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46章 不想失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6章 不想失態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倏地,電梯鈴聲「叮咚」提示音響起。

被打斷思緒的向知草想都沒想,直接快步擠進了電梯。

而此時,總裁專屬電梯門口那邊站在的男人在向知草抬起眸子望向電梯的那一瞬,恰好移轉過腦袋卻只見到向知草進入電梯那一瞬的背影。

下一秒,男人臉上的表情頓了一頓,緊接著,便大步步入電梯。

向知草靜靜地站在電梯中,心中什麼想法都沒有,

忽地,她覺得這樣就很好——

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不用去想。

到了十八樓,向知草剛步入辦公室,就見到倚靠在其他同事辦公桌旁的應采心。

站在辦公室門口的向知草臉上的神色微微凝固了一下,眉頭不由輕輕擰起。

不知道前幾秒應采心和辦公室里的其他同事說了些什麼,但是她也不想去問,

所以就只是低垂下腦袋靜靜地坐到自己辦公桌旁邊。

見到那雙熟悉的姣好面龐,向知草的心情很複雜,她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反應——

是怪應采心和姜磊一起出席,承認她是姜氏妻子的身份?

還是怪她之前背著自己打電話給姜磊?

又或者是怪她情不自禁地在盤龍灣山莊偷偷吻姜磊?

……

想到這些,向知草閉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倏地,一個女音輕聲柔語的在耳邊響起。

「小草,這次的設計作品做得不錯!合作方那邊很滿意你的作品。」

向知草猛地張開了眼睛,抬頭后臉色立刻有些凝固。

不知什麼時候,應采心已經站在了她的辦公桌旁邊。

向知草沒有站起身來,而是在座位上瞥了一眼應采心,之後便下意識地低垂下眼眸。

因為她在隱忍心中的那股鬱悶

——她很想立刻脫口而出問清楚究竟應采心和姜磊之間是什麼情況!

但是話到喉嚨,她又不由咽了下去,最後的反應就變成了勉強扯了扯嘴角。

向知草心想,大概,這就叫做強顏歡笑吧!

瞬時,眼睛就有一陣熱意湧上,此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她不想在應采心面前失態!

於是,向知草緊抿了唇,強迫自己想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

雖然有些效果,只是她依舊還是忍不住那滿眼眶的淚意。

向知草突然有想打哈欠的慾望,

下一秒,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她趕緊伸手捂住嘴巴,

最後還是大大打了一個哈欠,緊接著,眼淚暢通無阻地沿著微微青白的臉頰順流而下。

站在一旁的女人立刻滿臉驚訝地低垂下腦袋,在見到向知草臉頰上的淚痕后,

臉上的神色立刻轉為關心,

「小草,作為你的上司,雖然我很支持你鼓勵工作,但是身體要緊,以後還是盡少熬夜1

說完,應采心的視線在向知草臉上來回巡視了一下,最後目光停留在向知草眼臉底下的那一片青色上。

下一秒,皺了一下眉頭的應采心竟伸手……

睜大眼睛的向知草下意識地往後退,所以應采心的手尷尬地停住半空中。

緊接著,似乎意識到自己的條件反射反應過於明顯,向知草立刻將視線移向別處,仿若沒有見到應采心的尷尬手勢一般。

然而,她沒想到,應采心竟然在停頓一會後,繼續伸手向前摸上她眼臉旁的皮膚,

皺眉盯著她眼臉旁的青黑膚色焦急開口道,

「黑眼圈都出來。」

而此刻向知草桌子底下的那雙拉著衣襟的手不由加大了力道。

向知草微微側移腦袋望向其他地方,沒有說一句話。

瞬間,兩個人之間陷入了一陣沉默。

此刻,向知草頭皮發麻,她只想身邊站著的女人趕緊離開,不要在她身邊逗留!

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再過一會後會做出什麼事。

終於,應采心慢慢地起身且淡淡說了一句,

「恩,以後不要工作太晚哦。」

沒人看見說完便轉身離去的女人臉上唇角翹起的一抹得意的弧度。

「小草,Angel對你好好1

突然,一直在向知草身後的林小夏一湊到向知草耳邊,羨慕道。

向知草聽了,抿唇一笑——

若是以前,她聽了也會很感動!

只是如今的心境不同往日,應采心對她越好,她只會越不自在。

閉上眼睛同時深深地吸了一下口氣后,向知草終於感覺整個人好了一些。

再次睜開眼睛的向知草逼迫自己努力投入工作,一直到午休時間,

簡單吃了外賣后的向知草並沒有睡午覺。

自昨晚開始,有一種情緒再心底隱隱維持到今天

——她一直想著,今天一定要見「媽媽」。

於是,搭乘上電梯,向知草一個人到了LK大樓頂樓,經過走過長長的微暗走廊后,

最後映入眼帘的是外面一大片一大片的湛藍天空。

情不自禁地大步踏出去,向知草的心情慢慢放鬆了一些。

她先是倚靠在白色大柱子旁,閉起眼睛感受頂樓上深秋特有的涼爽大風。

只是,她喜歡這種涼爽,她的身體卻不見得。

很快,她就忍不住哈秋一聲,隨之而來的涼意讓她忍不住全身打了個激靈。

抱著雙臂,向知草直接坐在地上,接著抬頭仰望藍天。

藍天很是空靈遼闊且雲絲也特別的少,她左右掃視仍舊沒有見到上次的那個「笑臉」,最後只能嘆一口氣。

腦袋不由開始幻想

——這深藍天空的背後,是否真的有另外一個國度,如童話故事般的美好國度?

就像這藍天一般清澈乾淨,單純湛藍沒有一絲灰塵。

漸漸地,她心底的一股孤獨油然而生。

今天「媽媽」似乎不是那麼想見她,不然為什麼一直都不出現呢?是她做錯事了嗎?

當初媽媽為什麼要拋棄她一個人走呢?

越想,向知草鼻尖泛起酸意,眼眶不由自主地開始潮濕。

即使感覺眼淚快要出來,向知草也不再壓迫自己,直接任由眼淚滴落,反正,頂樓只有她一個人!

向知草奇怪地想到,明明昨晚眼淚已經流干,為何現在還有新的眼淚?

閉起眼睛,她感受著眼淚流過臉頰后被風吹過那一絲冰冷,問道,

媽媽,你在哪?你還會來找女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