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42章 替她換衣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2章 替她換衣服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她沒聽清頭頂上方的男人講了些什麼,只知道男人的聲音很冰冷!

朦朧中的她再次抬頭,恰好再次對上男人的那雙冷眸。

姜磊眼裡的寒意讓向知草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氣,寒意鑽進心底,凍得她心底忍不住狠狠哆嗦了一下。

倏地,向知草心裡的那股不滿再次湧現。

眼前男人淡漠無比甚至帶了一點恨意的眼神,向知草實在忍受不了——

憑什麼?!憑什麼他可以名正言順地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而她呢?

她不過就是和一般朋友之間有些小誤會而已,憑什麼他這樣怒視自己?!

騰地一下,向知草眼神由剛開始的迷濛轉為不悅。

一時間,在螺旋狀的樓梯中間的台階上,一個倨傲的男人站在,眼神肅冷地盯著台階上坐著的女人。

而台階上坐著的女人也不示弱,抬起白皙的小臉,昂著下巴直接迎上男人的眼神。

這個時候,儘管心底很是懼怕男人,眼神也微微閃爍,但是向知草仍舊咬牙在心底堅持祝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一陣涼風吹了過來,全身毛孔頓時張開,湧現出雞皮疙瘩,向知草才忍不住低頭打了一個哈秋。

閉上眼皮的瞬間,向知草感受到了一絲舒適和解脫,下意識地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此刻,一種疲累感瞬間席捲全身——

向知草再次睜開眼睛時,眼皮傳來的沉重墜感讓她只想好好的睡覺。

再次深呼吸了一下,向知草不由自主捂著嘴打了一個哈欠。

緊接著,眼皮抖了一下,向知草直接伸手攀上雕花扶手,慢慢地站直起身,許是心情很低落,她已經沒有精力再和眼前的男人繼續目瞪下去。

此刻,她只想站直起身,上樓洗個熱水澡,再好好地睡一覺。

於是,她再也不去顧慮面前的男人什麼反應,有些晃蕩著顫站起身後,轉身攀著扶手一步一步往上走。

此刻她腳底的高跟鞋不舒適觸感極其強烈,一整天的酸軟好像一下子堆積在此時,瞬間明晰了起來。

沒有轉頭,她也不敢轉頭去看站在原地台階上的男人

——自己就這般漠視他,反身就走,直覺中她可以猜到男人會是怎樣的一種不悅!

想到不悅,往二樓攀爬的向知草不由輕聲笑了一下。

不悅,呵呵,恐怕已經不止不悅那麼簡單。

剛才他的眼神何止是不悅?!

搖了搖頭,抬起沉重疲倦的眸子,

向知草到了樓梯口,緊接著換鞋,進房,拿衣服,進浴室。

最後站在浴室鏡子前面,盯著鏡子裡面那個眼皮底下的那一片泛青,她不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放得水,直到一陣嘩嘩水流聲拉回她的思緒——

回頭一望,白色大浴缸里的池水已經滿了,且溢了出來。

閉了一下眼睛,向知草拖著疲累的身子慢慢挪到了浴池旁,

伸出手去時卻覺得全身無力,花了很大力氣后才將熱水水龍頭關掉。

緊接著,她下意識地伸手試了下水溫,還是暖燙的!

一想起洗完澡之後的那種舒適通暢感,向知草便迫不及待地泡進了浴池。

下一秒,燙熱的溫暖包圍了她全身。

脖頸間有水面波動,頓時,向知草稍稍感覺浸在水裡的那種氣壓有點過強,但還好,她還可以忍受。

任由熱溫的水浸泡著整個身體,向知草慢慢地閉上眼睛,靜靜地感受全身被熱水圍泡后的毛孔張開快感。

全身的疲累一點一點散掉,溫熱的水蒸氣熏得向知草整張小臉紅潤了一些。

漸漸地,眼皮一點一點往下垂落,

向知草不由自主地眨了一下眼皮,又眨了一下眼皮……

最後,慢慢地,她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點點往下滑,

倏地,鼻腔進了熱水,眼睛泡進了水裡,最後以讓人來不及反應的速度,整個腦袋瞬間滑落水裡,

而水裡的向知草人仍舊閉著眼睛,潛意識裡的求生意志讓她忍不住撲騰了起來。

直至最後,不斷撲騰的向知草聽到浴池旁邊有東西掉落地上的聲響,而在水裡聽來是一聲悶響。

心中一種恐懼感油然而生,面前仿若有個黑洞一般,一直將她往裡吸,再往裡吸……

原本還猛烈地掙扎,可是漸漸地她覺得有些累了,甚至覺得不去掙扎整個人似乎還更舒服一些……

然而,耳邊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低沉的吼聲,

且鼻子瞬間與空氣接觸,像是有水直衝鼻腔一般,她的喉嚨猛烈地咳了起來。

難受的感覺撲面而來,連呼吸都很困難。

幾秒后,終於,整個人舒適了一些的向知草使盡全身力氣努力睜開像是被水粘在一起的眼皮,

眼前從模模糊糊的白色影子到最後慢慢地有了輪廓,再到最後慢慢地明晰了起來。

映入眼帘的是姜磊那張輪廓鮮明但淡漠無比的臉,她驀地有種錯覺

——男人眼底似乎有一絲緊張和心疼。

下一秒,她便又不禁閉起沉重的眼皮笑了一下,

怎麼可能?向知草你什麼時候才能改掉胡思亂想的毛病?

漸漸地,耳邊也開始明晰起來,漸漸地她聽到了水聲、男人的呼吸聲以及自己的心跳聲。

蹙緊了眉頭,眼皮很重的她已經沒有寫心思去思考她是不是在男人懷裡或者她要不要掙脫這些問題。

大力地咽了下口水,她只覺得自己似乎被人騰空抱起,緊接著,

身體接觸到柔軟的床墊……

似乎,還有人給自己換了衣服。

換衣服?!

這個想法讓向知草猛然睜大眼睛,澄澈的眸子帶著不可思議。

果然,坐在她刪褪牆磊!

此刻他正將換出來的衣服丟到旁邊小木桌旁的椅子上。

向知草驀地一愣,剛才的沉重眼皮立刻被撐開,直愣愣地盯著坐在自己面前的背影,

下一秒,向知草不由翻身轉了過去,牙齒咬著蜷縮成拳的手指頭。

剛才都發生什麼事了?!

她在洗澡,似乎……似乎直接穿著衣服就泡進了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