再嘆了一口氣。

她的事,恐怕他也幫不了!

不過,她還是很感謝他——

感謝他有這個想法,感謝他在公司那般幫助自己。

下一秒,向知草唇角翹起,側過臉,

「陽天,謝謝你。」

誠懇的語氣讓陸陽天莞爾一笑。

這丫頭,還是第一次這麼誠懇地和他講話,以前不管做些什麼,她要麼是猶豫要麼就是拒絕。

自然而然地,陸陽天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直接那麼應了一句,

「不客氣,我是你的守護神。」

陸陽天話音一落,向知草便睜大了眼睛,很是驚訝地「氨了一聲。

她極度懷疑自己是聽錯了!

沒一會,車子穩穩停在了路邊,

陸陽天轉頭,剛好對上那雙驚訝的無辜眼眸。

心想,剛才自己說的話會不會太直接,以至於嚇到了這丫頭?

於是,他故作輕鬆地移轉眼神,接著調侃地補充道,

「我是公司所有女下屬的守護神。」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同時也安心了些,心裡嘀咕,

還好,是這樣!

不得不說,剛才守護神三個字,真的是嚇了她一大跳,

害她整個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已經將陸陽天歸類為朋友了,她不想這麼快就失去了這個朋友。

不過,這一切,似乎都是自己多想了呀。

想想,陸陽天對自己和采心的確是挺好的,說是女下屬的守護神一點都不為過。

但是自己剛才卻自作多情,胡思亂想,向知草忍不住自嘲一笑。

聽到旁邊又是一陣笑聲,陸陽天也跟著笑了起來。

這丫頭情緒變化真快,說難過就難過,說開心就開心,像個幾歲小女孩一般。

下一秒,陸陽天微笑著側目過去,

臉上的笑意漸漸有些凝住了,有些失神地望著眼前的人兒。

這時,車窗外的路燈照射下的鵝黃光線恰好打在向知草素凈的小臉上,柔和淡雅。

俏麗的五官在鵝黃燈光下很是動人,

特別是小臉上那淺淺的笑容,梨渦乍現。

光線從修長的脖頸順延到若隱若現的鎖骨,順黑的髮絲如瀑布般傾瀉及腰。

這一刻,陸陽天不自覺屏住了呼吸,

生怕一大聲就驚擾了面前靈動脫俗的人兒。

沒過一秒,向知草探了探腦袋,打量了一下車窗外,這才發現已經到了雲苑附近,

但是離雲苑別墅還有兩百米的距離。

「我到了,謝謝你。」

向知草轉過頭,對駕駛座上的陸陽天輕輕開口。

沒聽到回應,她便轉頭,

澄澈的眸子剛好對上那雙明亮如星辰的黑眸,

向知草心下一愣,但還是馬上穩住了心神,輕輕開口問道,

「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被向知草這麼直視加提問,陸陽天馬上回過神來。

想他縱橫情場多年,竟然也有無措的時候,他不由移開目光正視前方,緩了緩情緒。

見陸陽天這麼奇怪的反應,向知草不以為意,

猜想大概是陸陽天久駕累了的緣故。

於是,她便推開車門,快速跨出去。

而後俯身站在車窗前,對著車窗里的男人揮手淺笑道,

「陽天,謝謝你對采心和我都這麼好!我到了,你快點回去吧。」

向車裡的人揮了揮手,

不待陸陽天回答,她便直接向旁邊的人行道走去。

看著不遠處那棟別墅,再想到住在裡面的人,她心裡驀地一絲甜蜜。

還沒走幾步,她就聽見後面傳來車門大力被關上的聲音。

但是沒有回頭,她心想,

大概是陸陽天要調轉車頭出雲海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