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20章 連名都沒得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0章 連名都沒得掛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少爺,這約會嘛,不過就是兩個人怎麼舒服怎麼來!

其實什麼節日並不重要,像今天的萬聖節,有些人會去化各種各樣詭異的妝,鬼妝、幽靈妝、殭屍妝……」

說到這,喬麥不禁自動腦補了他家少爺化那些妝的模樣,

瞬時,一股笑意不自覺浮現在他嘴角,

「當然,如果沒興緻的話,其實最穩妥的約會就是兩個人趁著夜色出來逛逛街!

然後,再吃吃飯!感受感受氛圍,醞釀醞釀感情,這樣就夠了。」

喬麥的話音一落,姜磊移開眼神眉頭輕挑,點頭的同時臉上換了一副思索的神色。

喬麥忍不住側轉身子抿著嘴偷偷笑了一下——

真難得,他家少爺竟然也會有聽從下屬意見的時候!

而且,他家少爺竟然還邊聽邊點頭!

不過似乎幾天前少爺約少奶奶吃飯,被少奶奶放鴿子了!

雖然,似乎少奶奶是有原因的。

後來,少爺送玫瑰花給少奶奶,而少奶奶似乎也沒很大的反應。

喬麥邊點頭邊決定——

以後他得多多撮合少爺和少奶奶!

不然,少爺這種沒生活情趣的高冷恐怕會讓少奶奶嫌棄。

想到這,喬麥轉身抬頭,

張開嘴興緻勃勃地剛想提醒些什麼,卻發現面前一個人影都沒有。

少爺,您不等等喬麥?不帶你這麼過河拆橋的!

此時LK這邊,沖了杯咖啡后,

向知草只是抿了一口,便開始全神貫注地做手上的工作,中午連吃飯都是叫外賣。

終於,在午睡之前,她完成了拖沓已久的一個文件,心情大好!

環視一圈,她發現除了林小夏,辦公室裡面的人要麼不在座位上,要麼就是在睡午覺。

於是,向知草收回視線,向頭頂伸出雙手先是伸了個懶腰,然後叉著腰扭動了幾下脖子。

全身筋骨得到舒展,頓時,整個人舒適很多!

「小草,你看看,這個南瓜燈好漂亮1

一見向知草忙完,林小夏便立刻將手機遞到向知草面前,催促著向知草看屏幕上的圖片。

被林小夏小孩般的興奮語氣逗笑,向知草聽話地接過手機。

果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雕刻著可愛小臉的黃橙橙南瓜燈!

然而,接下來一瞬,整個畫面突然一黑,猛地跳出個眼角流血、臉色發白、頭髮散落髮黑的人頭出來,同時還伴隨一陣短促的恐怕音效!

向知草立刻嚇得尖叫,雙手顫抖地將手機拋回林小夏手上。

見向知草這般驚恐,林小夏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捧著肚子,仰晃著腦袋止不住地大笑。

下一秒,向知草明白自己被捉弄了!

捂著胸口那砰砰直跳的心臟,向知草忍不住邊瞪林小夏邊大口吸氣。

好一會才緩過神來,向知草咽了一口唾沫,開口埋怨道,

「小夏!你這是幹嘛?!拿這種東西來嚇人!1

見向知草微微生氣的模樣,笑得眼淚都出來的林小夏這才閉起嘴巴收斂緊笑意,

手掌搭上向知草的肩膀,

「別生氣嘛!這不是給你提提神嗎?你呀你,神經多緊繃。

看!現在這不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了。」

向知草哭笑不得——

這被嚇得三魂快不見了七魄,嚇她的人還美其名曰為她好!

幾秒后,見向知草依舊很是無語略顯生氣的模樣,林小夏便癟著嘴巴裝可憐,

「哎呀,小草~~你就可憐可憐我們這些單身狗吧。

你看,一到節日你們個個出雙入對的!

我們這些單身狗呢,只能陪陪路邊的小貓小狗,或者拿這條短片來緩緩心情自個娛樂娛樂,多可憐1

見林小夏那小眉毛囧得耷拉下來,擺出一個路邊可憐流浪貓的表情,向知草便忍不住笑場了,

「說得那麼可憐!我怎麼不知道今天是過節?1

看向知草不生氣了,滿臉笑容的林小夏立刻伸手上前,一把拉住向知草的胳膊撒嬌,

殷勤地回答道,

「是萬聖節啊!雖然這個是國外的節日,可是最近幾年我們這邊都過,

你現在要是往大馬路上一站,你會發現萬聖節的氣息很濃哦!有些餐廳甚至還布置得像鬼屋一樣。」

平日甚少關注這些節日的向知草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表示回應。

「哎,每逢節日我們這些單身狗可哭死了。

今晚我可得好好在家裡呆著!

不然,路上那些恩恩愛愛你儂我儂好似幾百年都見不著一次面的牛郎織女們,就要亮瞎我的眼了1

說完,林小夏立刻坐直身子,臉上表情很是堅定,大有視死如歸的意味,

「今晚杜絕一切交際和社交工具,絕不看qq空間,絕不刷微信朋友圈,絕不看新聞,窩在床上看我的生化殭屍!哈哈,想想就開心。」

聽著林小夏啪啦啪啦的豪侃,一旁的向知草不由張大了嘴巴。

好幾秒后反應過來,向知草才閉起嘴巴。

接著,她不禁又輕蹙起眉頭。

視線移回自己的座位,向知草下意識地盯著自己的手機發獃。

節日都是情侶出來活動的時間,那……

姜磊今晚會回來嗎?

還是……還是他會和應采心出去過節日?

一想到這個,向知草心情頓時沉重地往下跌落。

胸口悶悶的,好像有什麼堵在嗓子眼一般,她下意識地逼自己深呼吸了幾下。

下一秒,向知草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放在桌上,接著整個人往桌上趴去。

閉了閉眼睛,向知草明顯感覺心裡有股情緒開始洶湧。

雖然這次不像之前那般一瞬間眼角濕熱,但是胸口仍舊是揪著揪著!

她想,這種感覺大概就是別人稱之為「心痛」的感覺吧?!

的確,和那種感冒發燒的生病不一樣,這種感覺似乎比生病還要難受一些。

因為,不單腦袋空空,心也空空!

一時間彷彿心房所有東西被掏空了一般。

下一秒,她又忍不住輕聲嘲笑了一聲。

她這個妻子實在是挂名的,不對,現在連名都沒得掛——

姜磊不是已經告訴別人,應采心才是他的妻子了么?!

或許今晚,姜磊就會和應采心手挽手一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