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84章 罪加一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4章 罪加一等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在沙發上趴著的向知草絲毫沒有留意到從浴室走出來的男人,

此時正沉浸在自己的小開心中。

直到不經意瞥見沙發麵前那雙男士拖鞋,向知草才從沙發上爬起來,

不到一秒,便端端正正地坐好了。

等了幾秒沒動靜,她偷偷地抬眼,恰好遇上頭頂上方男人掃過來的淡漠孤冷視線,

眼底的寒意讓向知草不由在心底打了個哆嗦。

咽了下口水,向知草故作鎮定,

告誡自己,之前只是個誤會,她一定要和男人好好講清楚。

於是,她揚起笑臉,逼著自己面對面前那張沉下來的俊臉,

「對不起,今天有點事,我失約了……」

向知草還想解釋一下原因,

可沒想到還沒說完,姜磊就直接打斷了,說出來的話語調比南極的冰山還要冷,

「沒必要和我解釋1

說這話的時候,姜磊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墨綠的眸底如往常那般淡漠。

被這麼一說,向知草也顧不上心底的懼意,

直接站起身厚著臉皮上前拉住姜磊的手,輕聲地開口,

「我知道,但我失約是有原因的,因為應采心喝醉酒了……」

聽到應采心的名字,男人眉頭一皺,

直接就騰出另一隻手,上前將面前抓住自己的蔥白小手大力地挪開。

接著,他目光一沉,淡淡喝止,

「不用提了。」

說完,男人直接轉身,向白色大床邁去。

向知草原本覺得,失約是不好,

但是這也不過是兩人之間的一件小事,而且明明最近姜磊對自己還不錯,不是么?

就像昨晚!

那應該不會這麼難以解釋才對。

可是,現在她發現,她錯了。

看男人的樣子,他似乎根本就不想,或者說不屑於聽自己的解釋。

想到這,向知草垂下眉眼,不免有些失落。

視線移向白色大床上那個背對著她的背影,

向知草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但是,她覺得不論怎樣,這不過是件小事。

既然姜磊現在不想聽,那她就明天和他說。

這麼想著,向知草心裡驀地好受了些,

心情也恢復了些。

進了浴室換了身睡衣后,向知草輕輕走到床邊,有些好奇地伸出腦袋,斜眼探了探那個背對著她的男人。

只見鵝黃壁燈下,男人濃密纖長的睫毛偶爾輕輕地扇動,

鼻子呼吸氣息沉穩。

略微鬆了一口氣,向知草輕輕拉開白色被子一角,

先是坐到床上,再慢慢將腿伸直,最後蓋上被子,一系列動作都很輕。

接著,她伸手關了床頭的壁燈。

躺在床上的向知草睜大了眼睛,看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

靜靜的室里,耳邊只有心跳聲和呼吸聲,以及不時傳來的海浪聲和風聲。

居然失眠了!

向知草只覺得腦袋很清晰,清晰到一點睡意都沒有,

而沙廖鵲暮粑聽起來似乎早已淺淺入睡。

向知草側過身去,伸手很想去抱住男人,可是一轉念,又怕這樣會吵醒他,

於是,伸出的手很快又縮了回來。

睜著眼看黑漆漆的夜,向知草一點睡意都沒有。

倏地,一條新微信提示聲音進來,向知草這才想起自己忘了關機。

於是,輕輕地從床上爬起來,她盡量小幅度地掀開被子,

小心翼翼地下床,再摸黑著走到自己的小木桌,最後在包包里摸索一陣掏出手機。

她剛點開手機屏幕,腳底就一陣涼意,

讓她不由「嘖」了一聲。

這才想起自己忘了穿鞋,是光著腳丫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的。

下一秒,她抓著手機,踮著腳尖快速爬上床。

拉起被子,向知草側轉身子,面朝和姜磊背對著背的方向。

點開手機屏幕,向知草又點開那個綠色的圖標,

心裡思忖著——

這麼晚了,有誰會發信息給她?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不知名的頭像,

不由輕輕地蹙了蹙眉,

因為她對這個頭像一點印象都沒有,

開始在腦袋裡面搜刮自己是什麼時候加了這個陌生微信的。

頭像右上方只有一個紅紅的「1」字,

也就是說,只有一條信息發過來。

也許是以前的同學也說不定,

向知草想到自己經常丟三落四的,心想也許自己很早以前就加過,只是沒聊天罷了。

想通了,她便伸出手指去點開。

然而,向知草剛舒展開的眉頭不由又皺了起來。

原來對方發過來的——

是個視頻!

略微遲疑了一下,向知草先是將手機音量調小,準備只看畫面。

「不睡覺嗎?」

寂靜的夜裡突然響起這麼一個清冷聲音,向知草被嚇了一大跳,

心底一陣發麻。

不過,捂住狂跳的心臟冷靜下來后,她這才意識到,這個聲音就是來自姜磊。

她反過身去,在微亮刺眼的手機屏幕燈光下,

看見有些睡眼朦朧的姜磊。

眼神雖然朦朧,但是仍然隱隱看得出男人眼底升起一股怒意。

向知草心跳忽地加速,心裡自知理虧,

於是,帶著歉意小聲地開口,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然而,姜磊似乎並不領情,用那蒙上一層冷冷薄霜的眼神盯著她看了好一會,

最後直接拿過她的手機。

室里一瞬又從微微光亮變得漆黑不見五指。

向知草雙手拉起棉被蓋到脖頸間,

小忐忑地想著,除了失約,現在她還玩手機吵醒了他,

又是罪加一等了!

向知草先是聽見男人似乎把手機放到了旁邊的床頭柜上,

接下來除了翻身的聲音,就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整個室又陷入了一片安靜。

清醒的向知草在腦袋裡數著各種綿羊,大綿羊小綿羊,

黑綿羊白綿羊,公綿羊母綿羊……

也不知道數了多少遍,漸漸地,眼皮有些沉重……

整個室一片寂靜,除了海濤拍打岸邊礁石的聲音。

而此時,在另外一個普通公寓內,依舊燈火通明。

「姐,以後您別找個那麼會打架的男人行不?

你看,咱弟兄被打傷了幾個,就那點錢,連醫藥費都不夠啊!

你不會想,讓咱弟兄去和那男的拿吧?1

電話那頭很是粗獷的聲音不滿地數落,而這邊的女人則是皺緊眉頭聽著,

瞬間電話兩邊都一陣沉默。

隔了約莫兩分鐘,

女人對著手機那邊的男人聲音很輕但語氣卻很堅決地開口道,

「再給你三萬!以後消失1

電話那頭的男人聽到這句話,興奮得有點小騷動,

很快那邊男人語氣就恭敬了起來,

「好的,應小姐,合作愉快!

下次有事再找咱哥們,哥們一定給你辦得妥妥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