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35章 風吹過的時候,你會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5章 風吹過的時候,你會想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幾分鐘之前,她有想過,要不就拆開來看一下之後就將它還給姜磊?

可是,現在她不單要,她還要好好收藏起來。

向知草仔細地打量,面前這一束是花,嚴格意義來說,是風乾過後的花!

雖然是風乾過的,但是仍舊可以看出它原先的模樣。

花束的色澤依舊沒有改變,每一小朵都是藍紫色的六塊小花瓣組成,而無數朵這種小花朵緊挨在一起,最後變成簇擁起來的一大朵。

端莊的花序,一朵緊挨一朵,很是恬靜淡雅,別具一格。

向知草從來都不知道,竟然有花可以這般絢麗奪目

——既有一小朵的美麗,又有一大朵的華麗。

很是低調的同時,卻又很惹人注目!

最特別的是,風乾之後的花朵顏色竟然沒有退卻,依舊可以看出當初鮮嫩的模樣以及那一朵朵的細緻花紋。

依著花束的底部望去,是同樣風乾之後的葉子,向知草仍舊可以想象到原先那葉似短劍,肥厚的形態。

再移回視線到這二三十朵小花上,她發現每花6瓣,而每瓣很像卷邊的小鍾。

下一秒,她忍不住伸手小心翼翼地碰觸那藍紫色的花瓣,陣陣香味隨之向知草指尖的碰觸愈加明顯。

聞著這股清香,向知草的心情驀地好了起來。

倏地,視線又落在最開始映入眼帘的那個白色便簽上,

便簽上面很是可愛的幼圓字體寫著,「風乾的風信子——風吹過的時候,你會想起我。」

心裡頓時暖暖的,一股甜蜜在心底泛起,向知草再也剋制不住了,

於是,笑容立刻顯現在臉上,梨渦淺淺。

只是,男人看不到此刻背對他的向知草有多喜歡他送的禮物。

向知草那小心翼翼的動作落入眼帘,男人唇角不由自主地上揚了一個不易覺察的弧度。

接著男人低頭望向自己手上的書本,墨綠的眸底閃過一絲笑意。

也不知道盯著面前的風信子看了多久,向知草慢慢地回過神來——

她先是小心翼翼地將花束放回到小木箱里,再翹起嘴角慢慢地合上小木箱的蓋子。

向知草心底驀地開心了起來,這份禮物姜磊只送給她一個人,是獨一無二的!

她不願意去聯想其他,只想讓自己放鬆一會,暫時地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拉開面前的抽屜,向知草像捧著珍寶一般輕輕地將小木箱放進她的「小寶箱」

——裡面有一個簡單葉子標誌的女款錢包、幾個黃色信封、一張水滴狀的耳墜照片、一枚Darry日ng鑽戒、一條YTZC標誌的銀色手鏈,而現在還多了一樣,風乾風信子!

再次抬頭的時候,向知草發覺得自己的脖子已經開始僵硬,

扭轉頭她才發現,桌旁的鬧鐘時針已經指向了12點!

微微有些驚愕,向知草沒有想到,已經這麼晚了。

此時她腦海就只有一個念頭——

睡覺!趕緊睡覺!

她才不想明天被林小夏嘲笑有熊貓眼。

向知草立刻起身,卻有些忐忑面對男人。

而她將視線望向白色大床那邊后,下一秒,便鬆了一口氣

——她發現,男人已經睡著了。

只是,姜磊之前看的書本還放在面前的被子上面,看起來他似乎是不知不覺間悄悄入睡的。

向知草不由自主地放輕了腳步,輕輕地挪動腳步到白色大床邊沿。

只是,她沒有立刻就爬到床上,而是繞了一圈到了男人的床頭。

先是看了一眼一臉熟睡中男人的恬靜面孔,再立刻強迫自己移開眼神,俯下身子,

將男人手邊的書本輕輕拿起,緩緩地放在床頭柜上。

緊接著,將眼神移回床上的向知草有些犯難了,

秀氣的眉頭輕輕蹙了蹙——

姜磊後背靠著枕頭,可卻是那種半坐在床上的姿勢!

本想轉身就走,可是向知草又想到,這麼坐著一覺到天亮,背部肯定會受不了!

她想到以前在向家的時候,有時候她做作業做晚了,就直接趴在桌子上或者靠在椅子上,

一覺到天亮,隔天背部就一陣陣酸疼!

下一秒,向知草輕嘆了一口氣,又折返回來,輕輕地走到了男人床前。

先是上下左右打量,皺著眉頭的向知草尋思著,

該怎麼才能在不吵醒男人的情況下,將他慢慢地轉化姿勢改為躺在床上?

思前想後,最後向知草發現只有兩種可能才不會吵醒男人——

要麼是她的動作極其輕盈,要麼是男人睡得極熟。

深深呼了一口氣,向知草伸手將頭髮都撩撥到耳根和背後,接著慢慢的俯下身子,

一手環過男人的細長脖頸,一手環住男人的後背部分,

緊接著,下一秒,整個人使勁全身的力氣使勁地將男人往下挪去。

然而,男人一點都沒有動彈!向知草不由有些懈擔

休息了約莫一分鐘,向知草又開始使勁,終於,男人的身體有了向下滑的趨勢。

向知草心中一喜,頓時,更加賣力。

只是最後一次,不知是向知草的錯覺還是怎樣,男人的身體漸漸地開始往下滑落。

雖然她覺得自己的力氣還不至於能讓男人身體下滑得那般順暢的地步,

但是眼前的事實告訴她,她真的做到了!

站起身來的向知草感覺自己就像做了體力活動一般,有些氣喘吁吁。

看著面前直挺挺躺在白色大床上的姜磊,向知草先是埋怨地看了一眼那讓人移不開眼的俊臉,

緊接著,便俯身輕輕地將被子拉起來,慢慢地蓋在男人身上,最後伸出手去將被子掖入男人的肩膀下方。

大功告成,向知草緩緩地站直身子,看都不再看男人一眼,直接回到房間的另一側,掀開被子一腳鑽入暖和的棉被。

倏地,向知草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天一冷還能幫著暖床。

不過,只是一瞬,向知草就立刻晃掉腦袋中的這個想法。

下一秒,向知草躺下身子,馬上伸手摁掉了床頭的燈。

依舊是與棉被另一頭的男人保持著一米多的額「鴻溝」入睡。

皎潔的月光下,男人臉上的唇角悄悄上揚,而另一頭極快入睡的向知草也似乎正在做著美夢。

這一晚,同床同是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