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32章 她還做不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2章 她還做不到!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一手捂著自己的心口,另一隻手覆上面前的復古小木箱,

小腦袋開始一點點地分析起來——

首先,小木箱是喬麥給她的,讓她送給姜磊。

其次,小木箱上面寫的是她的名字,是祝她萬聖節快樂。

最後,姜磊似乎也不是很在意這個小箱子,因為他一轉身就直接將小木箱落在後車廂座位上。

還是她看見了,小木箱才被順便拿回室的!

若是重要文件,姜磊不可能會這麼粗心大意。

綜上所述,那麼極有可能是喬麥以姜磊的名義送給她這個小木箱。

她猜,大概是喬麥見她和他之間這兩天有些不快,才主動撮合他們。

想到這,向知草砰砰亂跳的心跳節奏終於平緩了一些。

下一秒,她輕輕地鬆了一口氣——

是啊,又怎麼會是姜磊送的呢!

若是他送的,那他是不是也同樣讓喬麥送了一份給應采心?

驟時,向知草原先心底萌生的一點小喜悅蕩然無存,帶著一絲憂傷的小臉眉頭輕蹙,

「若是這樣,我倒寧願你什麼都不要送。」

退一步說,若真是姜磊送的,他為何不當面坦坦蕩蕩送給自己,而交由他人代給?!

想到這,向知草又不由對自己輕嘲一笑

——陷入牛角尖的女人,真的是很恐怖!

她猜,大部分男人應該都扛不住女人莫名其妙的牛角尖吧?!

有時,她也對自己挺無語。

潛意識裡她也知道自己這番胡思亂想,對姜磊很不公平。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姜磊不是的確和應采心一起嗎?

使勁地晃了晃腦袋,向知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繼而又鼓起臉頰慢慢地呼了一口氣。

雙手縮回,腦袋仰在椅子靠背上,她將右手搭著左邊的肩膀向後扭轉,

瞬時,身體傳來一陣暫時放鬆的舒適感。

這一刻,閉上眼睛的向知草只想放空腦袋,什麼都不去想,就這麼靜靜的挨著舒服的靠椅。

隔了不知道多久,向知草意識開始慢慢渾濁……

然而,耳邊突然傳來「嘎吱」一聲開門聲,

被吵醒的向知草驀地打了一個激靈,霍地睜開沉重的眼皮,全身一抖。

下一秒,視線慢慢往聲源傳來的方向望去,她見到浴室門口那個身材挺拔的男人已經換了白色的棉質長袖睡衣,

正踩著白色拖鞋往這邊走來。

感覺姜磊視線快投向她這邊的時候,向知草立刻以光速挪轉了自己的腦袋,轉移自己的眼神,

吞咽了幾下口水后,她整個人背對著姜磊正襟危坐。

只是她發現,她坐得這麼直挺看起來應該很是傻愣——

她面前空空,除了糖果蘋果就只有一個小箱子。

於是,向知草立刻手忙腳亂地從面前的書架里抽出一本書,

緊接著,整個身體立馬向桌面伏去,兩條胳膊直接交疊,下巴趴在桌子上,

那模樣那姿勢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副得入迷的樣子。

過了不知道多久,耳邊一直很安靜的向知草微微蹙眉

——天知道,此時趴在書本面前的她是一點都看不進去!

輕輕呼了一口氣,向知草心想,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

於是,向知草小幅度移轉趴在桌上的腦袋,眼神慢慢地往身後瞄。

掃了一眼,沙發上沒人!

難道是在浴室?

下一秒,向知草舔了舔唇,突然覺得自己完全不必要這個樣子。

沒有做錯什麼事,她壓根就沒必要這麼心虛!

況且,就算男人站在身後又怎樣?

每天和男人朝夕相處在同個屋檐下,若是每時每刻她都要這般緊張,那她還要怎麼活下去?

這時,向知草像是突然想通了一般,不再偷偷地瞄望。

腦袋直接從桌上仰起,她左右扭動僵硬的脖子,感覺舒服之後這才直接站直起身。

接著她轉身,打量了整個室

——沒人!

瞄了一眼陽台

——沒人!

難道真的是進了浴室?可這浴室是開著門的!

依照姜磊的習慣,只要進浴室就一定會關上門。

發現室里沒有姜磊的身影后,向知草的心情倏地鬆了一些。

下一秒,她趕緊走到衣櫃前,抓起睡衣就直接進了浴室。

當溫燙的熱水灑在身上時,向知草感覺整個人又活過來了!

她發現,洗完澡之後整個人暖乎乎的,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似乎舒暢地呼吸著。

難怪有人說,洗澡可以洗去一身的疲憊!

滿足地從浴室里踏步而出,向知草用白色毛巾揉搓著還沒完全乾燥的秀髮。

腳上踩著暖和的拖鞋,身上穿著保暖的睡衣,全身細胞溫和地呼吸著,而她一踏出浴室門,陽台的海風就迎面吹來,

深秋的涼意剛好可以疏散掉臉上多餘的熱意。

神清氣爽的感覺真好!

向知草突然覺得,有時候,幸福就是這般簡單。

輕輕地呼了一口氣,向知草的手仍舊下意識地不停揉搓頭髮。

若是人可以一直就這樣簡簡單單地就有幸福感,不會有各種慾望,

不那麼強烈地渴望得到愛情、親情、金錢、功名地位,那該有多好。

只是,她還做不到!

想到這,向知草輕輕一笑,幾步走回自己的小木桌。

呵呵,若是這樣,那該多好?

只是恐怕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這樣,而做到只是聖人吧?

人活在這個世上,少不了都會有這樣那樣的羈絆,而愛欲情仇是最正常的慾望。

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才會精彩一些。

倏地,向知草隨處張望的視線落到了桌子角落花瓶邊的紅色玫瑰花上。

只是紅色玫瑰花已經枯萎得早已看不清原來的顏色——

乾枯的花瓣蜷曲在一起變成了枯黃的顏色,甚至還有些發黑,完全看不出之前那厚實鮮紅欲滴的嬌艷模樣!

停住了手上擦頭髮的動作,向知草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雖然眼前的那朵已經枯萎得不像樣了,但是向知草仍不忍心丟棄。

畢竟,這是她第一次收到的他送的花,

儘管……

是在那樣的情況下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