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90章 醜醜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0章 醜醜魚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想到剛才可能失去一個朋友,

傷心過度的向知草腦袋下垂,沒有意識去伸手接過紙巾,

眼淚鼻涕一時間都蹭在陸陽天的白色襯衣上。

袖口傳來的濕意讓陸陽天瞬間一愣,心疼的同時又有絲欣慰——

起碼,自己在丫頭心目中有點地位了。

「別哭了,我沒死。天塌下來還有我個高的。」

閃亮如天上星辰的漆黑眸子定定地盯著眼前那張梨花帶雨的小臉,陸陽天語氣溫和,

自然地伸出手輕拍向知草的背。

這溫暖的話語,卻又戳中了向知草柔軟的內心。

為什麼說這話的人不是姜磊?

她努力想剋制住,可是眼淚依舊不聽話地洶湧而出。

自己的話似乎沒有什麼效果,陸陽天看見向知草努力咬唇,卻剋制不住反而哭得更凶的模樣,

也就不再說些什麼,只是輕蹙眉頭。

一時間,周圍都很安靜,除了時而抽泣時而哽咽的哭聲。

漆黑的眸子靜靜地看著面前的人兒,而向知草掉了線的淚珠掛了一臉。

下一秒,他不由直接拿起紙巾,輕輕抹掉向知草臉上的淚珠,

動作極其輕盈小心,俊臉上認真的神情就好像在擦拭稀世珍寶一般。

許是哭得太傷心,到最後她的眼睫毛沾了滿滿淚水,

以致模糊了她的視線,只是隱隱看出一個人影——

一個看不清細緻輪廓的男人,

半跪在自己面前,伸出一隻手輕輕地擦拭自己的臉頰。

倏地,一股溫暖隨著淚水洶湧而出。

「謝……謝你」

哭得太久,向知草說話哽咽的同時還時不時地打嗝。

聽到向知草的話,陸陽天不由勾起唇角。

還會感謝自己,是不是說明這丫頭慢慢地沒有先前那麼難過了。

這麼想著,男人騰出另一隻手輕拍向知草的背,

溫柔地回答,

「不用謝,我願意對你好。」

說這話的人卻不是姜磊!

這個認識再度讓向知草心底猛地一抽,

太過於溫暖的話語讓向知草剛剛有所停止的眼淚再一次決堤。

向知草蔥白的手指楸著胸前衣服的模樣,看得陸陽天很是心疼。

意識到似乎自己怎麼說都不對,這丫頭越聽反而哭得更凶。

下一秒,他自然地伸出雙臂,將面前哭得晶瑩剔透的人兒輕輕擁入懷中。

略有無奈的俊臉浮現一絲寵溺,輕拍背部的力度輕柔得如同在哄小孩一般。

不是清新薄荷味,而是另一種怡人的男性氣息環繞著的向知草,

而她現在腦袋裡糾結的是為什麼面前的人不是姜磊,也不管是誰的懷抱,任由自己痛痛快快哭一常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她眼淚差不多乾涸的時候,

陸陽天輕輕放開她,在鼻子紅紅的小臉上細細盯了好一會,忍不住一笑。

雖然眼皮沉重酸澀,眼睛也有些紅腫,但是絲毫不影響她的聽覺。

抽搭著鼻子的向知草聽見了陸陽天的輕笑,

知道陸陽天沒有其他意思,所以她也勉強地扯開嘴角。

「想笑再笑吧,你現在,笑比哭還難看。看過醜醜魚嗎?你現在就跟它一眼,皺巴巴著臉呢。」

見向知草緩過神來,陸陽天很是開心,

相對比眼前勉強的微笑,他還是更喜歡那發自內心梨渦淺淺的笑容,

仿若整個世界都被陽光照亮了一般。

聽著陸陽天的比喻和語氣,被逗笑的向知草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想到自己此刻的模樣一定很醜,

鼻涕和眼淚混在一起,好像……

還擦在陸陽天的衣服上。

下一秒,陸陽天側過身,直接坐在地上,

抬頭仰望那看起來似乎離他倆都很近的藍天白雲。

狠狠宣洩一番后,向知草的心情和緩了一些。

雖然一想起姜磊,她心裡還揪著揪著有些難受,但是只要她逼迫自己刻意不要去想,

勉強還能忍祝

不知什麼時候,原本並排坐著的陸陽天已經躺在了地上。

他看著藍天,開始訴說自己的往事。

溫潤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向知草沒有側目,而是刻意讓自己靜靜地聽著,

陸陽天的淡淡的往事也確實讓她此刻心中的難受稍稍轉移。

突然,陸陽天像是想到什麼,很是好奇地回頭盯著她看。

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的向知草不禁別過腦袋看向其他地方,

刻意避開那明亮的黑眸。

然而,陸陽天接下來的一句話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丫頭,你去男洗手間做什麼?」

她倏地一愣,

男洗手間?!

回憶起來,她記得當時自己腦袋裡面想著就只是找個能哭的地方,

根本就沒抬頭去留意是男士還是女士洗手間。

被陸陽天這麼一說,向知草一下子紅了臉。

躺在地上的陸陽天不由微撐起身體,靠近向知草的身側,

抬起眼盯著那張小臉,俊臉上是一抹戲虐的微笑。

那比紅得像聖女果一般的小臉,

與原先的蒼白如紙完全不一樣,有了正常的血色,

陸陽天滿意地點了點頭。

以為陸陽天探過腦袋是想聽自己的回答,

向知草側目,卻看到一張在自己面前放大了幾倍的漂亮臉龐,

男性均勻平穩的呼吸噴在臉上,向知草不由下意識地往後一縮。

雖然這張俊臉很漂亮,甚至比很多美女都要漂亮,

這種漂亮和姜磊那種陽剛落拓的帥氣氣質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兩者都很吸引人。

但是,這麼近距離的面對陸陽天,向知草還是很不適應地後退了一些。

對向知草本能的躲避,陸陽天不免有些介意,

但是一想到這丫頭和自己並不是很熟,也就釋然。

此時,向知草也覺得自己的動作過於刻意生疏,於是便想找些話搪塞,

緩解面前尷尬的場面。

但是她又有些小心虛,十指下意識地互揪著,

聲音低得像蚊子一般,

「我……我以為是女廁所。」

聽到向知草迷糊的回答,陸陽天忍不住笑出聲來,不由反問一句,

「那你也不是想輕生?」

「輕生」這兩個字,向知草頓時愣住了,嘴巴微微張大。

在男洗手間輕生?

這話聽起來怎麼聽怎麼奇怪!

輕生?她倒沒有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