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91章 那才是溫暖所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1章 那才是溫暖所在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她是很難過,可是沒有想過輕生。

若是輕生,那她就……那她就再也見不到姜磊了!

不得不說,她的確怨恨,心裡氣不平!

可是她一想到再也見不到他,或者在他生命中再無任何交集,

心裡就忍不住一陣翻江倒海的難過。

是的,她還不願意,儘管這個男人背叛了她,

可是她還不願意離開他!

驀地,向知草臉上顯露黯然的神色,眼角也開始濕潤。

「不是咯?」

見向知草似是又要哭泣的模樣,

陸陽天連忙再次開口詢問,轉移向知草的注意力。

溫和的提問聲飄入耳中,向知草不由抽了抽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氣。

兩人間沉默了大概有十餘秒鐘,向知草才幽幽回答,

「不是,我沒想過輕生,只是太難過。」

她現在明白了,為什麼她只是在洗手間哭一下,就會有保安來敲門。

原來,他們聽到男洗手間有女人哭泣聲,就以為她要輕生。

這也就合理解釋了為什麼那個保安大叔對她說些不要輕生的話。

這麼說,是不是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了。

那……

應采心也會知道嗎?

聽到向知草這般誠實,回答自己的問題不再像以前那般刻意疏離或者迴避,而似乎接納自己了,

陸陽天心裡陡然有些欣喜,繼續開口問道,

「為什麼難過呢?」

這個問題,讓向知草再次愣住了。

告訴他,自己是因為又一次被人劈腿而難過嗎?

可是,心裡隱隱有個聲音,讓她不要對外人說她和姜磊之間的事。

儘管那個男人這麼對她,可是她心底依舊是想維護那個男人,不論是名聲還是其他。

對自己這個想法,向知草也無奈地嘆了口氣。

自己在男士洗手間哭得那麼傷心,見到的又都是同個樓層的同事,

估計也會有人問自己同樣的問題——

是哦,你為什麼難過呢?

向知草若有所思的模樣落在陸陽天眼裡,他不禁有些擔憂,

輕輕地再次詢問了一聲,

「嗯?」

被陸陽天這麼一打斷思緒,向知草不由吞咽了下口水,

想都沒想,就胡亂回答道,

「我鄉下的外婆過世了。」

在她記事以來,除了爸爸、繼母和妹妹的存在,就沒有其他人了。

當然,她知道自己還有個媽媽!

只是那個媽媽從來就沒有出現過,更別說有外婆了!

她便心想,大概是自己的外婆已經過世了吧。

話一出口,向知草又覺得自己的這個謊是不是撒得太過了?

但是說出去的話已經沒法收回。

於是,她便不由在心裡默默道歉:

外婆啊外婆,您千萬不要怪我,小草不是有意把您搬出來的。

知道自己的撒謊技術很爛,她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

然而,她卻看見陸陽天認真點了點頭,似乎信了。

「嗯,你別太難過。外婆在天上看見你難過,也會傷心的。」

陸陽天安慰道。

耳邊飄來陸陽天的安慰話語,心虛的向知草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酸澀的眼皮。

心想,若是自己現在有個外婆也好啊!

有些惆悵的向知草深深呼了一口氣,揚起腦袋,看向頭頂的藍天白雲,

心裡響起一個聲音,

媽媽,您在哪?您還會回來找女兒嗎?

人在脆弱的時候,都特別容易想那些和自己至親的人。

總覺得,那些才是溫暖所在。

而向知草也不由開始想念親人了,

對那個素未謀面的親生媽媽,不得不說,她的心裡是有著美好的幻想和憧憬的。

此刻,她不禁有些黯然。

有生之年,我還能見到您嗎?

……

大西洋彼岸,一個中年女人正陪著女兒逛街,梨渦淺淺。

倏地,心裡一揪,

中年女人手捂著胸口,看起來有些難受。

「媽,你怎麼了?」

旁邊原本挽著中年女人胳膊的女孩覺察到身邊的異樣,

不禁連忙伸手扶住中年女人,拉著女人的手往旁邊的星巴克咖啡廳的椅子上坐。

深深呼吸了幾次,椅子上坐著的中年女人白凈的臉上眉頭微蹙,

手捂著心口仍舊覺得有些難受。

雖然已是中年,但是女人的皮膚依舊白皙細緻,沒有一絲雜質,

難得的是,眸子里依稀還有著少女的清澈。

看旁邊站著的長相酷似她的女兒一臉著急,中年女人不由伸手輕輕拍了拍女孩粉嫩的臉頰,

溫聲柔語地安慰道,

「媽沒事,只是有一點不舒服,一會就沒事了。」

打量了中年女人許久,旁邊的女孩才慢慢鬆了一口氣,

撒嬌著上前趴在中年女人的懷裡,

「媽,您千萬不要有事,您還要照顧我呢。」

聽著女兒撒嬌的話語,中年女人慈愛一笑,梨渦淺淺。

只是她心裡隱隱有些異樣,有些想念,

那遠在中國的女兒。

想到這,中年女人暗暗嘆了一口氣,眼底有一絲黯然。

……

「快看」

向知草指著天上的白雲,突然轉過頭對陸陽天喊了一聲。

耳邊傳來向知草欣喜的話語,陸陽天不由抿唇一笑,

這丫頭,剛才還哭得死去活來,現在又有精力去欣賞藍天白雲。

不得不說,這丫頭自愈能力很強!

下一秒,陸陽天笑著搖搖頭,沖著向知草手指指的方向望過去。

然,待他看清之後,不由也有些驚訝。

「那一定是我媽……」

合起雙掌的向知草頓了一下,舔了一下唇,

回頭瞥了一眼臉上沒有異樣神色的陸陽天,才繼續開口補充道,

「是我媽的媽媽,在天上對我笑呢。」

陸陽天不由在心裡調侃,

你媽的媽媽,不就是你外婆,還說得那麼拗口!

這丫頭!

循著向知草的視線望去,只見湛藍的天空中,有三朵白雲,剛好湊在一起,

組成了一個眉眼彎彎的笑臉。

也難怪這丫頭心情驟然變好!

倏地,向知草眼角不禁有些濕潤。

看著天上漂浮的笑臉,她相信,媽媽一定是很愛她的,

不然,為什麼在她需要的時候,天空就出現了這麼可愛的一個笑臉。

這笑臉就是媽媽想她,一定是!

儘管知道自己這樣想有些牽強,可是向知草還是執拗地認為,

天上的白雲一定是媽媽和她心有靈犀,才顯露出來的。

因為,這麼想著——

她的媽媽就好像一直在身邊陪著她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