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17章 我就是找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7章 我就是找你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可是,要怎樣醒來才顯得自然一些呢?

閉著眼睛的向知草先是將腦袋往後仰,

接著旁若無人地扭動了一下脖子,同時雙手反方向叉在後腰上,輕輕地發出「嗯」地一聲,彷彿才剛剛醒來一般。

為了有真實感,她還特意用慢動作睜開眼睛,一副眼皮很重,很困到她的眼睛怎麼都睜不開的架勢。

最後,她還用那迷濛的眼神左右游移了一下。

那模樣,完全是剛睡醒!

而這一過程中,她的眼神「不經意」地掃過旁邊的男人。

卻發現姜磊目視前方,冷眸一動不動。

雖然那雙冷眸仍舊散發著陣陣寒意,不過好在,沒有了早上在室里時的那股怒氣!

此刻,見姜磊對自己似乎不以為意,向知草的心情微微鬆了松。

她不由好笑地想到,她那幾分鐘前的自亂陣腳是不是太過了?

他一點都沒介意,不是嗎?!

下一秒,向知草子放鬆地在座位上扭動幾下身子,

尋找一個最舒適的姿勢和位置窩著。

然而,就在她坐定位置低垂眼眸的時候,

倏地,面前多了一張白色紙巾!

向知草微微一愣,目光循著拿著紙巾的大手移到它的主人身上。

只是大手的主人依舊目視前方,不屑於側目看她一眼,

絲毫不給她的眼神一點回應!

略略遲疑了一下,向知草還是伸出食指和拇指,拈起白色紙巾一角輕輕扯了過來。

反正丟臉都丟到車裡了!

他早見過自己流口水了,那她不如大大方方地擦掉唇邊遺留的口水。

不得不說,雖然是自己的口水,但是她自己也還是挺嫌棄的。

拿著紙巾輕輕擦拭唇角的口水,向知草心想,

現在,姜磊主動「理睬」自己,

那是不是說明,他已經沒有那麼生氣,也就是說氣頭已經過了?!

這個念頭讓她心中一喜!

但下一秒,她眉頭又蹙起——

真沒想到,姜磊的起床氣這麼重!

看來下次睡覺前,她得把手機調成靜音才行!

得出這個結論后,向知草邊使勁地擦拭唇角,邊不停地點頭。

此時,坐在一側的姜磊眼角餘光剛好睥到向知草這一漫不經心的動作,唇邊不由自主揚起一抹不易覺察的弧度。

就在這時,安靜的車廂內響起一個簡訊息提示音,格外清晰!

向知草驀地一愣,

平日很少有人打電話發信息,今天怎麼這麼多?!

下意識地將手裡的紙巾瞬間捏成一團,向知草開始在包包里一陣翻索。

終於,找到了那個還在震動的手機。

迅速從包里掏起,向知草雙手捧在面前,認真地點開「簡訊」。

而此刻,她沒有注意到晌⑽嗄浚眼角餘光恰好落在她的手機屏幕上。

姜磊的身高就是坐著也比向知草高了一個頭,再加上後車廂本就不大,

輕而易舉地,姜磊只需微微一瞥,便看清向知草手機屏幕上的一點一滴。

向知草認真地盯著手機屏幕上的簡訊,眉頭輕蹙——

又是那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對方為什麼還發信息過來,這時候應該趕快去找心上人才對,怎麼還回復一個不相干的人的信息?

下一秒,向知草心想,或許對方發條信息來是想感謝一下自己。

這麼想著,向知草皺著的眉頭一下子舒展開了。

接著,食指指腹點開「簡訊」,再點開那一連串的陌生數字型大小碼,聊天記錄便映入眼帘。

向知草將視線移向最後一條信息,

「我就是找你1

心裡咯一跳,向知草頓覺莫名其妙,

心底生出的怪異感覺就像自己被綁匪盯上,綁匪放了狠話一般!

「什麼叫做你找我?!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又是誰?你找我幹嘛?」

向知草滿腦子疑問——

從來就沒有熟人約她,所以這條信息還真是蹊蹺!

而男人那個角度,眼角餘光剛好看到對話:

「昨晚等了你很久,你怎麼沒來?」

「你發錯了1

接下來那邊發過來的信息剛好被向知草的拇指指腹擋住,所以姜磊只看到這兩句。

第一句話,他早已見過。

今天一大早上,他被床頭櫃邊持續不斷的手機鈴聲吵醒。

一睜眼,發現旁邊的白色枕頭空空,不見人影,於是,他順手撈過桌面的手機,手機鈴聲卻戛然而止。

三個未接來電!

他蹙眉看了一眼,剛準備將手機放回原位。

驀地,一條新的手機信息又進來,

「昨晚等了你很久,你怎麼沒來?」

他自然地聯想到LK樓下拉著自己小妻子手的陸陽天,不由神色一沉。

手機放回原位后不到一秒,小妻子便從浴室里出來。

他提醒有來電和信息,他的小妻子竟那般著急心虛——

趕快小跑著到床頭櫃,緊張地捧著手機。

聽到按鍵聲,他側目,他的小妻子竟然在他面前那麼認真地回復其他男人的信息!

「昨晚等你很久了,你怎麼沒來?」

這麼說,他的小妻子昨晚和別人約好了?!

心底的一股火莫名燃燒,在脾氣爆發之前,他快速摔門走進浴室。

待他平靜下來,簡單洗漱出門,卻發現他的小妻子早已離開。

往日他的小妻子要麼在一旁偷偷地打量自己系扣子打領結,要麼靜靜在一旁等待自己,

絕不會一個人先離開,除非他在睡覺!

想到這,他大步邁向落地窗,卻瞥見不遠處的黑色卡宴開始發動。

幾乎是下意識地,他不由自主撥打了喬麥的手機,吩咐道,他會立刻下去。

不想,他快速下樓,走向車廂。

本依稀見到車廂里的小妻子扭動身子,但待他坐進車廂,她卻儼然熟睡!

然,沒過幾秒,她竟流口水!

依稀記起他與她的在雲苑室的第一次見面,熟睡中的小妻子睡得很香,只是在床上流口水把枕頭給浸透了。

瞬間,他心中的氣消了消,莫名多了一絲笑意!

眉頭一皺,他沒想到,原來小妻子回復的竟是——

你發錯了!

他發現,不管承不承認,

似乎事情只要和他的小妻子扯上邊,他的情緒就很容易受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