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25章 滿意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5章 滿意了嗎?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冷眸盯著坐在一旁的向知草,男人眉頭輕蹙。

也難怪,向知草此刻素凈小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像是生病後很難受的樣子。

「怎麼了?」

男人深邃的冷眸直直地盯著面前的小妻子,話語內容帶著關切,然而說出來的語氣卻很是冰冷。

被姜磊這麼一問,向知草瞬間有些難為情了。

她抬頭先是看了一眼姜磊,接著便又低垂腦袋,咬了一下唇。

思索良久,她才小心翼翼地開口,「我……我可以打包嗎?」

向知草話語一落,姜磊立刻掃視桌面,接下來臉色微沉。

面前每盤碟子都空空的,空無一物,他實在不知道他的小妻子要打包些什麼!

兩人之間一陣沉默。

男人一直不說話,向知草也不禁緊張得頭皮有些發麻——

姜磊會不會覺得她太小家子氣,連一塊鮑魚都要打包!

想到這,低垂腦袋的向知草內心無比忐忑,桌子底下的十指時不時地互相糾纏在一起。

沉默了約莫兩分鐘,向知草再次聽到那個淡漠的男音在耳邊響起,

「可以,所有東西再來一份。」

姜磊的話音一落,向知草猛地抬起腦袋,瞳孔睜大。

此時在她眼前嘩啦啦出現的,不是滿桌佳肴,而是一沓沓紅色毛爺爺打水漂。

咱不要那麼浪費,行么?

當然,向知草沒有膽量直接對男人開口說。

下一秒,她一把奪過姜磊手上的ipad菜單,笑盈盈地盯著面前面色疑惑的男人,輕聲地開口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

話音一落,姜磊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顯然,姜磊更加疑惑了!

不由訕訕地低下腦袋,向知草伸手指了指自己碗里的那一塊鮑魚,很是不好意思地沖著男人點了點頭。

一瞬,男人眼神立刻從疑惑中轉變成挑眉,似乎對她的行為表示很不可思議。

向知草無語,非要我解釋得那麼明顯嗎?!

下一秒,她咽了咽口水連忙解釋道,

「額……我只要這一個就夠了1

隔了三秒鐘的沉默,向知草再次硬著頭皮解釋道,

「不吃完會浪費1

只不過這句話聲音如螞蟻般大小,因為她擔心男人可能會覺得她太小家子氣。

但是她轉念一想,小家子氣就小家子氣,總比浪費心疼的好!

偷偷抬眸瞟旁邊的男人,她發現姜磊唇角像是隱忍著什麼

——既像是在笑也像是要生氣。

真是矛盾!

向知草連忙移開眼神,視線直勾勾地落在面前的鮑魚上。

對著面前的鮑魚在心底默默地說著,

「鮑魚啊鮑魚,要是我帶不走你,你可別怪我暴殄天物,沒有讓你死的有價值。

我也不是故意,雖然我知道你身價很高,我也很捨不得……」

然而,她的哀悼還沒完,眼前就突然多了一雙白色的筷子,白色的筷子上方是修長的手指。

接著,面前的修長手指盈盈地夾起她面前的那一塊鮑魚,向知草瞬時有些驚呆了,

這是哪來的手?!

她不會看錯吧?

向知草不由閉著眼睛,晃了晃腦袋,再次往面前的碗望去。

真的!面前的那一塊不見了!!

難道是她意念太強,竟生生地用意志想出一個大手,夾起並吃掉了那隻鮑魚?!

向知草怔愣著大大的眼珠,就差要將碗底看穿!

下一秒,向知草就對自己無語,怎麼可能會發生這麼無厘頭的事情,她又沒有特異功能!

雖然不可置信,但是向知草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所以,很快,向知草就緩過神來。

腦袋一晃,視線一移,她恰好瞥到男人正慢慢放下筷子!

向知草猛然驚呆,視線忽地定格了男人那修長的手指,再驀地移向男人的臉頰,

果然,男人的腮幫子正一動一動!

原來她剛才的一切都不是幻覺,是他!是姜磊將自己碗里的鮑魚夾走了!還吃掉了!!!

瞬間,向知草像見到貓下水游泳吃魚,或魚上岸吃蚯蚓一般吃驚。

直到男人冷淡的聲音傳來,好一會沒有反應過來的向知草才回過神。

「滿意了嗎?」

此刻,向知草很想伸手摳摳自己的耳朵,檢查一下自己是否出現幻聽!

沒聽錯的話,男人的聲音是冷冷中帶著一絲笑意。

幻聽!幻聽!

她很清楚,這個男人是有潔癖的呀!!

他怎麼可能會吃別人吃剩下的東西。

若真的是,這種體驗恐怕是頭一次吧!!!

這個認識讓向知草臉上立刻艷紅一片。

一瞟眼,她恰對上男人那雙盯著她的冷眸,似乎是在等她回答。

下一秒,她耳根直發熱,忍不住低垂下眼眸。

整個餐桌上又是一陣寂靜。

耳邊只有她時不時吞咽口水的聲音,向知草這一刻的心情很複雜,

——自己會不會讓姜磊很有壓力?

因為自己不願意浪費,「逼」得他必須吞咽掉她剩餘的殘羹剩菜。

他會不會在心裡對她很無語?

向知草邊想著邊忍不住嘆氣。

「走。」

還沒等她哀嘆完,男人的淡漠聲音便飄入耳朵,向知草馬上回過神來。

立刻拿起旁邊餐椅上的包包和小木箱,她快步跟上前面疾走的男人。

她可是找了好一會才找到這裡的,若是一個人從這裡出去她還得要自己找回大門,這恐怕得花她好長時間。

這麼想著,向知草便緊緊地跟著男人身後,生怕男人一個轉身就把她落下了。

終於出了香泉酒店,向知草暗暗地深呼吸了一下。

不過,此刻她心情有些小忐忑。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姜磊接下來應該會找借口支開自己,然後一個人去找應采心。

想到這,尾隨男人身後的向知草不禁又嘆了一口氣,眼神有些落寞。

心底另外一個聲音補充道,「或許他連借口都懶得找1

抬頭望了一眼微微暗藍的天空,如此美好的夜晚,

她要一個人回雲苑慢慢適應自己的孤獨?

好吧,她承認,現在她的確沒有膽量去拆穿應采心和姜磊。

可是,讓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丈夫去找別的女人,

這種感覺真是揪著揪著很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