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26章 這麼不想見到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6章 這麼不想見到我?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視線從夜空收了回來,向知草心中很是無語。

倏地,耳邊傳來嘈雜的聲音,她凝神皺眉一聽

——聲音怎麼那麼詭異?!

向知草心膽一顫,懼意快速從心底一點一點開始萌生,從細胞順延到血管,再到皮膚!

慌措中轉頭一看,向知草不由尖叫出聲——

這是做夢嗎?!

為什麼一群「喪屍」往自己這邊走來!

嗷嗷,破破爛爛的白色衣服上沾滿了血跡,眼珠從眼眶裡面掉了出來,

還有黑青的殭屍一蹦一跳,還有紅舌頭的蒼白幽靈,還有滿頭黑髮見不到臉的女鬼!!!

霎時,恐怖片的那些恐怖畫面跳入腦海,向知草頓時覺得自己精神快錯亂了!

向知草左望右看,眼底滿是不可置信

——為什麼街上只有她一個人!!!

向知草嚇得驚叫,慌亂中見到前面還有一個男人的影像,是姜磊!

想都沒想,向知草尖叫著撲上前。

霎時,身上傳來一股溫熱,終於見到了活人的真實感讓她死死地抓住姜磊的衣服不放手。

最後的結果是向知草整個人像袋鼠一樣掛在男人身上!

雙手抱著男人的脖子,雙腳跨在男人身上的向知草還大聲喊救命。

然而怪異的事情發生了……

才沒過幾秒,為什麼詭異的叫聲一下子變成了笑聲?!

原先被嚇得眼淚都已經飆出來的向知草倏地停住了哭聲,豎起耳朵睜著大眼,

用一片空白的腦袋思考著面前是什麼情況。

那些喪屍鬼怪竟然會笑?!

從西裝外套中偷偷抬起頭,這一瞥,完完全全顛覆了她的鬼怪觀!

瞳孔放大的向知草咽了咽口水,眼底仍是難以置信——

那一群什麼東西竟然……竟然在嘲笑她?!

然而,只注意到別的地方,向知草卻沒注意到她掛著的「大樹」。

「可以下來了嗎?」

頭頂上方突然傳來的一個低沉清冽的男士嗓音,讓向知草又嚇了一大跳。

她這才留意到自己此刻的動作神態——

不僅掛在姜磊身上,她的姿勢還極其曖昧難看!!

猛地一愣,吞咽了下口水的向知草下意識地鬆開那環著姜磊修長脖頸的雙手,

後果自然是——

她狠狠地摔在了水泥地板上!!

屁股上傳來疼痛感后,向知草才緩過神來。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不是在做夢!

在水泥地板上「嘖」著揉搓著屁股的向知草很好奇,為什麼這個男人這麼鎮定,一定都不害怕!!

而此時,身後的笑聲又是一陣,甚至比剛才更甚。

扭轉腦袋,雖然她心裡還是有些小害怕,可是見姜磊一點都不怕且那些東西還會嘲笑她,

她便沒之前那般膽怯了。

「好啦好啦,別笑了,走咯。綵排完畢,所有人跟我去遊街1

這時,走在前面的一個戴著黑綠帽子的「殭屍」轉過腦袋,對著他後面的那些「東西」開口說道。

接著,一大群東西就跟著那隻殭屍後面浩浩蕩蕩的在大街上遊盪,而附近陸續出現的路邊行人卻一點都不害怕。

倏地,在地上掙紮起身的向知草突然有些醒悟了,臉蛋一下子又撲騰紅了起來,

這回,她是直接整張臉通紅甚至紅到了耳根脖子根,

紅染的顏色和北京烤鴨有得一拼。

原來那些東西是人!

向知草這才想起,今天是萬聖節,遇到「鬼怪」也是很正常的!

怪只怪,中午林小夏提醒自己的時候,自己一直漫不經心。

緩緩地呼了一口氣,低垂眼眸的向知草突然發現,面前多了一雙手!

循著這雙修長的大手往上看,她赫然發現向自己遞手過來的竟是姜磊!

他還沒走?不是要去見別的女人嗎?

盯著面前的大手,向知草有一絲猶豫,然而身體已經先於意識誠實地反應了——

她也伸出了手。

驀地,向知草連忙縮回手。

然而,就在她縮回的瞬間,手上一股燙熱傳了過來。

驚詫著抬頭,向知草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在男人手裡了。

有些窘迫的向知草下意識地出力掙扎,想將手從男人的手裡抽離。

可誰知,男人卻越握越緊!

驚愕地抬頭,她卻被男人一把從地上拉了起來。

兩個人之間飄漾著的清新薄荷味,向知草窘迫地低垂著腦袋及眼眸,心跳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一時間,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站著。

向知草突然覺得這樣很傻,於是咽了咽口水,

舔了一下乾燥的唇,用小得比蚊子還小的低低聲音打破尷尬,

「你不走嗎?」

言外之意是,你還站在這裡?你不是要去找應采心嗎?

對向知草的問題,姜磊只是輕蹙了下眉頭,深邃的眸子更加清冷淡漠。

向知草明顯被男人無意識中施加的過低氣壓給影響到了,呼吸微微急促加快,心跳也啪啪直跳。

終於,這陣沉默過去了,男人淡漠開口道,

「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

話音一落,向知草心跳陡然漏了半拍!

除了最開始的一絲甜蜜之外,很快向知草就收斂起還沒來得及出現的笑意,立刻蹙緊了眉頭。

什麼是她不想見到他?明明就是他想去見別的女人不是嗎?

,男人都花心,為了自己的面子將什麼罪名都怪在女人身上,到最後出軌也變得名正言順。

想到這,向知草鼓著臉頰不說話。

向知草這個低頭不語的反應落入姜磊眼裡,姜磊冷眸里的墨色立刻深了深。

兩個人就這麼站著——

一個低垂著腦袋,盯自己的鞋子出神,

而另一個倨傲身影則是低頭瞥著下巴下方的那個腦袋。

直到一陣寒風吹過,才打破了尷尬局面。

向知草忍不住捂嘴「哈秋」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抬頭偷瞟男人,卻剛好與男人凝視的灼灼眼神對個正著。

頓時心裡咯一跳,她立刻收回自己的眼神。

氣氛瞬時有些局促和不自在!

撿起地上的小木箱,她又拉了拉身上的包包。

手碰在冰涼的衣服上,頓時一股寒意襲到心底,她不由微微瑟縮了一下身子。

冷風吹進鼻子,瞬間讓她整個人有些難受。

「這鬼天氣,說變冷就變冷,連個招呼都沒打!昨天還可以穿短袖,今天就得穿薄外套了。」

向知草邊在心裡抱怨邊抽了一下鼻子。

然而下一秒,向知草再次愣住了——

一股溫暖突然罩住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