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01章 矜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1章 矜持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下一秒,她努力地睜開厚重的眼皮,使勁地拉扯麵前的被子。

一點一點的白色光線躍入眼帘,眼前蒙蒙的景象漸漸清晰。

在眼帘打開后,向知草心裡突地一跳,幾乎是以光速睜大了滿是不可思議的眼睛。

此刻,她離男人帥氣的臉龐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不到一公分!!

也就是說,只要她微微一伸腦袋,整個人就可能撞上男人那自然翹起弧度的薄唇。

只是,此刻她嚇得不敢動——

那雙墨綠深邃的冷眸正死死地盯著她!

眸底閃著……

戲虐?

這個詞閃現腦海后,向知草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不可能!男人那麼高冷才不屑於嘲笑她呢。

「可以鬆開了?」

見面前那雙澄澈眸子充滿了驚訝,而且還骨碌打轉了幾下,

面色冷峻的姜磊忍不住輕挑眉頭問道。

鬆開?

這兩個字讓向知草心底陡然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澄澈的眸子跟隨著男人往下掃的視線,

倏地發現,她的雙手緊緊地抓著男人白色睡衣的胸前衣襟。

「蹭」地一下,向知草迅速體驗了一把「沸水煮雞蛋」的感覺,後背和腦袋有一股熱氣陡然升起,最後爬上臉頰。

愣了好一會,向知草才「咻」地一下鬆開男人的衣襟。

緊接著,大床上的身子快速往後挪,挪至最後離男人有半米遠!

呼吸有些急促,向知草這才大悟,

原來剛才那幾分鐘,她一直死死拽住的「被子」就是……

姜磊!

那……他不就被自己吵醒了嗎?

想到自己之前將「被子」死死拽住且不拉過來不罷休的拉扯,

向知草不由一陣心虛。

只是,低垂腦袋的向知草沒看見,

男人見她刻意「滑離」半米遠后,此時那張俊臉一改之前的戲虐和平靜,

不單皺起了眉頭,墨綠眸子里還「騰」地生出一絲不悅。

下一秒,向知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忙著窘迫尷尬。

而相反,男人已經一把掀開被子,下了床。

聽到聲響,向知草下意識地抬頭,望向那個大步邁入浴室的倨傲背影。

霎時清醒,她立刻拉起面前的被子,咬著牙對自己暗暗說道,

向知草,矜持,矜持,你要矜持!

今時不同往日!有什麼好窘迫的?!

接著,向知草趕緊跳下床,換了衣服開始收拾塞入包包里的東西。

一時間,動作有些手忙腳亂。

此刻,心裡一股氣讓她不想搭理男人。

不是她記仇,而是妻子與否的身份問題是個原則性問題!

除非,她對這個男人一點感覺都沒有。

不然,她不可能不介意,

她覺得這種事若是發生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任何一個女人都不可能忍受。

在她想清楚自己要以怎樣的心態面對男人之前,她不想和這個男人之間有任何親密接觸。

想到這,她不由垂下腦袋。

因為尷尬的是,剛剛她還那般厚臉皮。

不行,她得趕緊收拾東西,儘快離開這個室。

想到這,收拾好東西的她便獃獃盯著浴室門。

終於,浴室門「嘎吱」一響。

向知草一陣風似的立刻衝過去,與剛從浴室出來的男人瞬時擦身而過。

她沒敢抬眼看男人,只是快速反身後馬上將門鎖上,

而完全忽略,此刻門外站著的男人蹙緊了眉頭,臉上甚是不悅。

站定在鏡子前,向知草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氣,再咬唇同時在心底狠狠地給自己打氣。

下一秒,她快速低下頭,俯在水龍頭前面,雙手捧起歡暢流淌的水流,

一把潑在臉上,臉上的躁意這才微微散了散。

緊接著,她像男漢子一般隨意洗漱了一番,隨手抓起後腦勺的黑色長直發,用黑色橡皮繩高高挽起。

相對比昨天的憔悴,整個人看起來清爽很多。

對鏡子裡面的人兒展示了一個笑臉,向知草滿意地走到浴室門口。

打開門后,腦袋先是往室內探了探,沒見到人影。

耳邊也只有窗帘被海風摧殘后發出的颯颯聲,除此之外,很是安靜。

向知草這才放心地大搖大擺從浴室里走出來。

然而,當她快速拎起桌上的包包走出室時,

卻發現不遠處那個倨傲的身影背對她,腳踩著台階下樓。

站在樓梯口的向知草呼吸瞬時有些急促,不由放慢腳步。

倏地,男人腳步停頓了一下,她也不由自主地跟著定身在原地。

她所站的位置,剛好俯視到男人移轉的側臉。

所以,她清楚地看見男人的眼神往廚房的垃圾竹簍上那束紅色望過去,臉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下,

下巴瞬間緊繃起來。

這一眼,讓向知草忍不住心虛了一下。

心虛過後,她咬了一下唇,替自己辯解道——

已經是我的花了,我愛扔就扔,有什麼好不爽的!

男人只是定定往那片紅色看了幾秒,便再次邁步,推開木門,大步流星走出雲苑。

向知草不由也加快速度「蹬蹬蹬」下樓梯。

因為下一秒她想到,要是男人丟下她,那她上班可就真的遲到了!

可她又不願和男人肩並肩,

於是,出了雲苑她便默默小步伐地跟在男人身後,盡最大努力減輕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男人坐進後車廂,

她才猛衝過去,拉開後車門,手忙腳亂間將自己塞了進去。

然而,她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顧不上對回過頭來的喬麥打招呼,

便一把拉開車門,小跑著沖向雲苑。

車廂霎時安靜一片。

望著那個快速奔跑的背影,喬麥百般不解地自言自語道,

「少奶奶這是回去做什麼?」

下一秒,喬麥收回視線,卻恰好發現少爺也同樣凝視著那個背影。

只是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那個冷眸里明顯多了一絲不悅!

喬麥從後視鏡上看到車後座上的那張俊傲臉龐得緊緊,不禁嘆了一口氣。

他不知道昨晚那束玫瑰花有沒有搞定少奶奶,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

少奶奶肯定沒搞定少爺!

不然,一貫臉色平靜淡漠的少爺為何此刻的眼神如此冰冷?!

整個車廂靜悄悄的。

坐在駕駛座上等待的喬麥不禁開始有點走神。

然而沒過幾秒,在後座上低沉冰冷沒有任何情緒的聲音傳入耳後,喬麥萬分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