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00章 她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0章 她怒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難道…

向知草搖搖頭,不可能,這男人肯定是為了自己方便!

再次細細打量一遍,她發現大理石洗漱台那鋒利的角沿上,竟被套上了平滑的柔軟塑膠小片!

怔愣了一下,但是她仍舊不相信,

潛意識告訴她,姜磊不是那種細心體貼的男人!

別說細心體貼,只要平日他不要用那雙凍死人的眸子盯著她看就已經萬幸了,

這種奢望還是算了!

她猜測,或許男人以前就摔倒過,又或者曾經不小心撞上邊沿,反正他這麼做完全就只是為了他自己。

同樣的話,反覆在心裡強調幾遍,最後自然而然也就成了真的。

向知草遵循這個道理,來來回回地認真催眠了自己好幾遍,

最後,她終於讓自己堅信姜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自己,就只差喊出聲來了。

站了一會,向知草不由晃了晃腦袋。

今天她的腦袋已經滿滿負荷,完全超過她平日的腦存量,

所以在浴室簡單晃了一圈之後,做做樣子的向知草便直接返回了室。

瞥見床上有個人影,腳步完全跟隨著意識走,她不由自主地靠近白色大床。

映入眼帘的是那張俊傲的臉龐,

冷眸閉著,長長的睫毛偶爾跟隨眼皮撲閃了兩下,臉色雖然凝肅,但還算安恬。

想到男人平日的高冷范,向知草不由嘟了一下嘴,

這冷若冰霜的男人,也就是睡覺的時候才有這麼返璞歸真平易近人的一面。

下一秒,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只是在指腹將要接觸到那張輪廓鮮明、五官精緻立體的臉龐時,

向知草吞了一下口水,頓住了手中的動作。

眉頭輕蹙,她快速縮回手,

轉而靜靜地坐在床邊,觀察著男人的一舉一動。

見男人纖長濃密的睫毛因眼皮的抖動偶爾顫動幾下,下巴薄唇緊緊抿著,

眉頭也皺了起來,向知草心想,估計是做噩夢了。

倏地,她心裡一絲心疼泛起。

不由自主地,向知草再次伸手,指腹輕輕放在男人皺起的濃眉間,

來回輕輕地摩挲,似乎這樣就能撫平男人眉宇間的皺起一般。

然而,就在她要縮回手指的時候,男人忽地伸手,一下就抓住她的手,

手上冰冷的溫度傳來,透過來的涼意讓她心裡咯一跳。

許是男人真的已經睡著,所以男人抓著她的大手力道很輕,

條件反射的她絲毫都不費勁地將手從男人的大手中抽離。

若不是手能抽離,她真懷疑這男人是在裝睡!

麻蛋,那她現在肯定敲他一腦仁。有了其他女人,就別想再碰她!

瞬時,伴隨著一股酸澀,心中一口氣又堵結在嗓子眼。

在酸澀還沒湧上眼睛之前,向知草認真做了幾下深呼吸,快速強迫自己將眼神從男人的臉龐中轉移。

因為她生怕自己繼續看下去,又會沉迷在男人的俊顏中。

別開自己的腦袋后,向知草深深呼了一口氣,重新緩回心神。

過了約莫兩秒,她又嘆了一口氣,驀地從床邊站起身來。

視線落在張白色大床上,向知草不由自嘲一笑。

幾天前她還在心裡小小嘀咕過——

這張白色大床也忒大了些,兩個成年人睡覺竟還能空餘出很多位置。

那時,她恨不得能和男人睡得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而現在,她又倏地慶幸,

慶幸這張床夠大。

踮著腳尖,她輕輕地離開男人床頭,繞到大床的另外一邊。

以最小的幅度掀開白色大棉被,她輕輕地坐上床墊,接著再慢慢將腿移往白色棉被,

最後才一手撐著床墊讓身子緩緩地躺下。

許是昨晚有些小失眠,

又或者今天發生的事情對她太有衝擊力,哭得太多次,以致躺在床上的時候,

她的腦袋沒時間去回想一整天的心痛,眼皮慢慢地往下垂,

很快,就進入夢鄉……

翌日清晨

有些清冷的秋風吹入室,向知草不由自主地縮著身子且抓住被子往上挪。

睡意濃重加上溫度舒適,她根本沒有意識要起床。

況且,鬧鐘鈴聲還沒響起,所以她繼續安心睡覺。

只是,隱隱地,她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這枕頭,怎麼沒有彈性了?

沒有彈性也就算了,她不禁伸手摸了摸,連大小寬度也縮了水。

閉著眼睛的向知草,不由輕蹙眉頭在心裡提醒自己,

起床之後一定要記得給每天定時過來打掃的吳媽留紙條,

讓吳媽幫忙換一個柔軟一些的枕頭。

這麼想著,向知草繼續側翻了一下身子,扭動著想換個姿勢找個更舒服的地方窩著。

然而,好像不僅枕頭不對勁,這溫度也不大對勁。

很明顯,她的右側手邊的被子是暖暖的,而她的左手處又更加溫暖甚至更燙手一些。

意識還沒清醒的向知草不由自主地想將左側的被子拉扯過來,過來一些,更過來一些!

她猜想,被子大概都被踢到大床左側去了。

於是,她便憑著感覺單手去拉左側被子,可是卻怎麼拉都拉不動。

閉著眼睛的向知草蹙眉,她對自己生氣了!

不就是一團軟綿綿的被子嗎?她還拉不動了?!

下一秒,向知草下意識地伸出雙手去拉,拉不動便咬著牙死命地拉。

終於!有了一點小動靜——

「被子」向自己這邊挪了一些過來。

向知草有些欣喜,但是模模糊糊間她還不想睜開眼睛,想趁著這股舒服的睡意繼續睡下去。

然而,才不到一分鐘,

鬧鐘就「踉踉踉」地保持單一轟隆大聲調,持續不斷地響了起來。

被吵得不耐煩的向知草恨恨地心想,如果以後要殺人的話,就給對方多送幾個鬧鐘!!

兇器!絕對的兇器!!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潛意識告訴她,

再拖下去不起床,那她只有上班遲到的份。

於是,在極度不耐煩中,

閉著眼睛側身躺著的向知草伸手摸索著掀開自己身上的被子,

心想,有了冷意后她就是不想起床也得起床了。

然而,她卻發現,

此刻她雙手抓著的被子就好像長了根一般,拉扯一半就再也扯不動了。

而且,來回幾次都是這般!

這回,向知草怒了——

我還連一張被子都拉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