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85章 解釋(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5章 解釋(一)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清晨

在小鳥的嘰嘰喳喳聲中,向知草微眯著眼醒過來。

用手揉搓了下眼睛,接著她抬眸向陽台外望去,晴空萬里,微風拂人。

漸漸清醒,向知草快速側轉腦袋下意識地往身邊看去——

空空的,只有一個白色枕頭。

向知草騰地從床上坐起,掀開被子,快速下了床。

踩在冰涼的地板上,她驀地想起昨晚的事,將視線往床頭櫃一瞟,

果然,自己的手機就乖乖地躺在上面。

快速走上前,她拎起手機便塞入包包里。

心想,要是她忘了帶手機,而姜磊聯繫不到她怎麼辦。

牆上的壁鍾白天每隔12個小時后整時就會自動報時,也就是說白天才會報時,九點!

一聽到這個聲音,向知草手忙腳亂地開始換衣服,沖向浴室。

然而她卻只能在浴室門口停祝

因為此時浴室門是關著的,向知草嘗試扭動了一下,但發現打不開。

好奇心突起的向知草不由將耳朵貼近浴室門,一下子就聽見了浴室里嘩嘩的水流聲。

一想到姜磊就在裡面,她心裡忽地有些緊張。

都是因為失眠自己今天才會這麼晚起床,想著,那張素凈的小臉上嘴巴撅起。

忽然,門開了!

而此刻卻依舊保持著俯身耳朵貼門動作的向知草,瞬時臉紅耳赤起來,

一種做壞事被人抓的無地自容感湧上心頭。

抬眸的時候,她剛好碰到姜磊投射過來的淡漠眸光,

心情跟著有些黯然。

只是擦身一瞥,

姜磊直接走到房間的落地鏡前,

細長的手指開始整理白色襯衣上的袖子和紐扣。

此時一束淡白的陽光從陽台外照射進來,室所照之處看得見細密漂浮的一點點小顆粒狀灰塵,

但光線照射在姜磊身上,直挺乾淨的白色襯衣卻映襯得越加的雪白,姜磊身上的那股落拓清冷氣質更加展露無遺。

這一幕,讓側目過去的向知草有些呆了。

整理好袖子,男人轉身。

向知草連忙別過頭,匆忙地跑進了浴室。

抵著浴室門,心跳有些快,看了一眼鏡子裡面那個面容白皙紅潤的女人,向知草不由咽了口口水。

好幾秒后,她才回過神來,

這才意識到一個問題——

她的花痴耽誤了好些時間,也就意味著她要以更快的速度刷牙洗臉,

不然別說上班可能遲到,

就連趕不趕得上和姜磊坐同一輛車都是個問題。

一般來說,是喬麥送她上班,但若喬麥沒空或者其他,就由喬叔送。

可是向知草不想要喬叔送,因為她還想借著今天早上這個機會和姜磊解釋解釋。

所以,比之以前的軍訓洗漱速度,她今天又破了一次記錄。

時間就只是用在了刷牙上,

她只用清水洗了把臉,連淡妝都沒化,便直接走出浴室,算是洗漱完畢。

這一系列動作,用了不到三分鐘。

然而,出了浴室門后,她的心情倏地有些沮喪,

因為她發現室里已不見男人的蹤影。

但緊接著心裡又一陣歡喜,豎起耳朵的她聽見樓梯口那邊傳來下樓梯時才會發出的踏踏聲。

忙亂間,向知草一把抓起包包,邊下樓梯邊穿高跟鞋,

最後以小跑的速度跑到了雲苑草坪旁的停車常

見黑色卡宴還停在旁邊,小跑著的向知草這才放慢腳步。

雖然整個人氣喘吁吁,但小臉上很是開心。

咽了咽口水,向知草一手叉著腰,一手拎著包包站在車旁。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喬麥眼尖地發現向知草,

下一秒,立刻以閃電的速度下車,幫站著原地喘氣的向知草拉開了後車門。

向知草沖喬麥感激一笑,沒有絲毫顧忌地鑽進車裡,

同時,心裡直慶幸趕上了,而直接忽略了男人向她投以的那記冰冷眼神。

車子緩緩地駛離雲海畔。

抓緊方向盤的喬麥其實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一大早他就見到自家少爺冰冷著一張臉,整個車廂里的那個氣氛壓抑得他開車都有些哆嗦。

好在就在他要開車的時候,眼尖地發現少奶奶從別墅門口往這邊小跑過來。

於是,他故意磨蹭了一下。

只是,看樣子少奶奶似乎還沒對少爺解釋清楚昨天的事情呀。

想到這,喬麥不時地偷瞟後視鏡,

看見了下面一幕——

向知草似乎坐得不舒服,一坐進車廂便開始扭動肩膀以此調整自己的後背位置,

而旁邊的姜磊斜著冷眼向下用餘光瞥著旁邊人兒的一舉一動。

相比向知草的左扭右擺,坐在旁邊的姜磊倒顯得鎮定自若,只是表情冷若冰霜。

收回自己的眼神,想到姜磊的脾氣,喬麥一臉肅穆地在心裡為向知草打氣加油,

「少奶奶,我等公司下屬今天是死是活,可全靠你了1

而向知草好像聽見了喬麥心裡的吶喊一般,

坐定身子后,開始挖空心思地想著該怎麼和男人解釋。

一時間,整個車廂里安靜到只聽得見呼吸聲和車窗外的颳風聲。

細細思索了一番后,向知草開始偷瞟旁邊的男人。

本想打量姜磊臉上的神色,可是奈何姜磊足足比她高出一個半頭,

而她又不敢扭動身子和腦袋,只是努力地用眼角餘光向旁邊掃視。

自然,她見不到姜磊的臉部表情,

映入眼帘的就只是白色襯衣以及黑色西褲上方的一雙修長大手。

咽了下口水,向知草努力在心裡想著開場白。

這一大早的,身邊這個男人一句話都沒說,她覺得兩個人簡直都可以演卓別林的黑白默劇了。

這種沉默打破!

向知草咬了下唇,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一般。

然而,不待她開口,旁邊的男人卻先她一步開了口,語調清冷不帶任何情緒,

「有事?」

向知草不由「氨了一聲,立刻扭轉腦袋,望向那張驚為天人的帥氣臉龐。

沒聽到向知草的回答,姜磊蹙眉斂眸盯著她看了幾秒,

接著視線才往下移。

一臉呆愣的向知草見男人眉眼下垂,

不由也循著男人的視線往下移。

這一移,她終於知道了為什麼男人會主動跟她說話。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

她的手死死地抓緊了大手上方的白色衣袖!

下一秒,向知草猛然鬆開手。

然而鬆開手后她發現,被她抓過的白色袖子皺巴成一團,

和白色襯衣其他筆挺部分顯得極不協調。

頓時,一股熱意湧上向知草的腦袋。

大概是覺得旁邊的這個倨傲男人,任何時刻都應該是衣著乾淨筆挺的!

所以向知草幾乎是下意識的,

兩個手直接上前,拉扯那個褶皺巴巴的袖子,小表情的認真程度就好像是在勾勒素描手稿一般。

頭頂上方的男人斂起眉眼,墨綠的冰冷眸子快速閃過一絲光亮,

只是在向知草抬頭的時候,光亮很快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