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297章 一巴掌一塊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7章 一巴掌一塊棗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快步走到廚房,望了眼廚房垃圾木竹簍裡面的那束依舊紅艷無比的玫瑰花,

她深深呼吸了一下。

蹲下去,她大力扯出那支之前已經被她拉扯到一半的玫瑰花。

再次起身,將花朵小心翼翼地塞到包里,咬了下唇。

在原地站了一會,她再望了一眼滿竹簍的玫瑰花,

然後轉身迅速上樓。

到了樓上,她站在虛掩著的室門口前面,

眼神不由自主沒有焦距地盯著門上的扭動圓鎖看。

直到裡面傳來大風刮著窗帘發出的悉索聲響,她這才回過神來。

做了一個深呼吸,向知草這才扶著門框彎腰換鞋。

只是這換鞋的動作瞬間彷彿被定格成放慢鏡頭一般,

每完成一個動作都讓她的心情沉重了一分。

然而,時間終究是會消逝的。

她不可能換了鞋子之後還一直站在門口站到天亮。

咬唇閉著眼睛一把推開虛掩著的門,

許是沒有意識而用力過大,室門當一聲撞擊在白色牆壁上,又反彈了回來。

站在門口的向知草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獃獃地看著木門沖自己的腦門迎面而來,

腦袋裡瞬間閃過鼻子被撞得通紅流血的畫面。

就在她閉上眼睛,等待「迎接」這門的重重一擊的時候,

一陣微風從自己的臉上一瞬掃過,

風感之明顯讓向知草確確實實心驚了一下。

然而,她想象中的猛烈一擊卻沒始終沒有落下。

不由慢慢地睜開眼睛,眼前漸漸地明晰了一個背影——

離自己半步遠的一個男人正背對自己往裡走。

側目,果然,那扇門像是受到阻力一般正慢慢地做著弧度越來越小的回返運動,

到最後,像是水上的漣漪一般,慢慢地平靜下來直至最終靜止。

捂了一下快速跳動的心口,向知草深呼吸了幾次。

心中有個聲音在問,難道是他替自己固定了門?

腦海里瞬時無縫鏈接男人剛才的一系列工作:

門大力晃動——往她猛衝過來——她閉眼——男人上去一把抓住門——

門停止晃動——她睜眼!

倏地,心中泛起小溫意,

然而下一秒,她很快就剋制住了。

那又怎樣!

一巴掌一塊棗?在她這裡不奏效!

想到這,向知草咬了一下牙,仰起腦袋,

當男人不存在一般,大大咧咧地走進去,

那姿勢跟沙灘上的螃蟹走路有得一拼,也就只差她變成螃蟹了。

直接走進去,向知草旁若無人地翹起二郎腿坐在白色小木桌旁,

接著將包包里的東西倒出來,一陣搗騰。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臉色嚴肅冰冷,面前是一堆文件。

聽到室一側傳來聲響,垂動的濃黑長睫毛下的墨綠冷眸突然一動,

往白色小木桌睥去,眉頭輕蹙。

可待他看清小妻子的「優雅」坐姿時,

唇角不由往上微微翹了一個極小的弧度,然而,很快,

男人又移開眼睛,恢復了一臉的淡漠孤傲。

這才幾分鐘的時間,她就徹底忘了包包裡面還有一隻紅色的帶刺玫瑰,

被她這麼一倒,包里的東西都散落了出來,

當然,也包括了那一隻「瘦骨嶙峋」的玫瑰花!

望著散落在桌面的紅色玫瑰花瓣,向知草下意識地將身子往前一檔,生怕陽台的風過大,

將桌面的花瓣飛散,特別是她不敢想象,

要是玫瑰花瓣飛散到姜磊面前,她會是怎樣一個心情!

小心翼翼地護住面前的花瓣后,她冷不丁地猛轉頭一看,

看見坐在沙發上的男人一臉的孤傲冷漠,正認真地盯著面前的文件看。

不由撇了撇嘴,她心裡瞬時就來氣,還一副冰山臉!

背著她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現在有錯的,倒好像是她。

越想,一股委屈就湧上眼角,

向知草不由自主地輕輕抽了一下鼻子。

眼神定定地看著面前的紅色花瓣,在逼回自己的所有情緒后,

這才抬起頭,慢慢鬆了一口氣。

她快速地收拾了一下桌子,

當然,是先收拾桌面上她用贍玫瑰花。

先是將散掉出來的玫瑰花瓣一片一片地夾到自己最喜歡的那本設計師名集里,

小心翼翼地壓褶平整,最後輕輕地將書本塞回桌面的書架上。

低頭,再看一眼那隻瘦不拉幾而且葉子掉落只剩下幾片花瓣包裹的光桿玫瑰花,

向知草皺眉,尋思著該拿它怎麼辦。

剛才她腦袋一熱,就抽了一支,

當時大概是氣過頭了,腦袋裡面的想法是——

這是送給我的,也是我用過的,誰都別想拿走!

要拿走也是剩下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樣是怎樣的一種心理,

也忽地覺得,自己這麼做有點怪怪的,放著一大束玫瑰花不要,

卻偏偏只要這一支將她的手指刺傷的玫瑰。

想到這,她抬手,再看一眼指腹間的那個傷口,

沒有了血珠,只有沿著指紋已經幹了的淡淡血絲。

她不由嘆了一口氣,捂了捂心口,

問自己,身體上的傷口會癒合,那心尖上的呢?

放下手,視線移回面前的紅色光桿玫瑰,

她不由自主地伸手上前,指腹輕輕摩挲在玫瑰花瓣上,

似乎這樣,就能體會到花朵的疼痛一般。

花兒本無罪,它本該讓值得擁有的人擁有,

本該是一個戀愛中滿心喜悅的女孩收到,而不是被她這樣暴殄天物,

被她這種不懂得珍惜的人擁有。

想到這,向知草心底的一股情緒又開始翻滾。

在淚珠落下之前,向知草輕輕將一本輕薄的素描本壓在玫瑰上,以此擋住視線。

接著,放下二郎腿,快步走到衣櫃前面,

趁視線模糊之前,她隨便抓起一件睡衣,背對男人匆匆往浴室走去。

在她進入浴室那一瞬,眼淚登然掉落,

一時間今天積壓的情緒再一次盡數宣洩而出。

不想自己這般脆弱,可是她卻沒法控制自己的心。

似乎心臟只要被情緒稍稍一牽動,全身的神經就開始運作,眼淚也跟著不受控制地跑了出來。

看著鏡中淚眼婆娑的自己,一種無力感再次湧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