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348章 躲哪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8章 躲哪去?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瞥見向知草梨渦淺淺,老喬也笑著不再說些什麼。

向知草不由移轉腦袋望向車窗外,慢慢暗下來的夜色讓她的心驀地孤獨起來。

姜磊冷酷她是知道的,只是後來的相處,

她自以為她和他之間的感情有了發展,並且是往好的方向發展!

然而,事實不是擺著眼前嗎?

昨晚他明明白白的告訴自己,她不過就是他用錢買回來的,

沒有資格逃跑,除非他不要

——不過就是一個花瓶!不過就是一個擺設!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輕輕自嘲一笑。

今天他沒來接送自己,這更好!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那個男人。

或許在他面前,她連自尊都沒有。

被買來的媳婦,如同一件物品一般,她有什麼資格呢?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努力地驅逐心中驀然生出的那一絲孤單情緒。

許是一天真的過於疲累,閉上眼睛的向知草不由一點一點地依隨著心中的舒適慢慢地睡去。

直到耳邊傳來低沉的滄桑男音,向知草這才惺忪著睡眼慢慢醒了過來。

眨動了幾下眼睛,再揉搓了幾下眼皮,剛睡醒的向知草腦袋裡面還空蕩蕩的,

透過面前的老喬往他身後的建築望去,

果然,她已經到雲苑了!

又回到了那個讓她想回又不大想回的無比糾結的地方。

感謝老喬的接送后,向知草站定在草坪旁微微蹙眉凝視著幾步遠外的別墅。

整棟別墅燈火通明,橘黃的燈光從落地玻璃窗透出來,傾瀉在別墅面前的草坪上。

本來在深秋的夜晚,這個溫馨的景色是能讓人心底的那抹孤獨感減輕一些的,可是向知草卻沒有那種感覺。

當她抬起目光,往二樓的那棟別墅望去的時候,

她發現二樓的室與書房竟然開了白色的大燈,燈光較之一樓明亮許多。

倏地,這一秒,向知草心裡一股惆悵開始蔓延。

眉頭輕輕蹙著,二樓燈光那麼光亮,是因為他也在嗎?!

向知草心情頓時五味雜陳,腦袋有些搞不清楚她現在究竟該怎麼做。

最後,她只是逼迫著自己一步一步往前邁去,然而,每邁一步她都覺得,都需要花她好大力氣!

隨著一步一步地走近,向知草的心跳沒來由地加快了一些,再快了一些……

到了別墅大門口的時候,向知草不由停下腳步,捂了捂心口,似乎這樣就能讓她的心臟慢下來一般。

推開別墅大門,向知草輕輕地邁步進去,緊接著,又關上了大門。

進了門后的她就這麼一直站在樓梯口,腦袋意識是清晰的。

潛意識裡她不願意踏上樓梯,於是眼睛便直愣愣地盯著那一圈一圈往上盤旋的螺旋階梯,

發現復古式的雕花扶手,雕的似乎是牡丹花。

每個台階上其實不是平的,台階的表面還有其他的花紋,一縷一縷,絲絲纏繞,

最後形成一個碩大的花簇。

向知草從來都沒有仔細觀察過這螺旋狀的樓梯,

只是現在她發現自己的腳像長了根一般,一直定定地定住了一個位置,就像有千斤重一般,怎麼也沒辦法再往前挪一步。

以前那看似很輕鬆就能在上面跳動的樓梯台階,

如今在她眼裡,就像象牙塔裡面的樓梯台階一般,高不可攀,望不到盡頭,讓人驀地心生倦怠!

就這樣,定定地站在原地,向知草失神地盯著面前的台階

——漸漸地,眼前的台階慢慢地模糊,彷彿有了一層模糊砂紙蓋住了一般。

直到聽到樓上的室傳來「嘎吱」一聲,對此刻的她來說,就像聽到了雷霆一聲巨響一般!

下一秒,向知草猛地回過神來,整個人嚇了一跳。

緊接著,她聽見樓上有沉穩的腳步聲似乎正往樓下走來。

向知草心裡頓時咯直跳,心率開始狂飆上升,整個頭腦瞬間一片空白,臉上也很是無措!

緊接著,向知草下意識地左右來回搖擺身體,不時向左邊走了兩步,又立刻往右邊走了兩步。

整個人有些像無頭蒼蠅一般亂撞,又像熱鍋上的螞蟻或者是熱水裡的青蛙

——極度煩躁不安!

隨著腳步越來越近,向知草下意識地往附近一瞥。

下一秒,想都沒想,向知草立刻就往廚房躥去。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是這個反應,幾乎是條件反射地!

向知草立刻就猛地竄進了廚房,只是似乎這廚房並沒有什麼作用,儘管她微微地貓起了身子。

可是廚房的門都是落地玻璃的那種,也就是說門兩側可以見到裡面躲閃的身影,根本就沒有起到半點遮蔽作用!

最後,左右轉著身子的向知草臉上紅通,呼吸很是急促。

在發現了起不到遮蔽作用后,她便霍地起身站到洗手盆旁。

聽到男人的腳步已經走完了台階,因為沒有踢踏感,且似乎腳步已經踩在了一樓地板上,

向知草大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咽的動作過大以致於她能感覺到耳膜的震動。

整個過程中她一動也不敢動,就這麼靜靜地站著!

聽著那向自己走近的腳步聲,一股熱意迅速竄到頭頂的向知草立刻感覺得整個臉燙的有些呼吸不過來,

最後,下意識地,她伸手去擰開了面前的水龍頭。

雙手有了涼水的沖刷后,一股冷意馬上傳到腦神經,向知草整個人一瞬就清醒了一些,

同時也稍稍鬆了一口氣——

至少,現在看起來她是在洗手,而不是局促不安地在躲藏!

終於,她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好的理由和借口!

不過,下一秒,她的心又稍稍焦慮了起來,

因為她意識到一個問題——

洗手也不可能洗很久!

終究她還是要關掉水口頭,然後轉身去面對後面的男人。

為什麼是身後?

因為男人的腳步聲明顯越來越近,到最後,依著直覺,向知草知道這個男人距離自己只有幾步遠!

更甚也許就在她身後,因為她的鼻尖已經充斥了清新的薄荷味!

瞬間,向知草的心又開始焦灼起來。

秀氣的眉頭微微蹙起,即使手上的水流依舊如剛才那般冰涼,也已經沒有了剛才那種效果。

現在她全身除了熱燙還是熱燙!