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33章 太危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3章 太危險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澄澈的眸子不禁有一瞬失神,向知草目光獃獃地落在乾枯花桿上。

而就在此時,身後驀地響起一個低沉嗓音,向知草不由嚇了一跳。

「桌子上……」

什麼情況?

向知草猛地一轉頭,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男人已經半躺在白色大床上了。

瞬時,她心底生出一點小局促——

剛才她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在眼裡了?

向知草輕咬下唇,越想她的眉頭皺巴得越緊。

回頭瞄了一眼白色大床上的男人,她發現男人一直低垂著眸子而視線落在他手上的一本厚厚書籍上。

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緊繃起來的神經微微鬆了松。

好在,男人並沒有抬頭看她

——那就說明,剛才她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所做的一舉一動,男人不一定有看見。

想到這,向知草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

只是,下一秒,她不由又緊蹙起眉頭,

剛才姜磊說了什麼?

若是她剛才沒緊張,她肯定是聽得清的。

只是她剛才太過於緊張,一下子耳根也跟著緊繃了一下,腦袋自動忽略了男人飄過去的那句話。

咬了咬唇,向知草有些緊張地摳著相互糾纏的十指,心裡有些糾結,

他應該沒有說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剛剛她是不小心走神了,可是她也不是故意的。

等了約莫兩分鐘,向知草依舊沒有聽見身後白色大床上半躺著的男人再次強調些什麼。

於是,她稍稍放鬆了心情,不再像剛才那般豎起耳朵緊繃著耳根神經去聆聽周圍的一舉一動。

然而,下一秒,她卻聽見了男人突然開口,

「可以拆開。」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可以拆開?桌子?

將兩個詞聯繫起來之後,向知草才倏地明白,

姜磊的意思大概就是說可以拆開放在桌子上的東西。

可是拆開什麼呢?

向知草將視線往小木桌上移去,發現桌子上除了她原先的那些課本,要說還有哪些不一樣的東西,

也就是今晚她剛拿回來的糖果、蘋果以及一個小木箱!

而糖果呢,她已經拆了包裝,所以不可能說的是這個!

而蘋果連個包裝都沒有,根本就提不上拆。

那最有可能的,也就是最後的那個小木箱!

倏地,向知草將眼神定定地放在面前緊閉著的小木箱上。

剛才她是有一種強烈的衝動想去拆開它,可後來又沒了興緻,難道這個小木箱真的是給自己的?

有了這個想法,向知草下意識地轉頭向身後望去。

只是她發現,男人此時似乎一點抬頭的意思都沒有!

咽了下口水,向知草感覺自己的心跳又開始小小加速,撲通撲通地響在耳邊。

下一秒,她深深呼吸好幾次,在覺得自己的心情微微平緩下來后,

向知草閉了一下眼睛,接著鼓起勇氣開口道,

「這個小木箱是送給我的嗎?」

可是,話一說完,向知草就不由得在心底狠狠咬牙責備自己——

說話就好好說話,幹嘛聲音里還帶了一絲顫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收到這份禮物后心情有多激動呢!

這一刻,向知草明顯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大。

接著,她覺得不單單是臉上灼熱,甚至連腦門都湧上了一股熱意。

不作不死,什麼時候她才能做到在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顯得大方沉靜,不會一下子感情波動那麼大呢?

想到這個問題,向知草覺得越發口感舌燥了。

雖然只過了幾秒,但是向知草卻覺得像過了好幾年似的。

男人沒有立刻回答,整個室靜悄悄的。

終於,過了不知道多久,

床上的男人緩緩地抬頭,那雙深邃的冷眸輕輕地向她掃過來。

口感舌燥間,向知草咽了一下口水,趕緊將原先凝視男人的眼神移開,努力地控制自己過快的心率。

緊接著,整個室又是一陣安靜。

此時向知草耳邊有陽台外邊傳來的波濤洶湧聲,風聲以及近處不時的蟲子鳴叫聲。

甚至,此時若是有一根頭髮掉落在地上,向知草覺得自己都可能聽見。

「是。」

男人很是肯定的一個字劃過陽台正吹進來的涼風,飛速地穿過向知草的耳膜。

隨著耳膜一顫,向知草心裡也如琴弦一般輕輕地彈顫了一下,發出的聲調在耳腔里還來迴轉了幾個圈圈。

向知草頓時愣住了,臉上的表情有些錯愕。

雖然她剛才是很急切地脫口而出詢問男人,但是她沒想過男人會這麼坦率地回答她。

簡短直接的回答讓她的心跟隨耳膜一顫。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影響力真的是太大了!

大到她會關注他的一舉一動,思考他的一言一行,她的腦袋連同心情都受這個男人掌控。

倏地,向知草覺得這影響力對她來說,實在太危險了!

若是有一天她不得不與這個男人失去交集,那對她來說,會是怎樣一個瞬間坍塌的世界?

這一刻,她不想去想,因為她明顯就感覺胸口悶悶的,好像又有什麼開始在心裡拉扯糾結。

連忙收回自己的心神,向知草輕輕晃了晃腦袋,閉了閉眼睛,

強迫自己清醒過來。

她發現,越是任由自己的心情隨意飄忽,腦袋隨意聯想,

她就越容易進入一個死胡同

或者說越容易將一團麻不斷纏繞最後成為一個怎麼都解不開的死結。

下一秒,向知草下意識地用指甲掐了掐緊掌心的肉,

瞬時,一股指甲硬物刮過的刺感經過手腕上快速傳達到腦袋,向知草這才真正回過神來。

盯著面前的復古小木箱,向知草遲疑地伸出雙手,覆蓋在小木箱上。

平靜了一下心情,過了約莫三秒,向知草才輕輕地掰掉小木箱上的便易推鎖。

低沉的「」聲傳入耳,向知草知道,鎖已經被打開了!

接下來她要做的,便是推開面前的小木箱上蓋,將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看看這個男人送的究竟是什麼禮物。

可是……

胸口起伏了一下,雙手保持著翻蓋子動作的向知草突然又有了一絲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