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44章 娶你不過是擺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4章 娶你不過是擺設!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修長的手指觸摸到那臉色蒼白的小臉,姜磊心底驀地一沉——

她就那麼怕他嗎?

這讓他心中的火焰更甚,緊接著,他便再次低下頭……

看著面前越來越近的俊臉,向知草心裡竟生出了一點一點的心慌,瞳孔也慢慢張大!

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向知草猛地一側頭,閉上眼睛狠狠一咬牙!

然而,幾秒后,沒有聽到動靜,向知草不由慢慢張開眼睛。

眼角餘光見到男人微微咬牙,冰冷刺骨的眼神定定地盯著她,心中頓生的懼意讓向知草不由慢慢地鬆開了嘴,

緊接著,她看見下巴下方那隻修長大手被她咬過的手指頓時有血絲瞬間洶湧成血珠,

凝聚在一起,最後很快沿著光滑修長的手指順流而下。

見到紅色液體,向知草心底猛然一驚,而鬆開牙齒后的兩腮明顯因為用力過度有些緊繃。

閉了一下眼睛,向知草不由緊緊地咬住下唇,全身猛地打了一個激靈后才慢慢地睜開眼睛,將視線移向面前的男人。

之前那股凌氣頓時萎靡了一些,許是見到冒涌而出的血珠讓她忍不住心裡有些不忍,

又或是其他,她心裡的那股怒氣頓時鬆了松。

整個室靜悄悄的,除了波濤聲和蟲叫聲,似乎一切都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事實上,這完全是錯覺——

男人突然低頭,湊到她耳邊!

灼熱的氣息再次噴洒在她的耳垂處,向知草不由瑟縮了一下。

緊接著,男人語調無波瀾,但是說出來的內容卻很是狠辣,

「娶你不過是擺設!你,沒權利離開1

頓了一下,男人繼續說道,

「除非我的允許!不然你別妄想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就算是天涯海角你也跑不了!且,代價是你承受不起的1

說完,男人漸漸地從她的耳側退了出來,緊接著,縮起包圍住向知草整個身子的大手,

最後直接大步往室門外走,走出門口后男人還用力一甩門。

「當」一聲巨響,原本獃獃靠在衣櫃面前雙眼無神的向知草,頓時被震得回過神來!

男人的聲音不斷在耳邊迴響,「不過是擺設-…擺設……擺設……」

向知草不由苦澀一笑,哽咽了一下,原來她不過就是擺設!

不過就是他買回家閑暇時捧著手上看一下的花瓶!!

!真可笑,原來以她的姿色竟然還有資格當花瓶!

那她是不是還要感謝這個男人——

感謝他當時解了向家之憂

感謝他看得起她,願意將她娶回家

感謝他對她還有一絲佔有慾,不讓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還是感謝他給了自己今天一切看似「美滿幸福」實則「空蕩虛無」的家庭生活

……

原來,一切不過是假象!

假象……

眼淚再度洶湧而出,瀰漫了整個眼眶,瀰漫了整顆心,也浸溺了她的整顆心……

整個世界瞬間虛無,向知草頓時雙腿無力,整個人慢慢地依著衣櫃輕輕往下滑,最後蜷起膝蓋,

整個人深深地埋在自己的雙膝中,埋在自己洶湧的失落浪潮中。

最後,洶湧的潮水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一陣一陣地將她淹沒!

突然間,她想,若是剛才她在浴池裡沒被人撈起,或者之情那一次溺水沒有被人救起,

那該多好!

這樣,起碼她還保有一絲美好的回憶,不至於知道這明晃晃到無比刺眼的不堪事實!

她,不過就是他的一個擺設,一件收藏品!

想到這,淚水更加洶湧起來。

最後,向知草再也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哽咽,直接嚎啕大哭起來。

再也不顧忌是否會有人聽見,似乎也沒有人會聽見!

於是,悲慟的哭聲一陣接一陣在雲苑二樓迴響……

而門外的男人,臉上的冷酷表情中帶著一絲隱忍,深深地蹙緊了眉頭,喉結上下動了動。

聽見室里傳來的哭聲,男人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陰沉冷鷙,

幾秒后,男人像是在做什麼艱難的心裡決定一般,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后睜開那雙墨綠的眸子,

眼神里多了一份堅定——

是的,就算她恨他,他也不會放手!

緊接著,男人轉身,大步走開,進了書房……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等到眼淚都哭幹了,連哽咽都哽咽不出來了,滿頭蓬亂的向知草這才慢慢的抬起頭,

睜開那酸澀到睜不開眼的眼睛,用力地支撐起眼皮帶著澀意環視一圈空空蕩蕩的室。

她只覺得,頭頂的燈光也瞬間無比刺眼起來!

再次吞咽了口水,向知草深深地呼吸一口氣,鼻尖又是一酸,一股濕意再次湧上乾澀軟疼的眼眶。

咬緊了唇,向知草克制自己狠狠地壓下眼底的這股濕意,

伸手攀著後面的衣櫃,掙扎著站起身來。

許是蹲的時間過久,還沒站起身來的向知草受不了雙腳至小腿間突然傳來的麻痹之意,一下又跌坐回地上。

咬了咬牙,麻痹之意瞬間傳來腦神經,向知草不由一下子轉移了注意力。

口乾舌燥間,向知草再次掙扎著起身,忍著雙腿的麻意一步一步地挪向白色大床。

終於,來到了白色大床,向知草慢慢地傾身坐下,

視線剛好落在陽台外面漆黑寧靜的夜色中。

眼神又開始恍惚,外面的黑色夜空顯得那般靜謐深遠,

向知草心想,若自己只是璀璨夜空中的一顆星星,沒有思想沒有喜怒,就那麼掛著,那該多好!

閉眼並用力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向知草整個人的狀態有些恍惚——

腦袋空空一片虛無,就像軟綿綿的棉花一般沒有思想沒有半點重量。

望了一眼身體一側的空空大床,向知草從沒有這麼強烈地感覺過,一個人的大床是這般的空廖孤獨!

驀地想起了姜磊最後甩下的一句話,「代價」是什麼?

,她好奇,她的代價是什麼,是向家?!

或許是吧!她也不願向家流離失所。

她能做的也就只是這個了,若是哪一天她實在承受不住,那向家也只能自求多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