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96章 轉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6章 轉性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現在喬麥唯一的念頭是——

儘快將後車廂的兩人送回雲苑,完成他的工作。

不然,他真擔心,明天的頭條會變成「富家少爺司機瞬間猝死,死因成謎」。

一轉彎,車子緩緩駛進雲海畔,

有了盼頭,喬麥心中繃緊的弓弦終於鬆了松。

一鼓作氣,他踩了油門加了速。

好在雲海畔的路上一向空曠無人,公路兩旁遠遠近近就只有像顆顆玉米粒般金燦燦的鵝黃路燈。

沒一會,車子就到達了雲苑別墅旁的停車常

隨著車子緩緩停下,喬麥吊起的心也漸漸落下。

然而,他發現,車子才剛停下,

他還沒來得及下車去幫少爺開車門,少爺就已經下了車,

同時還傳來巨大的「啪」一聲甩車門聲。

喬麥不由搖搖頭,看樣子,似乎,少爺這氣是一點都沒消。

下一秒,從後視鏡上瞥了一下,他發現少奶奶竟還坐在後車座上,

眼神定定地望著車窗外那個疾步行走的倨傲背影。

那眼神中……

如果他沒看錯的話,他好像看到了一絲傷感!

可是,這和其他男人有瓜葛,明明就是少奶奶,

為什麼少奶奶的神情看起來,似乎比少爺還受傷?

想到這,喬麥不禁挑眉,心中大為困惑。

直到少爺的背影消失在雲苑,少奶奶這才低垂眸子,而且還深深嘆了一口氣。

倏地,喬麥更加困惑了。

視線下垂,剛好落在副駕駛座上的一大束火紅火紅的玫瑰花上。

此時後車座傳來微微的開關車門聲,喬麥不由靈光一閃。

一手抓起副駕駛座上的火紅玫瑰,喬麥打開車門,三兩步小跑著便趕上前面那個低垂著腦袋

在草地上慢慢行走著的向知草。

「少奶奶,給您1

心情低落的向知草聽見背後有人叫自己,不由一轉頭,

霎時一束很大的血紅色玫瑰花映入眼帘,一朵緊挨著一朵,甚是嬌艷!

有些驚訝著張開嘴巴,向知草不解地望向捧著花朵笑容一臉燦爛的喬麥,動了動唇,想問些什麼。

不過,還沒等她開口,喬麥彷彿就知道她眼底的疑惑一般,直接興奮地說道,

「少奶奶,這是少爺送您的花,都靠您,讓少爺轉性了1

怔愣著看眼前這一大束花,向知草有些猶豫要不要接過手。

轉性?

聽到這兩個字,向知草不由低頭自嘲一笑,胸口起伏著艱難地深呼吸了一下。

呵呵,轉性?這倒的確是轉性了!

就像一些女性節目里說的,

男人轉性,不外乎就那麼幾個理由。

其中有兩個理由直到現在,她印象還挺深刻:

要麼就是有一天頓悟,男人良心發現,最愛的人就是自己的妻子,

學會甜言蜜語各種疼愛。

要麼就是在外面有了溫柔似水善解人意各種體貼的美貌小三,

心裡有了愧疚,回家就對老婆各種買鑽戒買首飾買花來彌補。

而這眼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這不,就買了一束玫瑰花,

原來,她這老婆在他心目中,也就值得買一束廉價玫瑰來打發而已。

想到這,向知草不禁輕輕搖搖頭,苦澀一笑。

不得不說,女人要鑽牛角尖,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頭。

凝視著底下少奶奶腦袋的喬麥依舊一臉歡悅,心想著,

少奶奶這回應該原諒少爺今天的冷淡了吧?!

這可是從小到大,少爺第一次買花,甚至連以前的應小姐,少爺都沒有送過。

少爺的心意,少奶奶應該懂的。

聽到底下傳來輕笑聲,喬麥心裡一喜,

不等向知草回應,便一股腦地將手上的大花束塞到向知草手裡。

手上突然被塞了滿滿一個懷抱,

向知草沒想到,收到這個男人的第一束花的心境非但沒有半分喜悅,

反而這般荒涼。

抬頭,想讓喬麥將花拿回去,可卻發現,喬麥已經走開,離她有了幾步遠。

接著,他還邊走邊回頭,燦爛地笑道,

「少奶奶,趕快回去吧,少爺還在等您。」

直到那個背影消失在盡頭,喬麥的笑臉還在她眼前晃動。

等我?

想到這句話,向知草不由自嘲地搖搖頭,

若是等我,一輩子等的是我,又怎麼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想著,心裡就開始又一陣揪著痛,

向知草不由難受地閉上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隔了好一會,等呼吸漸漸平穩下來,

草坪上站著的向知草才慢慢地睜開眼睛,頂著沉重充滿澀意的眼皮,

低垂著視線一點一點落在懷中如血般紅火的紅色玫瑰。

望著這束紅若似血的玫瑰,

向知草艱難的吞了一下口水,不由自主地騰出一隻手,伸向面前那一朵緊挨著一朵的紅色,指腹碰在那柔軟平滑的花瓣上,向知草無意識地將花瓣往上扯。

許是用力過猛又或者是她眼前一模糊,

一股連心的刺痛隨之手上迅速冒出的血珠奔涌而出。

向知草不由咬唇,看了一眼手上紅艷艷的玫瑰花,再側望手上那噴涌的小血珠,

不由再次閉上眼睛,深深呼了一口氣。

玫瑰終究是帶刺的!

正如這男人送花的心意也是這般!

睜開眼睛,咬了下唇,她大步向雲苑走去。

她不願再去回想男人送花的緣由,且「蹭」地一下對自己有了一絲怒火。

出軌的人又不是她!

她幹嘛要害怕要去躲避男人?就因為他是高高在上地位尊貴的姜氏少爺?

還是因為家財萬貫?

想到這,她眉心一擰,

憑什麼!別人做錯的事情,她拿來懲罰自己!

推開雲苑別墅一樓木門,她大步邁進,反身關門,

視線剛好落在靠門左側的廚房。

腦海里的想法一閃,直接快步走過去,望著面前空無一物的垃圾桶一眼,

她使勁全身力氣像是發泄一般將懷中玫瑰猛地往桶里狠狠一擲,

心裡頓時痛快了一些。

接著,一轉身扶著復古雕花扶手,她沿著螺旋狀樓梯,蹭蹭蹭地上樓,高跟鞋踩得巨響。

然而,到了樓梯頂端,她不由又停下了腳步。

站定在樓梯口,眉心一擰,深呼吸一口氣,

隔了約莫三秒鐘,她又閉了下眼睛,晃了一下腦袋,嘆了一口氣,

立刻反身,又蹬蹬蹬地下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